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媒体焦点

别再让骚扰电话有恃无恐

2018-08-01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扶青

“新开的楼盘,位置好,环境优,您认真考虑一下”“重点校优质师资,每科保证提升10分以上”“专业理财,您的金融顾问”“免费送您一份3个月的意外保险”……尽管在国家严厉打击下,一些等同骚扰的电话营销已经得到清理,但在用户的切身感受中,这类电话却呈现出有增无减的趋势。

骚扰电话愈演愈烈,是因为在强调即时性的互联网语境下,手机已经成了人们互联互通的基本工具,甚至成为网上通行的身份编码,平常收发快递、注册应用软件,你都在有意无意交出自己的真实数据。一般来说,出于信息便捷的考虑,适度出让信息是可接受的,但从个体隐私的角度上,出让信息是没有保障的。骚扰电话难以根治,就是因为它在两个钟摆之间,难以找到明确的定义。有企业据此说,“骚扰”是一种很主观的体验,同样一个营销电话,尽管你认为它不妥当,但对某些人来说却是实用信息,因此营销电话是合理得当的。但对消费者来说,商家得到和利用信息的方式,以及消费者拒而不得的那种“无力感”,恰恰说明它没那么简单。一边是商业利益,一边是用户权益,作为中间的电信运营商,如何看待这个问题至关重要,因为运营商是通信资源的掌控者和分配者,它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消费者的获得感。

然而,电信运营商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从以往的反制措施来看,运营商们通常强调社会共治,动辄要求发挥“人人皆可为”的力量,让每个人在手机上自动标记,或者强调企业的技术反制,将真实号码虚拟化。然而,一个电话每天呼出几百次甚至上千次,它是不是正常通话,是不是构成骚扰,运营商最有能力也有责任去判断,也应该做好基本的防御工作。而在以往多个案例中,运营商拒绝作判断,原因是骚扰电话没有明确定义,也没有处罚规范。如果说这里体现的还只是消极作为,那么在另外一些案例里,运营商则有胡作非为的一面。央视、新华社等多家媒体曾多次曝光运营商为各种骚扰电话开绿灯,为电话诈骗牵线搭桥,具体方式是给企业提供群呼设备。有的运营商并不对客户方资质、呼叫范围、呼叫方式进行审核,对方给钱,自己就给权限,在近年电信企业营收状况不太良好的状况下,有的企业为谋取商业利益,甚至向客户提供非法号码资源。

电信反骚扰是个系统的问题,它涉及多个责任主体,既有信息收集上的不正当,也有信息利用上的不合法。有鉴于此,它也存在监管不到位的问题,典型表现是部分地区公安、工商、网信、运营商等均表示不归其管。这就清楚地表明,要解决电信反骚扰的困境,最重要的是通过自上而下的机制设计,决定好承担责任的主体。这还关系到如何看待骚扰电话。对涉及个人信息买卖以及电信诈骗的行为,既有的《网络安全法》和司法部门的相关解释,已经明确划出权责界限,公安的归公安,网信的归网信。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接到的大多数是一般的骚扰电话,对这类行为,让运营商承担起主体责任更具有可行性。只要加强通信业务和资源管理,严控骚扰电话传播渠道,就能防止通信资源被用于营销扰民。

放在更广的视角来看,何止是电话推销令人烦,无视用户权益的隐私条款,动不动读取你个人信息的工具软件,都让人对信息环境感到无奈。这反映的是,随着信息技术发展,个人信息保护正迫切成为大众需求。把个人信息看成一种权利,并且通过立法、执法保护这种权利,对骚扰电话说“不”,是个很好的切入点。

关键词:骚扰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