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虚拟运营  >  要闻

虚拟运营商市场洗牌在即

2014-12-17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吴辰光 曲忠芳

首批移动转售牌照发放近一年,虚拟运营商也从最初的躁动期步入业务摸索期,并出现分化:阿里、蜗牛、京东等继续想法发展用户,迪信通、乐语、远特等借助牌照实现了资本运作,而还有更多的像华翔、长江等业务迟迟不见进展。业界指出,预计明年将会有一大批虚拟运营商被洗牌出局或吞并整合。

牌照给民企带来了什么

自今年5月初首家虚拟运营商话机世界170放号以来,前两批19家虚拟运营商已发展了大半年时间,牌照究竟给其带来了什么影响呢?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大体路子分为三类。一类是以蜗牛移动、京东、苏宁、阿里、分享在线等为代表,在既有业务基础上增加了通信入口,即销售170号卡、推出流量不清零、可转赠、赠送话费等微创新的业务类型。

其中,惟一一家游戏厂商蜗牛则将产品线延伸至硬件,其研发的Obox游戏主机将于明年赴海外参加CES通信展,欲正面叫板微软Xbox One、索尼PS4等。

第二类则是部分虚拟运营商借助牌照实现了在资本层面的运作,典型代表是迪信通、乐语、远特通信等。老牌通信连锁迪信通获牌数月后终于完成了在港交所上市的夙愿,乐语则靠着“移动健康”的噱头炒作,将自己出售给了宏图三胞的母公司三胞集团,并更名为“宏图乐语”,尽管新东家强调此次变动不会影响移动转售业务,但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走访调查看到,乐语打出的“移动医疗”仍只是口号,店面里的“妙More”柜头只是单纯地销售血压测量仪等医疗工具。

还有一类虚拟运营商,除了业务开放初期博得了一定眼球之外,似乎也并未从这张牌照中获得其他好处。反而与其他虚拟运营商一样,始终未能摆脱“发展一个用户,赔一个”的命运。

“发展一个用户,赔一个”

虚拟运营商要在通信市场站稳脚跟,就必须要发展一定规模的用户群,然而由于“批零倒挂”(即虚拟运营商从基础运营商的批发价格比零售价格要高)困局未解、商业模式不清晰,大多虚拟运营商处于“发展一个用户,赔一个”的尴尬境地。

某厂商高管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基础运营商与虚拟运营商之间的利益博弈仍在继续,仅就批发价格、结算机制等该公司就与基础运营商进行了多轮协商与谈判。在这一过程中,作为监管部门的工信部及下属组织机构也曾出面协调,试图建立动态价格机制,不过大多虚拟运营商迟迟未能找到有效的商业模式,致使批零倒挂的难题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

“粗略计算,虚拟运营商每发展一个用户,成本投入约在50元左右,而维护一个用户的成本大约在8-10元钱。”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在调研后得出这样的数据,也就是说发展一个用户的总投入约60元,10万用户就需“搭上”600万元的资金,而前期建立IT支撑系统、计费、客服系统等也往往要投入数十万元。如此高的投入,虚拟运营商在发展用户时也是存在矛盾心理的。

明年会“死掉”一大批

自去年12月以来,工信部先后颁发了四批牌照,共33家民营企业获得了进入通信市场的通行证,预计不久后还将颁发第五批,未来虚拟运营商总数将超过40家。

数月前加盟虚拟运营商蜗牛移动的资深通信媒体人刘启诚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国内虚拟运营商很可能要经历躁动期-摸索期-发展期-成熟期四个阶段。起初,民营企业获得许可涌入通信行业,满腔热血跃跃欲试,甚至大有“颠覆三大运营商”之势,躁动亢奋,然而到实际业务运营开展之际,也发现问题不小,除了在技术层面缺乏人才,业务运营也找不到盈利途径,在不断试错中向市场“交学费”,这一阶段前期的浮躁也就转变为缄默务实,部分厂商找到差异化的点,摸索出方法,开始进入发展期,最后进入成熟期。但从发展到成熟是一个漫长的阶段,没有三五年恐怕是很难达到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工信部最近两批颁发的虚拟运营商牌照中,开始闪现出不同行业的龙头企业,如手机界之小米(滚动资讯)、服务业之红豆、视频网站之优酷土豆、航空公司之海南航空等,转售市场越来越热闹。不过,刘启诚预测,通信只是一个入口和管道补充,各行业的翘楚企业可能会找到自己的运营路子,未来其既有的行业身份标识仍会很清晰,而不可能只是一个单纯的通信运营商。

关键词:Obox 乐语 洗牌 交学费 迪信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