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
首页  >  宽带  >  宽带要闻

宽带中国战略系列解读(七)频谱资源须盘活

2013-09-16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郭川

“明确国家无线频谱路线图”,“促进频谱资源高效利用”,“加强公共频段上无线设备的监管”——日前发布的《“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战略”)在政策措施方面明确提出要优化频谱规划,并提出了方向和要求。这说明我国已充分认识到频谱对于国家宽带发展的重要性,将从国家整体利益出发对频谱进行规划和利用。

频谱资源比金子还珍贵

作为“战略”的重要内容,移动宽带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尤其是近年来,移动互联网应用和智能终端的迅猛发展,使移动互联网用户数超过了传统互联网,能够随时随地享受宽带服务成为广大用户的迫切需求。“战略”首次将宽带网络列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表明了政府对于宽带的空前重视。而频谱资源就是移动宽带发展的战略性公共基础资源,又因为其具有不可再生等特性,在全球范围内,频谱资源成为弥足珍贵的“宝贝”。

无线电频率是移动通信的载体,它看不见摸不着,却是有限的、稀缺的自然资源,无线电频谱是无线电频率的集合,数据传输速率越快,需要的频谱资源就越多。移动宽带离不开频谱资源,就好比车辆要跑得快,需要高质量的高速公路支撑,如果连修公路的地方都没有,一切就无从谈起。

频谱资源到底有多珍贵?以印度的3G频谱竞拍为例,包括沃达丰在内的9家运营商为5个60MHz的频谱资源展开了激烈争夺,经过34天183轮的竞标,最终总价达到164亿美元,平均每MHz的频谱价值超过了0.5亿美元。正是因为频谱资源的不可或缺和物有所值,他们才愿意支付这样的“天价”账单。

GSM协会会长安妮·布弗罗表示,全球移动宽带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特别是在亚洲地区,到2017年,预计该地区的LTE连接将是现在的10倍,占到全球LTE连接总量的一半。而要实现这一目标,运营商必须获得更多的频谱资源。ITU副秘书长赵厚麟也指出,面对移动宽带快速发展与频谱资源日益稀缺的尖锐矛盾,原定于2016年召开的下一届世界无线电大会不得不提前到2015年举办。

在“战略”中,我国首次提出“明确频谱路线图”等要求,“战略”及实施方案起草组组长、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总工程师余晓晖认为,这说明我国已经意识到频谱这类稀缺资源对于我国宽带乃至经济整体发展的重要影响。

频谱利用关乎国家全局发展

我国《物权法》第五章“国家所有权和集体所有权、私人所有权”中第五十条明确规定:“无线电频谱资源属于国家所有。”频谱资源不是某个部门或者某个行业的独有财产,频谱资源的分配和利用应符合国家全局发展的需要。

频谱资源是一种自然资源,其资源有限、不可再生,而且易受干扰。除了移动通信,广播电视、工业设备、医疗装置乃至微波炉等家用电器都需要使用无线电频率。因此,国家只有对频谱资源进行统一管理,才能更好地协调各方需求,确保频谱的利用符合国家的整体战略和长远利益。

参照国际电联对于移动宽带频谱需求的估算,预计到2020年,全球先进市场的频谱需求为1720MHz,后进市场的频谱需求也将达到1280MHz,全球市场都将面临巨大的频谱缺口。美国、丹麦、英国、澳大利亚等多国已经制定了未来10年到15年的移动通信频谱规划,频谱缺口都在300MHz以上。

面对巨大的频谱缺口,找到并充分利用一些闲置的频谱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于是,世界各国纷纷将目光投向广播电视“模数转换”后能够释放出来的约100MHz的“数字红利”频谱。研究报告称,该频谱若应用于移动通信,相比应用于广播电视其收益将提升10倍。为此,国际电信联盟在2007年召开的世界无线电大会(WRC-07)上就确定,将“数字红利”频谱用于发展移动通信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战略”将宽带纳入电信普遍服务范围,提出要重点解决宽带村村通等问题。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院长曹淑敏指出,对于农村地区的网络覆盖,对于低收入群体的通信服务,如果仅仅依靠市场行为是很难满足需求的。“数字红利”频谱处于低频段,具有信号覆盖广、穿透力强、组网成本低等特点,将其用于移动宽带有助于更好地消除数字鸿沟。

目前,美国和欧洲各国等大多数发达国家已经完成了广播电视的“模数转换”,并陆续将释放出来的频谱应用于移动通信,发展中国家也加快了“数字红利”释放的步伐,墨西哥等多个国家将“模数转换”的最后期限提前。而我国相对滞后,预计到2020年才能基本建成全国地面数字电视广播覆盖网,意味着在“数字红利”频谱利用上,我们将落后发达国家近10年。在移动宽带高速发展的今天,其损失不可估量。

明确时间表和路线图

优化频谱资源的规划和利用,仅仅依靠运营商或者电信行业的力量远远不够,需要国家着眼全局,对频谱资源进行统一规划、合理开发和科学管理。“战略”提出,“建立战略实施部际协调机制,加强统筹和配合,协调解决重大问题”,“各部门要充分整合、有效利用现有资源”。这无疑释放出了积极的信号。

要实现频谱资源价值的最大化就必须做到科学规划和高效利用。“尽快研究确定国家宽带无线发展各阶段的频谱需求,梳理无线频谱分布和利用状况。加快研究频谱规划方案,制定频谱中长期规划,明确无线频谱综合利用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战略”为“数字红利”频谱的再利用、4G频谱的分配等提供了政策支持。

由于频谱属于国家重要资源,各国普遍采取强制手段回收“数字红利”频段。例如,美国和英国分别规定2006年~2009年和2008年~2012年为“模数转换”期,之后强制回收“数字红利”频谱。在此基础上,各国也积极采用市场手段回收其他频谱,例如美国的“激励拍卖”和英国的“行政激励定价”等。这也符合“战略”中“坚持政府引导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原则。

积极发掘闲置频谱资源的同时,应大力提高频谱资源利用率,充分利用现有资源。4G由于引入了众多领先的技术,如果早日走向规模商用,能够有效提高频谱利用率。同时“促进不同无线业务类型频率的共用共享”等也将有助于提高频谱资源的整体利用率。此外,加强公共频段上无线设备的监管也是“战略”实施的重要内容。

在“战略”的支持下,如果国家相关部门能够积极沟通、大力合作,坚持统筹规划与分步推进相结合,从战略性、全局性和系统性出发,盘活频谱资源,那么移动宽带网络的升级将更顺利,电信业也将会为我国经济社会的整体发展贡献更大力量。

关键词:频谱资源 宽带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