首页>>业界聚焦>>产业>>本页
站内搜索
 
中国电信广东公司三十年发展回眸:从瓶颈到中流砥柱


(2008-12-09 08:36:54)

    编者——

今天,我们站在改革开放三十年这个经典时间刻度上,回顾往昔,是为面向未来。

作为基础性、先导性产业,通信业有国民经济和社会的神经系统之称,其敏锐的触觉和传导功能,使其成为聚焦变
革的最佳视角。三十年来,通信的发展对整个社会宏观面目的改变深刻久远,对百姓生活的浸润和记录鲜活温暖。而中国电信作为电信体制改革的母体与参与者、行业创新发展的开拓者,其发展历程更具标本意义。中国电信广东公司作为中国电信最大省级分公司,三十年发展历程映射出改革的力量,见证了变革的辉煌;三十年,广东公司走出了一条具有地区特色的发展路子,成为我国电信业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最具代表性的缩影,在南粤大地绘就了一幅春意盎然的信息化发展崭新画卷。

掣肘变先导——广东公司的历史性演变

回溯广东公司发展的历史,是中国电信行业发展的缩影,也是整个社会改革开放的缩影。

改革开放之初,由于长期以来对基础建设投入严重不足,电信资费偏低、自我积累能力差,企业管理因“吃大锅饭”而缺乏活力,加之建国后受国外经济和技术封锁等,造成我国通信网络薄弱,技术装备落后,服务水平低下。严重落后的通信基础设施极不适应改革开放后的通信需求急剧增长,成为严重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改革开放之初的广东通信业同样面临严峻形势:1978年广东市话设备不足9万门,自动交换机仅有1.58万门,电话用户不足11.8万户,长途电路只有830条,固定资产1.9亿元,全年邮电业务收入仅为6621万元。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发挥临近香港、澳门等地的优势,招商引资一直处于全国前列。但当时外商和投资者关注的是“一问电话二问路,第三才是谈项目”,通信闭塞成为经济发展的巨大瓶颈。深圳、珠海、汕头三个经济特区的通信能力更是严重不足。人民对落后的通信条件怨声载道,邮电部门经受着需求浪潮的冲击。电话瓶颈问题就像改革开放前的餐饮业,一方面人们没钱“下馆子”,另一方面想“下馆子”的人吃饭难。这种情况下,通信产业的市场化程度极低,电话往往同特权、奢侈性消费联系在一起,尚没有进入日常消费领域。

改革开放之初,广东邮电通信事业十分落后。截至1978年底,全省电话用户仅有11.8万户,通信手段比较落后,信函、电报和“摇把子”成为主要的通信工具,通信承担了由主要保障党政军和企事业单位通信到走进千家万户的历史重任。

三十年后,电信业由当初经济发展的瓶颈一跃成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先导产业和战略产业,广东公司也成了全国电信行业名副其实的“排头兵”。服务对象从主要服务党政军等国家机关及领导,到成为生活必需品进入千家万户;技术上实现了从人工到自动、传输上实现了从明线到光缆的转变;业务上实现了从单一业务到提供多样化业务服务的转变,从打电话难到20户以上128427个自然村100%开通固定电话、全省19516个行政村通宽带的转变;用户规模上,从1978年不到11.8万用户到目前固定客户2500万户,小灵通客户近800万户,移动用户341万户,宽带客户800万户,提供集语音、数据、多媒体于一体的综合信息业务,倾心服务4500万政府、企业、家庭及个人客户。三十年来,广东公司以远高于经济增长速度发展,2004年,广东公司的业务收入实现“一天一个亿”,2007年收入近400亿元,固定资产超过1000亿元。广东公司网络规模更是达到了电话容量5050万门,宽带接入端口1300万个,省内光缆27万皮长公里,超过720万纤芯公里,微波通信网总长度达到1万波道公里,网络国际出口总带宽近180G,省际近800G,三十年的差距已不可同日而语。

敢为天下先——改革开放前沿的全面创新

在集团公司转型战略指引下,广东公司提出面向全省的七项信息化服务举措。2006年7月18日,广东省信息产业厅与中国电信广东公司正式签署《信息化推进合作备忘录》。图为省信息产业厅厅长徐志彪(右)与中国电信广东公司总经理陈德兴在签字仪式上。

2008年5月12日,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和中国电信广东公司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出席会议的广东省副省长佟星郑重宣布:广东省已全面实现行政村通宽带。这是广东公司继2000年11月7日全省行政村通电话和2007年5月9日全省20户以上自然村通电话之后又一个新的里程碑。

由长期以来制约改革开放前沿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到拉动地区经济发展的“引擎”,再至社会信息化建设之中流砥柱——回首这一切,广东公司经历了脱胎换骨的演变。

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诞生了许多的全国第一,在这块热土上总结出来的经验被当作样本向全国推广。广东公司一脉相承,以“敢为天下先”的气概和责任,同样创下了许多中国电信业的第一,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当属“借钱买鸡,生蛋还钱”的负债规模发展模式。

