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
首页  >  宽带  >  宽带要闻

厘清政策边界 宽带中国只待“执行力”

2013-08-26  来源:通信产业网  作者:陈宝亮

厘清了政策与市场的边界,宽带中国战略开始重点关注普及率、市场竞争机制、宽带与应用的协调方面。普遍服务基金的明确、一系列细则的出台,已经为宽带中国的所有参与者标明职责。而现在,产业链更关注这些职责如何执行。

称谓从“重要信息通信基础设施”转变为“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宽带的地位也终于从一个行业话题上升为国家战略。

2013年8月1日,国务院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下发《“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与2012年初国务院首次提出实施宽带中国工程时伴随的轰动效果不同,这一次,宽带中国战略没有与之相伴的浓墨重彩,“风头”似乎全被同期公布的“易信”抢光了。

但这并非宽带中国战略不具影响力。相反,在酝酿战略的一年半之中,整个宽带产业链都经历了那段初始激进、中途彷徨、因高投资低回报后继乏力,然后反思、改进的过程,各政府机构也渐渐从最初的利益纠葛中逐渐明晰自身的职能定位。

本次《方案》通过五项重点任务、七个专栏工程、七大政策举措清晰地给出了国家的战略思路:“政府来主导提高宽带的普及率、渗透率,建立可持续、竞争机制合理公平的产业环境,提高宽带与应用的匹配。”而至于宽带的速率、价格、建设模式,自然交由市场调节。

洗尽铅华之后,宽带中国逐渐厘清了市场与政策的边界。

普遍服务基金待立

宽带战略最关键的“资金投入”已经倾向于农村、中西部地区。《方案》重点任务第一项要求“推进区域宽带网络协调发展”,对中西部地区给予政策倾斜、将农村地区纳入电信普遍服务范围;七大专栏之首则是启动“宽带乡村”工程。与此同时,关于财税的政策举措则完全针对农村、中西部地区有的放矢,《方案》要求:完善电信普遍服务补偿机制,形成支持农村和中西部地区宽带发展的长效机制;通过税收优惠、完善融资政策等方式引导宽带向中西部、农村发展。

一直以来,运营商贯彻着“宽带建设主体”的职能,但同时,运营商作为上市企业,对资本支出同样要求立竿见影的投资回报率。

也正是因为投资回报率原因,农村宽带始终未见起色。2011年,中国城市人口首度超过农村人口,占比51%;但这一年,中国宽带用户数1.5亿,农村宽带用户仅3300万,中西部地区的经济水平限制了用户对于宽带的需求能力。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曾分析指出:“在普通城镇地区FTTH的投资回收期是7年;但中部地区大约为11年,而像内蒙古此类西部偏远地区,100年也无法回收投资成本。”一般投资回报期超过10年的项目必然会市场所抛弃。

2011年2月底,中国电信在全国启动“宽带中国·光网城市”战略,这一年,FTTH(光纤入户)飞入寻常百姓家。

2012年初,国务院常务会议首次提出将实施“宽带中国”工程、宽带中国战略研究小组成立、宽带普及提速工程启动,当时宽带普及提速的首个任务指标就是FTTH覆盖率。

2011年-2012年,中国电信各省公司发力FTTH,公司KPI也全面向FTTH倾斜,但由于FTTH的高额投入,大多省公司出现“超支”现象。2012年下旬,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提出:“FTTH需要冷静投资,要将重心放在需求高的城市、地区,在农村地区停止FTTH的新建。”

也正是因此,中国电信一直力求国家能出台战略资金,扶持宽带建设,并逐渐拉动宽带普及率提升。但截至目前,宽带普遍服务基金机制依旧仍未建立。

“这一次,国务院明确提出完善电信普遍服务补偿机制,是极大利好消息。”一位工业和信息化部专家告诉记者:“毕竟,推动该政策的主体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变为国家,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完善这一补偿机制。”

“但普遍服务基金的钱从哪里来?补偿的比例是多少?这些都还未明确。”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关心于此。2012年初,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宽带领域的大部分专家在经过多地调研之后,曾提出:“希望能够把三大运营商每年上缴的钱拿出一部分,作为专项资金。”但这一提议并未得到财政部同意。

关键词:宽带中国 中国电信 执行力 方案 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