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虚拟运营  >  要闻

虚拟运营商欲借4G东风“绝地反击”

2015-05-05  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作者:曹瑞奇

日前,主营手机分销业务的虚拟运营商爱施德宣布,已经与中国移动完成4G联调测试,将正式开启4G号卡网上预售,首批1705号段的4G靓号即将面市。

4G网络的发展和普及,凭借带宽高和网速快的特点,将给通信市场甚至“互联网+”大范畴带来极大的变革。不甘寂寞的虚拟运营商在发展受阻焦头烂额寻找出路未果之时,欲借4G东风,或将迎来发展机遇,其利用用户需求日益增长的数据业务进行业务模式的创新,商业模式也有望随之浮出水面。

4G转售业务备受期待

爱施德此次将启动的4G预约放号,主要为1705号段的靓号。爱施德在与中国移动完成4G联调测试的基础上成功上线4G转售业务,表明其已经具备放号能力。

“实际上,自今年以来,爱施德便加快了发展步伐。截至目前,爱施德获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授权开放转售业务的城市数量之和,在所有虚拟运营商中位列榜首。同时,在中国联通制式上,爱施德发展的用户数量更是跑步进入了第一梯队。”虚拟运营商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邹学勇介绍说,随着此次移动制式的4G转售业务进入商用,爱施德无疑将提速三网运营版图的布局。

爱施德并非第一个“吃螃蟹”的虚拟运营商。早在2015年2月14日,苏宁互联便在全国范围内率先上线4G业务,开启三网全运营时代。反观爱施德,其4G放号目前仅停留在预约阶段,最快也须至5月中旬才能办理入网手续。另外,就移动转售市场当前的整体情况而言,4G联调测试进行得并不顺利,目前仅有少数几家虚拟运营商开展了测试。

然而,4G并不是万金油。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在被基础电信运营商一年多狂轰滥炸式地4G宣传“洗脑”之后,4G已非新鲜事物。“不少消费者认为其与3G并无实质性差异。同时,市场上对170号码的认知度和接受度仍十分有限,很多人还将170号段视为骚扰电话号码。”邹学勇表示,由此可见,虚拟运营商开展移动转售业务的积极性不高、进度悬殊也就可想而知了。

“好事”为何频频“多磨”

工业和信息化部近日公布了虚拟运营商最新发展数据,截至2015年3月底,42家移动转售企业中已有20家正式放号,累计发展用户超过410万户。“今年1-3月,我国虚拟运营商发展势头不错,用户净增长达到200万,但这相较基础运营商动辙数亿的体量仍是‘小巫见大巫’,均摊下来每家虚拟运营商用户也就只有20万户。但是仍有22家企业根本没有展开此项业务。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此前发布的试点运营方案,到2015年底,业务开展不达标的虚拟运营商将被吊销执照。”邹学勇说。

“现在,公众如果有移动通信业务需求,恐怕想不到还有虚拟运营商这么一回事。一两年前,虚拟运营商带着民营企业天然的市场基因,背着公众‘电信反垄断’的热切期待横空出世。这么一出高调亮相的好戏,怎么唱着唱着就没声了?”许多业内人士不止一次地发出这样的疑问。

“引入竞争的首要效果,应该体现在价格上。虚拟运营商最初的宣传卖点就是资费更低和诸如流量不清零、不设最低消费这样的更好服务。”电信分析师胡权说,但“不巧”的是,虚拟运营商牌照发放不久,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就获得了4G牌照。借“升级”之名,基础电信运营商迅速推出4G套餐,资费均有大幅下降,甚至低于虚拟运营商的3G资费。这么一来,十几亿用户的“品牌粘性”就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人们忙着升级4G,而不是忙着换号。

从这个意义上说,消费者现在获得的“更低”资费,里面包含着虚拟运营商的一份功劳。只不过,这些移动通信转售“前辈们”似乎成了这场竞争的“炮灰”,最终还是“旧势力”完成了“逆袭”。

目前,有一部分虚拟运营商后劲乏力、门庭萧条。今年3月以来,虚拟运营商队伍噩耗频传:乐语关闭了位于北京的虚拟转售品牌“妙more”旗舰店;浙江连连科技忙着调整内部架构、解散全国运营团队;华翔联信、话机世界等负责转售业务的高管频频离职,使虚拟运营商的发展雪上加霜。

如果虚拟运营商这么快就要被遗忘,那么移动通信市场刚刚被“鲶鱼”搅起的浑水是不是又将趋于平静?这似乎并不是市场想要的结果。“移动通信牌照是毫无疑问的稀缺资源,有了一定积淀的民营企业必然趋之若鹜。但毕竟隔行如隔山,在如此庞大的市场铺开业务,并不是每个企业都做好了准备。”胡权表示。

回过头看,虚拟运营商的移动转售业务之所以遇冷,主要是面临以下几大掣肘:

其一,饱受“批零倒挂”困扰,在价格上不具备竞争优势,甚至在做亏本生意。尽管基础电信运营商已与虚拟运营商建立了批发价格联动机制,但至今仍未有效解决这方面困扰,这导致虚拟运营商信心受挫。

其二,互联互通问题仍未得到全面解决。具体表现为170号段存在验证难等问题(如通话质量不佳,甚至收不到短信验证码),这导致用户体验不佳,企业也无底气大规模推广。

其三,虚拟运营商缺乏通信领域的运营和服务经验、缺乏优质的商业模式和有竞争力的业务,成为转售业务发展的最大挑战。此外,宣传不规范(如过分倚重“低价、免费”等营销宣传)、服务滞后(如客服电话打不通)等问题逐步凸显,导致用户不愿尝试移动转售业务。

面临重要发展机遇

游戏规则布局不尽合理,让虚拟运营商先天不足。人们都知道虚拟的含义就是租用基础电信运营商的网络开展业务,但事实上,虚拟运营商需要租用基站发射信号,大部分企业连自己的运营管理系统都没有,只能做一个移动业务的批发商。进货渠道被垄断,决定了虚拟运营商高度受制于基础电信运营商。如果不能为基础电信运营商带来利益,作为“竞争对手”,其“待遇”甚至不如普通消费者。

“既是大客户,又是竞争对手,基础电信运营商对虚拟运营商或许是防范大于合作。如果不给予虚拟运营商更大的权限,比如尽快配合虚拟运营商开展4G业务,比如尽快与虚拟运营商建立批发价格联动机制,比如尽快允许虚拟运营商直接租用基站等。否则,虚拟运营商恐怕将面临“死路”一条。

时下,我国经济正处于产业转型期,政府高层接连从政策上给予支持和鼓励信息通信业发展,这对于以虚拟运营商身份踏入通信行业的民营资本而言,无疑是极大利好。

一方面,政府高层不断敦促提网速降网费,随即,基础电信运营商纷纷推出流量大降价活动,工业和信息化部也立即布置相关企业研究落实。在此背景下,作为基础运营商的“批发商”,虚拟运营商或有望借此破除批零倒挂的困扰,通过更为合理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得到更便宜的批发价。

另一方面,“互联网+”行动计划的提出,使得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大幅提速,整个信息通信业更需要前所未有的活力,作为“鲶鱼”的虚拟运营商面临重要发展机遇。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苗建华指出,虚拟运营商发展要坚持内因和外因相结合,结合自身资源优势进行差异化发展。同时也要与基础电信运营商协同发展,实现共赢。

关键词:绝地反击 基础电信 鲶鱼 竞争对手 批发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