改革开放初期,为了突破通信发展的瓶颈,中央给了邮电部门初装费、“三个倒一九”等优惠政策。但是,这些政策都是属于收入分成和销售环节的。如果把通信产品和服务比作“鸡蛋”,这些政策只有在卖鸡蛋的时候才能转化为支撑发展的真金白银。一边是市场的强烈渴求,一边是建设资金的严重短缺,那时的建设资金之困,让邮电人备受煎熬。其中,又以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为甚。

那段时间,国内一些银行和香港电信企业主动和原广东邮电管理局接洽,表示可以提供资金和设备上的支持。借债发展今天人们看起来也许是轻松的,但在长期计划经济的禁锢下,迈出这一步是很难的。借钱搞发展,赔了怎么办?企业领导每天像背着一座大山似的,处处小心、克勤克俭,真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每一半都得精打细算花在刀刃上。那份辛劳、那份艰辛,只有过来人才知道。

思想是行为的先导。没有观念的更新,旧的框架就无法打破,发展就无从谈起。在广东公司发展的每个关键时刻,是思想观念、发展模式和体制机制创新为企业注入了生机与活力,为公司赢得了发展的主动权。广东公司发挥“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敢于依托市场、在全国率先负债经营,走出了一条“借钱买鸡、下蛋还钱”加速规模发展的资金运作路子,使得广东公司最早实现了由单纯依靠国家财政拨款向依靠政策筹集资金转变,进而探索出一条依靠市场,合理利用各种渠道筹集资金,自我积累、自我发展的良性循环之路:

1984年,广东省粤东、粤西两项微波工程上马,这两条以广州为中心,东至汕头,西至湛江、海口,全长1100公里的1800路微波,是沟通全省东西向通信的动脉,是缓和省内通信紧张局面的关键项目,共需投资3000万元,外汇数百万美元,当时人民币缺口一半,外汇没有着落。广东省邮电管理局向国内两家银行寻求贷款,同时还向香港大东电报局借款485万美元,一举解决了两项工程所需外汇和资金。这两个项目分别于1985年12月和1986年2月竣工交付使用。

东至汕头,西至湛江、海口,全省尤其是珠江三角洲各市县,对香港通信业务量激增,广东省邮电管理局采取了合作、贷款等方式,同英国大东电报局公共有限公司、香港大东电报局、香港电话公司及CSL(香港通信服务公司)等协商签订了七个协议,利用中、长期低息或免息贷款的合作方式,并结合国家投资、企业自筹和银行贷款等多种渠道资金,先后建设穗港2700路微波电路,深圳至珠海960路微波,广州至汕头、广州至海口1800路微波,海口至三亚480路数字微波,汕头至梅县1800路微波等省内微波电路工程项目。其中利用外资占这些项目总投资的44%左右,占这些项目所需外汇的87.6%。由于不失时机地利用了外资,使建设资金和外汇缺口及时得到补充,使广东邮电通信技术改造的步伐大为加快。

1978年至1987年九年间,广东公司通过各种渠道筹集资金14亿元,其中国内外贷款占37.4%,建成了7条微波干线、3条光缆,开通了40万门城乡电话,较快地满足了当时人民急迫的通信需求。

1992年春邓小平南巡讲话后,掀起了我国改革开放新一轮春潮。广东公司进一步解放思想,大胆探索,抓住机遇,走负债经营路子,规模投入,分层推进,形成了中部领先、两翼齐飞、山区崛起的通信发展新格局,通信实现了新跨越。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广东电信供需紧张的矛盾基本缓解,装电话难、打电话难的问题不复存在。在广东开先河之后,全国各电信企业也向广东学习,多渠道筹集资金,打破建设资金瓶颈,促成了现在全国通信行业的繁荣。

更重要的是,广东公司抓住发展不放,加快建设上能力、依靠科技上台阶,摈弃国外的发展老路,较快地以世界先进技术改造和装备通信网,跨越传统阶段一步上程控、上光缆,坚持引进、消化吸收、创新相结合,打破常规加快发展,率先扔掉了通信“瓶颈”的帽子。到21世纪初,电信业为经济社会全方位、多层次提供服务的能力进一步增强,实现了基本满足用户通信需求的转变。

凤凰涅槃——脱胎换骨改革换来崭新活力

1981年8月,广东邮电与深圳蛇口招商局联合成立蛇口通讯公司。1983年11月,广东邮电与英国大东电报局合资成立深大电话有限公司,这是中国第一家合资电话公司。改革开放初,广东公司就开始探索和寻求打破通信发展体制上的“坚冰”。

近十年来,中国电信在跌宕起伏的电信改革进程中,承担了更多的改革成本与负担,承受了一轮又一轮的冲击。历经邮电分营、移动剥离、寻呼剥离和政企分开等数次变迁,广东公司毅然把优质资产留给昔日同门“兄弟”,让他们精装地另立门户,而把近7万员工和1万多名离退休人员留给了自己。而在这样剧烈的动荡中,广东公司仍始终不忘自己的企业责任和社会责任,积极前行,不断发展,以强烈的使命感和奉献精神,交出了一份出色的答卷,也迎来了新的发展动力。

