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CNII快评

掌握“国之重器”迫在眉睫
美国严厉制裁中兴通讯引发的思考

2018-04-25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姚传富

近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的严厉制裁,引发国内国际广泛关注。在最新发表的声明中,中兴通讯表示美国商务部的决定极不公平合理,不能接受,不仅将危及中兴的生存,导致休克,且将导致其全球众多合作伙伴和广大消费者承受巨大损失。

实事求是地说,美国此次制裁中兴通讯的影响很可能是致命的。业内专家指出,中兴的零部件库存仅能支撑1~2个月,不要说禁售零部件7年,就是1年,中兴也难以维持正常运转。美国《福布斯》杂志甚至断言,中兴通讯将在未来数周内申请破产。对于美国政府蛮横霸道的决定,国人在震惊、激愤之余,也应当冷静反思:这次事件给我们上了怎样的一课?为什么美国可以如此任性?今后我们应该怎么办?

产业巨人的阿喀琉斯之踵

美国政府对中兴通讯痛下杀手且“斩立决”,可以说流血的是中兴,痛醒的是国内产业界。我们必须反思:以中兴这样强大的企业,面对美国“卡脖子”行为,竟然也分分钟休克,其他企业,岂不是更加不堪?中兴被制裁事件从更深层次来看,凸显了我国在信息通信核心高端技术领域,依然受制于人的尴尬现实。

阿喀琉斯是勇猛无比的英雄,但他脚后跟上却有唯一的死穴。中兴通讯就是阿喀琉斯式的通信设备企业:世界第四大制造商,全球市场份额10%,国内市场份额30%,持有近7万件PCT专利,5G领域后来居上的“先锋”。但是,中兴通讯也有致命的“软肋”: 基站、光通信和手机终端等整机设备中约有60%的高端零部件依赖外国,其中又有一半依赖美国供应商。并且,如果失去美国供应商,短期内没有其他供应商可以替代。

不仅是硬件,按照美国商务部官员最新的解释,中兴在今后7年内不但得不到美国企业一枚芯片,甚至也不能继续使用安卓系统,因为这是美国谷歌公司提供的。中兴手机完全采用安卓操作系统,如此一来恐怕手机业务也将被迫停摆。尽管中兴持有近7万件PCT专利、持续加大研发投入,但在高度全球化、产业链分工高度细化的信息通信领域,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包打天下”。应当看到,美国这次采用切断供应链的方式制裁中兴,没有先例,手段极其严厉,已经导致中兴通讯进入“休克”状态,危及中兴的生存。美国倚仗技术优势为所欲为,肆意挥舞制裁大棒,破坏全球供应链,其底气就在于信息通信技术的核心仍掌握在其手里。

高端芯片、操作系统这些最底层的技术平台,支撑了互联网万千应用的蓬勃发展。近年来,我国在网络应用层面,确有一些商业模式创新,包括微信、移动支付、网购、共享单车等,但是一旦离开基础技术的支持,这些应用就好比沙滩上砌的房子,再大再华丽也经不起风雨,甚至不堪一击。

时代呼唤产业走向中高端

这次事件不但重创了中兴,也给中国电子信息产业、设备制造业敲响了警钟。改革开放以来,在短期内我国发展起了制造业的下游,即整机组装,成长为全球产业大国。但也要看到,产业链上游的设备、原材料、元器件,需要长期的研发、积累。核心技术的差距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全消除的。其中,高端芯片和操作系统表现最为突出。

全球化和产业链细分,给了我们一个错觉,以为“两头在外”的发展模式就是可靠的。但是我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科学技术无国界,但企业是有国界的。在政治纷争面前,“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其实蕴含着巨大的不确定性风险,乃至直接关系到一个企业的生存和产业的安全。

在芯片产业上,近年来中国进行了长期艰苦的努力,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在某些局部领域已经接近国际先进水平。但由于起步较晚,产业基础不够雄厚,整体上中国在制造环节有优势,但在产业链上游的高端领域实力比较弱,这也导致中国即便拥有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场,在国际芯片领域依然缺少话语权。

据工信部赛迪研究院的报告,在高端芯片方面,我国在CPU、存储器、FPGA、AD/DA等方面高度依赖进口;在先进制造工艺方面,与国际先进水平仍相差2.5代以上;在特色制造工艺方面,高频射频器件、高功率IGBT、化合物半导体的制造技术依然欠缺;在设备和原材料等产业配套方面,高端光刻机、高端光刻胶、12英寸硅片等仍未实现国产化,这些领域国际供给依赖严重。

目前,我国在芯片上每年要花超过2000亿美元进口,差不多是石油进口额的两倍,且还在持续增长。操作系统无论桌面还是移动端,美国企业都占据了超过95%以上的市场。这正是整个产业的切肤之痛。从中低端迈向中高端,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内在要求,芯片产业走到今天,也确实到了从过去的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掌握核心才能保障产业安全

中兴通讯用鲜血淋漓的惨痛现实,给国内产业界上了生动的一课。不掌握上游高端核心芯片、操作系统等核心技术,就不能摆脱随时随地被别人“锁喉”的被动局面。如果说当初我们还有所幻想,那么这种幻想在这次的美国大棒面前已经彻底破灭。

习近平总书记最新指出,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要下定决心、保持恒心、找准重心,加速推动信息领域核心技术突破。近年来我国先后出台了《国家集成电路发展推进纲要》和《中国制造2025》等重大战略,我们应在这些基础上进一步增强紧迫感,加大工作力度。集成电路、操作系统等核心技术是高风险、高投资、高门槛领域,彻底攻克它需要数以万亿计的资金投入,其难度从某种程度上看并不亚于“两弹一星”。目前全世界除美国外,还没有第二个国家可以在高端芯片和操作系统领域称雄就是例证。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要想摆脱受制于人,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自主创新。

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搞“两弹一星”有所不同的是,信息通信产业高度全球化、产业分工高度细化,中国的自主创新并不意味着像过去那样关起门来搞开发。40年来我国的经济基础、技术能力有长足提高,靠的就是改革开放。通信领域程控交换机的群体突破、TD-SCDMA第三代移动通信产业发展,我们都是在对外开放、合作的基础上取得成功的,这些都是宝贵的精神财富,应当充分运用好。

突破核心技术应加强顶层设计,运用科学的体制机制,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用有机结合,做好“板凳要坐10年冷”的充分准备,花10~15年时间,把核心芯片、操作系统这两张王牌,掌握到自己的手里。与此同时,根据信息技术发展规律,着力构建完善的生态系统,让国产技术获得充分的市场空间,在应用过程中不断迭代升级、改进完善、逐步缩小差距,从而彻底打破美国的技术封锁,构建起安全自主可控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体系。

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曾说过:“如果上世纪60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这些东西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同样的道理,中国如果不攻克高端芯片、操作系统这些核心技术,就不能叫作制造强国、网络强国。我们要有这样的决心和意志,排除万难,持之以恒地不懈努力,直到夺取最终的胜利。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