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CNII快评

私家车转专车难题:暴增税费保险费谁来担?

2016-08-01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

在近日《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公布之后,网约车的合法地位被正式确认,对于私家车来说,终于可以不用被当做“黑车”了。

但需要看到的是,这个身份洗白的过程或许没那么简单。随着车辆的运营性质发生巨大转变,由此带来的保险成本、年检成本、各种隐性成本大幅提升,很可能会让兼职司机们心生犹豫:这笔昂贵的变身费用究竟该由谁负担?指望简单流程就能接入的C2C平台公司吗?答案可能是:指望不上。

盘点私家车变身有哪些成本

针对备受关注的私家车参与网约车运营,新规明确:私家车符合条件可转化为网约车运营。首先需要将网约车车辆登记为“预约出租客运”。

这就意味着私家车需要转变车辆使用性质,驾驶本信息要随之更新,从“非营运”变成“预约出租客运”。对于那些只是兴致所起顺路接个单的私家车主来说,恐怕在更改行驶本性质第一关上就打了退堂鼓,且不说更改行驶本的经济成本,但是看这一流程所要耗费的时间成本、与行政主管部门之间的交涉成本,单是这些就很繁琐。

除此之外,新政规定网约车车辆要符合三个要求:即7座及以下乘用车;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应急报警装置;车辆技术性能符合运营安全相关标准要求。从被强制安装卫星定位装置、应急报警装置这一项上,也带给司机经济成本,除此之外的隐形成本在于,车辆没有了“隐私”,随时都在监控范围内给司机带来的不便捷。

更不用说,符合条件的车辆,应去公安机关登记为预约出租客运,并从相关部门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和《预约出租车驾驶员证》。

也就是说,私家车主需要培训考证后才能上岗,这中间付出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当然只能是司机自己承担。更不用说,因为这些证件从而进入监管体系,发展改革、价格等十多个部门均有权对网约车运营监督,其私人使用时势必也会受到很多限制。

当私家车从事“网约车”满足了上述必要条件外,花钱的事儿还没完。因为车辆性质变更为营运性质,营运车辆保险变得更为昂贵,养车、开车成本也将大幅增长,有媒体计算显示,营运车量保费一般会高出50%-66%。一辆10万元级别的车,私家车保费可能在3000元,而营运车则是4500元-4980元。

除此之外,有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私家车在成为网约车后,年检更严格也将更频繁,目前私家车是六年内免检,只需要到交警部门领取检验合格标志,办理手续就可以。而营运车辆,前5年每年年检一次,第6年起每半年年检一次。除了保险费用、年检费用加大外,以前跑私活儿不用上税,在车辆性质改变之后,也就面临交税问题,所以网约车的成本会比私家车高出数倍。

缺钱的C2C平台能指望吗

所以,虽然网约车已经被定性为合法运营,但对私家车来说,想要做专车已经不像以前一样没有成本,反而要付出更多。所以,对于私家车主来说,如果只是偶尔拉活的兼职司机,现在应该想想这笔买卖是否合适。

也许私家车主还会考虑的是,这笔生意的前期投入该由谁承担?C2C平台公司是否能给予相应的支持?

应该看到的是,C2C平台自身并无造血能力,主要是从专车订单成交额中提取一定比例抽成作为收入,相比B2C平台直接向客户收取专车出行费用,C2C平台更像是一个中介行业在抽取佣金,盈利的空间和可能性就弱很多。

目前C2C平台仍处于赔本赚吆喝的状态。Uber官方透露在中国一年亏损10亿美元; 滴滴虽未公布数字,但有媒体粗略计算其2015年至少亏损100亿元。相比而言,采用C2C模式的神州专车境况良好,其高层在近日已经公开表示:“刨除满100送100活动,神州专车在3月份已经实现盈利。”

更不用说,在平台发展的初期,为了快速笼络司机以及用户资源任性撒钱圈地,正所谓花别人的钱不心疼,这样大手大脚的日子总会有到头的时候,在一轮轮天量融资过后,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投资方的盈利或者退出诉求。

所以,一方面平台并无造血功能,另一方面又面临断粮,C2C平台是否还能承担私家车主的相应成本就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网约车新政明确禁止不正当价格竞争,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向最初几年一样给司机狂发补贴红包,所以私家车的上述成本指望不上平台。

C2C模式下安全命门尚未解除

此前,私家车做专车,是各地交管部门的头疼事,被作为重点打击对象一贯禁止,正是由于私家车主鱼龙混杂,用户安全难以得到保障,一直以来,这些所谓的“专车”侵害乘客权益的恶性安全事件频频发生。

此前,快速兼职赚钱一直是C2C平台用来宣传并吸引司机的标签。以滴滴为例,注册成顺风车司机流程十分简单。在滴滴出行软件上点击“司机招募”,按照要求上传行驶证、驾驶证,半个小时后便可通过。整个注册过程中无需上传身份证或个人头像,完成注册后滴滴方面也无人致电核实身份。

所以在业内看来,由于对私家车司机资质审核缺失,就造成了在C2C平台上,乘客安全成了最大命门。

所以此次网约车新政就将司机资质提到重要位置。新政规定,从事网约车服务的驾驶员,应当符合三个基本条件:取得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并具有3年以上驾驶经历;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最近连续3个记分周期内没有记满12分记录;无暴力犯罪记录。

但如此简单几项就能保证乘客的乘车安全吗?虽然新政根据改革方案,网约车经营者应当承担承运人责任,但毕竟乘客在车辆这一密闭空间内,遇到的是一个与叫车平台公司无强制约束性的陌生司机,就算出事有平台兜底,但又有哪个乘客会放心拿自己安全去冒险?

C2C平台的安全隐患并不会因为有人兜底而消失,相反对于B2C公司来说,从源头上对雇佣的司机严格审查把控,正本清源杜绝安全隐患,无疑会成为出行最为安全的选择。

关键词:网约车 新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