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
首页  >  宽带  >  宽带要闻

一个中部城市宽带发展的样本
对武汉推进宽带建设的调查与思考(下篇)

2013-04-17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罗凯 王保平

在行业内,武汉因其宽带发展起步早、光产业发达、科研实力强劲而闻名。但是,从光纤覆盖率、高带宽用户占比等数据上来看,武汉在全国却并不靠前,特别是与一些东部发达城市相比,还有一定差距。记者通过深入采访,试图探寻其中的原因。

经济发展水平影响高宽带需求

由于武汉地处我国中部,经济实力与消费水平与东部城市相比不可同日而语,目前用户对高带宽的需求并不是很旺盛。

“武汉市民对上网的需求是刚性需求,但是对高带宽的需求则不是刚性需求。”武汉电信副总经理赵德亚对记者说,许多用户都觉得,上网聊天、玩游戏、购物、看视频用不了那么高的带宽,多花钱没必要。

武汉电信曾做过这样的调查:用户每月只要多交20元宽带费,就可将4M的带宽提升到10M,但结果是70%的人表示不愿意。

“点亮光小区”是中国电信针对用户需求推出的一项光纤入户工程。若用户想开通光纤宽带业务,便可在网上对自己所在的小区进行点击,只要用户所在小区被点击50次,该小区即会在50个工作日内升级为光小区。武汉电信副总经理全沛告诉记者,“点亮光小区”活动在反映并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也给运营商带来不少苦恼:不少小区被“点亮”之后,用户因为宽带资费提高而放弃光纤入户,导致企业的投资得不到回报。

对此,湖北省通信管理局局长袁瑞青认为,武汉市的光纤宽带产业虽比较发达,但是地域特征明显的信息服务业却比较薄弱。没有对用户产生足够吸引力的应用做支撑,用户当然没有高带宽需求。同时,随着技术进步,宽带资费也应逐步降低。毕竟,作为一个经济不太发达的中部城市,用户对资费还是十分敏感的。除此之外,武汉人的从众心理较强。不少人认为,大家都用差不多带宽的宽带,不落伍就行。

宽带基础设施地位亟待提升

今年全国“两会”开幕那天,袁瑞青一大早就来到办公室,等着查看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内容。当发现报告中没有提及“宽带中国”战略时,他显得有些失望。袁瑞青告诉记者:“国家还是没有把宽带上升到足够的高度,这对全行业推进宽带建设多少有些影响。政府高层还需努力!我们还得继续呼吁!”

袁瑞青说,为了使“宽带中国”战略率先在湖北落地,他曾多次向省领导阐述发展宽带的重要性,今年终于有了曙光,省委省政府领导已开始关注这一问题。4月9日,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省委副书记张昌尔等领导到湖北省通信管理局调研,袁瑞青再次提出湖北实施“宽带中国”战略的有关建议,李鸿忠表示,湖北省委省政府要学习周边省份先进经验,进行专题研究。

调研中,记者发现,由于政府没有把宽带当做城市建设的必要基础设施来对待,运营商在宽带建设中也举步维艰。

湖北移动副总经理罗立辉表示,城市管线建设难的问题尤为突出。近年来,城市拆迁、新城区建设,使大量现有的传输线路随之迁改和新建,特别是在实施宽带普及提速工程时,运营商还要新建大量的光纤传输管道和线路。然而,在目前的政策环境下,运营商在投入大量材料、设备资金的同时,还面临高额的市政赔补费。对此,罗立辉建议,政府应将信息管道资源与电力、自来水、燃气管道等资源给予同等的重视程度,给运营商批复管道红线,在市政设施建设过程中同步建设,给予运营商与电力、自来水、燃气等单位同样的赔补政策。

“基站建在小区内,因电磁辐射问题被投诉。基站搬出小区,通信信号不好一样被投诉。”说到基站搬迁、选址难的问题,罗立辉哭笑不得。罗立辉建议政府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并进行必要的科普知识宣传,从政策上保障基站站址资源,从社会舆论上得到市民的理解。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造成当前武汉基站选址困境的原因,除了用户不理解之外,行业自身也有一定的责任。当年在小灵通及C网发展建设初期的不当宣传终于让三家运营商尝到了苦果。更要命的是,个别地方无委人员在小区建站中充当反对声音的带头人,在拆站中发挥负面作用。

还有高额的电费支出,已成为运营商不可避免的压力。湖北移动计划部副总经理舒有武表示,湖北移动每年仅电费支出就高达4亿~5亿元。随着“宽带中国”工程的实施和云计算时代的到来,原来在用户侧进行的计算将逐步向以运营商为中心的云端集中,运营商的云服务在提高全民信息服务水平的同时,也极大地增加了自身的用电量。换句话说,信息通信业在使社会各行各业降低能源消耗的同时,自己却成了高耗能行业。舒有武建议,将运营商的电力收费标准从目前的商业用电改成工业用电计量。然而,据袁瑞青透露,由于湖北能源缺乏,长期缺煤少电,政府的“天平”总是倾向电力一方,电信行业呼吁多年却鲜有效果,政府宁可给某些项目补助,也难给予电价上的优惠。

宽带市场竞争要依法依规

“一些地方的宽带市场,是‘关系’决定建设,建设决定‘市场’。”湖北联通总经理熊昱对当前的宽带竞争状况表示担忧。按照市场的规律,应是先发现市场,然后才投入建设,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恰恰相反。由于一些开发商和物业公司对小区进行垄断,付得起高额入场费的运营商才能进入小区进行宽带业务的经营。熊昱表示,在武汉,小区宽带由一家运营商独家经营的现象并不鲜见。

提及工信部、住建部近日颁布实施的光纤到户两项国标,运营商均表示很期待。他们认为这是破解宽带建设难题的一个重要法宝,与此同时,他们也对如何贯彻实施好标准存有一些疑虑。他们担心的问题主要有三:第一,如果住建部门不在建设上把好第一道关,标准的执行难度就会很大。第二,若验收不合格,谁来监督?验收合格后又形成垄断,该怎么办?那么多的新建小区,仅靠通信管理局的力量来监管,恐怕执法难度会很大。第三,如果政府的“决心”不够,老小区的光纤改造难度最大。

对此,袁瑞青认为,落实光纤到户国标的最大难点在地市以下,通信管理部门既缺机构又缺手段,特别是对开发商的行为缺乏有效制约。因此,住建厅、发改委、建筑设计等单位应形成真正“合力”,加强监管。熊昱则建议,应将光纤到户普及率、小区宽带共同进入完成率等指标纳入地方政府的绩效考核,以政府之力强制推行宽带市场的健康发展。

说到二级、三级宽带运营商不按规范竞争的问题,基础电信运营商也是一肚子苦水。武汉电信副总经理全沛告诉记者,鼓励民营企业进入宽带市场有利于市场竞争,可竞争也应该依法依规进行。他说,不少二级、三级宽带提供商常常占用基础运营商的管线资源,甚至破坏其他运营商的网线,其不稳定的宽带网络也给用户带来经济损失。这种行为既扰乱了竞争秩序,又损害了行业形象,建议监管部门制定严格的行业规则,加大监管力度。

同样,由于通信监管没有设立地市机构,恶性竞争事件发生后,调查取证困难重重。通信管理局组建了十多年,给外界的印象还是“猫鼠”不分,管理乏力,自己的“斧子”砍不了自己的“把子”。个中滋味,令人体味和反思。

关键词:宽带中国 宽带业务 宽带接入 武汉 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