2000年7月19日,中国电信集团广东电信公司挂牌成立,顺利完成政企分开的改革任务,迈入公司化运营的新里程。面对日益严峻的市场挑战,公司坚持履行普遍服务义务,担当起中国电信集团领航旗舰的重任。几年来,广东公司在电信体制改革上实现了政企分开、公司化运作、国际资本上市三大跨越;企业发展保持了用户规模、网络容量、技术水平三领先;服务社会完成了村通电话、村通宽带。

公司化运作以来,广东公司把加快发展作为事关企业生死存亡的第一要务,并赋予了发展新的内涵:在加快速度的同时注重效益的提高,在增加数量的同时保证了质量的改善,在壮大规模的同时促进了结构的优化。并把开拓创新作为永葆企业兴旺发达的活力源泉,从主实分离到二代回归,从宽带会战到互联星空,从财务集中到薪酬改革,广东公司走出了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道路,探索了一套书本上没有的经验。更重要的是,加强企业内部管理提高效益成了广东公司人的共识。苦练内功不是一句空话,广东公司已经艰难地从投资驱动、规模投入转向精耕细作,走出了一条从外延式发展转为内涵式发展的成功之路,初步实现了从生产导向到市场导向的转变,从人事管理向人力资源管理的转变,从粗放经营向集约经营的转变,加强管理已经成为广东公司迈向世界一流电信企业的必由之路。

传统到转型——向现代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迈进

面对电信业务移动化、IP化、宽带化、多媒体化及“三网融合”的趋势,中国电信于2004年底作出了由传统基础网络运营商向现代综合信息服务提供商转型的战略抉择。积极贯彻集团转型战略,树立信息服务大行业观念,实现增长方式的根本性转变,全面提升综合实力,在新一轮发展中占据主动,成为广东公司经过数十年发展之后面对新机遇新挑战的必然选择。

随着三年多转型战略的深入推进,中国电信的转型观念已深入人心,顺利完成了转型的准备阶段任务,“转型”已由集团公司管理层的初步构想转变成全体员工的现实追求,由描绘未来的宏伟蓝图转变成科学发展的具体实践,由“要我转型”到“我要转型”。广东公司通过不断深化体制、管理和技术创新,坚持走战略转型之路,以企业改革激发和调动全体员工的创造力,经营业绩持续提升:非话收入非话音收入占比不断提高,达到44%;业务模式逐步由接入拉动向应用带动转变;市场运营的核心驱动力由技术、产品驱动向客户品牌统领转变;网络与技术转型打下了战略转型的坚实基础;交换网由“七国八制”、局点分散的电路交换网络,向控制与承载分离、扁平化的智能网络转变;IP网络实现全面宽带化,3年来出口带宽增加了640G,达到800G;接入网光纤化水平大幅提升,接入光缆增加了185万纤芯公里,达到330万纤芯公里。同时,建立了商务领航、号百、视频监控省集中平台,IDC、商业呼叫中心的建设已初具规模。网络运营体系逐步实现由关注内部网络向关注客户感知的转变。组织与人力资源转型提供了战略转型的支撑保障。组织架构初步实现了由职能管理向市场运营、网络运营和服务管控的协同运营转变。员工培养选拔机制实现了由管理人到培育人、开发人的转变,逐步建立了职业化的经理人员队伍和专业化的员工队伍。组织执行力得到显著增强,人员结构不断优化,员工凝聚力增强,更加有效地支撑企业转型发展。

大事记:

1985年,南海县成为全国第一个实现农村电话自动化的县。是年,广州三元里农民兴办的第一家电信营业厅代办处正式对外营业,开了依靠社会化力量提供电信服务的先河。

1989年,东莞成为中国最早实现城乡电话程控化的地级市。

1995年12月,广东成为全国第一个全省城乡电话全部实现程控化的省。佛山成为全国首家城乡电话交换机容量突破百万门的地级市。

1997年,全国首个网络化多媒体阅览室在中山图书馆建成开放。

2000年,全国通信行业首个国家实验室落户广东电信研究院。

2004年,广东公司实现“一天一个亿”收入目标。

2006年,广东公司提出服务全省信息化建设七项举措,拉开信息化强省序幕。

2007年5月,广东公司率先完成广东省20户以上自然村100%通电话的目标,共有128427个自然村开通固定电话。

2008年3月29日,全省19516个行政村全部通宽带。

后记——

中国电信广东公司取得的这一切成绩,得益于国家改革开放的政策和广东省地方经济发展,更得益于全省电信员工的锐意进取和开拓创新。变革与创新是一个民族、一个企业的发展灵魂,更是融入广东公司血脉之中的内在精神。可以说,广东公司经历了打破垄断时的阵痛,经历了引入竞争时的不适,经历了拆分重组时的迷茫,但广东电信人没有停止过创新和拼搏,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最终成就了今天的辉煌。

(郑方超 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论坛精华
 精彩博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信息 | 用户注册 | 繁体中文 | 意见反馈
版权所有2000-2008,人民邮电报社 服务电话:(010)64982809、64963009 E-mail:webmaster@cnii.com.cn

京ICP证030106号 京ICP备05067638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