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虚拟运营  >  要闻

电信业蛋糕看上去很美 国退民进遇现实挑战

2015-01-08  来源:通信信息报  作者:

近期,虚拟运营商的发展看似陡然提速。不久前,工信部发放了第五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并宣布该业务试点申请审批工作已全部结束,至此,一共有42家企业获得了虚拟运营商牌照;而就在上周,中国移动宣布其已向虚拟运营商全面开放4G网络,并向后者提供4G转售业务和全新的4G资费套餐。

42家虚拟运营商竞相进入电信领域,按理来说应该掀起较大的波澜,但“批零倒挂”的现实则让虚拟运营商处于“发展一个用户,赔一个”的尴尬境地。新的一年已经开始,国内4G市场步入全面放开规模发展阶段,4G能否让虚拟运营商真正成为市场期待中的鲶鱼?

电信业蛋糕“好吃难分”

自从2013年12月26日首批虚拟运营商名单公布之后,涵盖了服装、影院、视频、家电、软硬件、制造业等多个领域的众多虚拟运营商先后发布了各自的品牌、资费、产品。一时间,发布会云集、概念满天飞,虚拟运营商颇有和三大运营商分庭抗礼之势。

这些“既懂互联网思维,又有自身独特优势,而且在业务发展方面也不缺噱头”的虚拟运营商们曾被寄予了厚望,比如套餐可选、话费便宜、流量不再清零、全国漫游等,无一不是切中用户消费热情的要害,而这一系列吸引用户的“特色套餐”,引起用户对手机资费下降的热切期望。

不过,一年后再回过头来看,电信业蛋糕“好吃难分”却成为虚拟运营商发展的代名词,几个数据就很能说明问题。据《现代快报》报道,目前仅巴士在线、蜗牛移动等数家企业全面放号,发展了数万至几十万不等的用户,而部分较早拿到牌照的企业却迟迟没有动静;2014年11月底,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巡视员欧鸿曾表示,目前已有20家企业正式放号,虚拟运营商发展用户超过100万。而在2014年9月份的媒体报道中,虚拟运营商总用户尚不及20万。

从这个角度看,“中移动向虚拟运营商全面开放4G网络”则显得更加的刺眼。实际上,从发牌初始,虚拟运营商就被贴上了激活电信业、与基础运营商抢夺用户、竞争的标签,但在此后的发展过程中遭遇一系列问题。媒体和公众舆论直指运营商不积极、不重视、不配合,尤其中国移动更是成为众矢之的,而掐住虚拟运营商咽喉的“批零倒挂”更是让这层关系雪上加霜。

进入试点第二年,4G业务全面开放,行业竞争加剧,将会有不少“鲶鱼们”加速退出行业。按照工信部规定,获得牌照企业将进行试点业务,到2015年12月31日,未达标企业将会退出市场。这意味着,随着新的企业加入到虚拟运营商行列之中,生死存亡的局面不可避免。

正如通信业专家项立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言,“虚拟运营商本质是一个代理商,却要做出自己是主导运营商竞争对手的样子,动不动说颠覆,把自己的合作伙伴,最后搞成对手。虚拟运营商和国外比太晚,主导运营商又太强大,以后发展的路,还是一条艰难的路。”

“国退民进”遭遇现实挑战

在“国退民进”的大背景下,如果虚拟运营商能搅局电信市场,充分发挥鲶鱼效应,给电信业带来新气象,整个行业都会乐见其成,但虚拟运营商当前的发展前景以及盈利点的不清晰,给整个行业蒙上阴影。

从本质上看,虚拟运营商从事的三大运营商的移动转售业务,把运营商的业务结合自身的优势设计成不同的套餐兜售给用户,实际上这与渠道并没有什么分别。在这一年时间里,之所以有如此多的虚拟运营商申请牌照,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们自信能凭借服务优势来吸引用户。

所以,虚拟运营商“陪太子读书”的角色其实早已确定。而阿里、京东、小米等这样的IT大佬依旧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趋之若鹜,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其将虚拟运营商身份看做一种题材或资源,获取的是未来市场的想象力或者是增长空间,有的则把进军电信业务作为对现有业务版图的一种完善,是布局,是抢入口。

但事实证明,在资源、技术处处存在壁垒的情况下,民资进入电信领域已经与“国退民进”的大方向相背离,虚拟运营商搭建的服务体系和执行的服务标准根本无法与三大运营商竞争。

比如,有媒体就曾报道,虚拟运营商所销售的170号码,掌控权仍属于三大运营商。如何让虚拟运营商的170号码与其他运营商互联互通,还需要三大运营商的技术去解决,虚拟运营商的技术部门只拥有维护权限,“底层权限没有放开,导致虚拟运营商在一年经营中处处受制。”

究竟是“代理商”还是“鲶鱼”?现在还不得而知。在太多的束缚和限制下,进入电信领域的虚拟运营商显然无法打破运营商多年来的垄断局面。

未来谁成赢家?

4G曾被视为虚拟运营商的救命稻草。在虚拟运营商3G资费流量转售方面存在明显批零倒挂时,虚拟运营商唯一的希望则寄托在了4G早日实现转售。

据新华社消息,中国移动将向虚拟运营商提供针对语音、短彩信、流量、WLAN等业务的4G资费套餐,向虚商全面开放4G网络和提供4G转售业务,以便虚商用户可以使用4G上网服务。中国移动正在根据虚拟运营商的合作意愿和计划加快开展与爱施德等9家企业的系统联调测试,并将于今年1月份再实现7家企业商用放号,力争在2015年上半年实现全部17家虚拟运营商的正式4G商用放号。

但是,即便是4G全面开放,我们也能想象得出,虚拟运营商的“4G资费玩法”与三大运营商比仍旧会显得单薄和脆弱,虚拟运营商除了自身优势无法被复制外,大多数的“噱头套餐”很容易被其他同行业竞争者修修改改简单抄袭。

归根结底,虚拟运营商的发展很大程度上考验的是对于政策的执行、细化等。除去无法触及电信业的核心资源外,市场的混乱无序和无法在法行政令框架下发展是民营资本最大的痛。

据悉,国外的市场策略和监管体制已经比较成熟,对于基础运营商资源放开的程度,国外的监管机构有明确规定。比如,欧盟监管机构在发展3G初期,曾强制要求基础运营商将30%的移动网络资源批发给虚拟运营商;在丹麦、挪威等北欧国家,监管机构会在跟踪市场的基础上及时作出反馈,基于基础运营商成本的核算,对基础运营商必须保证的折扣进行严格管制。而我国并没有相关方面的明确规定。

此外,被倒逼的虚拟运营商几乎无路可退,只能不停地创新,否则的话,只会是发牌越多,死得越快。

关键词:国退民进 优势设计 资费套餐 手机资费 现实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