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
首页  >  宽带  >  宽带要闻

宽带角色反差折射公共投入滞后 电信业亟待新一轮顶层设计

2015-06-12  来源:通信信息报  作者:张颖洁

总理督促,百姓关切,运营商跟进,全国范围内宽带提速降费风风火火地推进,天价入场费却以高额和强势频频“拖后腿”。有媒体报道指出,“不少小区在运营商安装小区光纤时,张口索要80万进场费”。这不是个例也不是突发而是长期存在的诟病。另据观察,在提速降费方案公布至今,各种调查均显示多数网友对运营商提速降费幅度“不满意”。当前的状况是:运营商陷入两难尴尬,用户看得见红利却不能完全享受频生埋怨,国家政策得不到最有效的落实。

这是“宽带中国”推进过程中遭遇现实难题的一个缩影。宽带中国上升为国家战略并且成为经济生活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撬动的是万亿级投资,但宽带中国有着“水电煤气的定位”,却没有“水电煤气的待遇”,面临公共扶持资金少、入场难、用户不理解等各种尴尬。要想改变现状,电信业亟待新一轮顶层设计,进一步完善法治化的公平竞争市场环境。也必须强调:这不是电信企业一己之力所能解决的一家之事,需要社会各方配合共同发力。

宽带角色的反差

宽带和水电煤有关系吗?多年以前也许没有,水电煤是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宽带网络是少而贵的“奢侈品”,可是随着网络的普及以及宽带中国战略的发布,宽带的地位和人们的感知转变了。

在国家政策法规的宏观语境中,在当前经济背景和政府高层的规划中,宽带设施逐渐向水电煤气靠拢,成为经济生活常规运行的基础设施。无论是当前备受关注的“提网速降网费”的全民焦点,由此发布的《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全光纤网络城市和4G网络建设,还是2013年8月国务院印发的《“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首次在国家层面明确了宽带网络的公共基础设施属性,都凸显了宽带的战略定位已上升为与水、电、煤气、公路等同等的公共基础设施,成为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必需品,更是我国经济发展不可忽视的新增点,是国家政策应该力撑的战略性设施。

但在现实生活中,宽带角色存在反差——拥有水电煤气的定位,却没有水电煤气的待遇:一看价格涨跌和用户感知。近年来,水电煤等资源类价格改革似乎摆脱不了“一改革就涨价”的怪圈;而工信部指出,2014年跟2011年相比,我国宽带资费水平大概下降了30%,今年5.17世界电信日前夕,国务院再敦促电信运营商城市平均宽带接入速率提升40%以上,降低资费水平,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转赠等服务。即便如此,用户对宽带价格和速率仍不买账。二看统筹支持力度。与水电煤相比,宽带建设是更多是企业行为,面临公共扶持资金少回报周期长、入场难等问题。光网改造与4G建网投资同步,政策资金支持不足以减轻运营商资金面的“压力山大”,公共投入滞后显然让运营商力不从心,同时还要面临刁难和用户的不理解,有如小区入场费“狮子大开口”、基站建设问题常在公众间引起争议等。

运营商的纠结

宽带角色反差的背后,是运营商深深的纠结。

其一,政策要求与社会公益下,运营商业绩提升与成本回报两难怎么解?按照宽带中国的战略要求,三大运营商都在加大电信基础设施投入。全国性光进铜退、网络覆盖率提升等基础设施建设和带动全产业链共同发展是国家给予运营商的社会公益事业,但现实难题是:由于网络建设投资大且回报期长,甚至回报目标尚未实现又需重新改造造成“竹篮打水一场空”,加之税费上缴利润高、时有发生的恶性竞争赔本赚吆喝等,运营商有苦难言。有专家指出:“运营商在公共属性和市场属性间的摇摆,是造成当前宽带建设难的一个深层次原因。”

其二,考核指标与实际贡献中,运营商该如何权衡?综观市场,我国电信业务资费逐年下降,压低CPI增幅的重要贡献来自电信业。但从现状来看,国资部门按照一般性竞争企业对三大运营商下达业绩考核指标而非按照公益性企业,运营商背负着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和创造利润的重任,“逐利”成为企业的本性,未达目标意味着过不了考核。那么在当前政策下,运营商的价格体系、利润体系是否纯粹属于企业行为?运营商在当前KPI考核、主管部门报价考核下,提速降费必须要做,但不可能朝令夕改。

其三,在工作开展中的现实难题与大众舆论下,运营商做与不做都被批评显无奈。现实难题始终不得解——天价“进场费”、基站建设因安全疑问始终存在进展不顺等困扰成为我国宽带建设中的顽疾,究其原因在于各方利益的博弈。大众舆论始终存负面——在社会大众眼中,电信运营商俨然是垄断、高额利润的“吸血鬼”,从当前针对宽带提速降费的举措遭遇各种奚落便可见一斑。

但需要指出,多年来电信运营商所做的努力不能否定。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通信学会副理事长邬贺铨看来,“自2013年宽带中国战略及实施方案发布开始,我国宽带化速度一直在加快,运营商每年也都在降低资费水平。从绝对价格水平看,我国移动流量资费与国际主流运营商相当甚至更低;固定宽带的绝对价格比美国低,比日韩和香港高,特别是高速率宽带的普及程度和价格水平,从全球情况来看,我国依然有很大差距。”

制度的创新

宽带提速降费需要电信运营商切实执行,但同样需要国家政策扫清障碍。电信业改革亟待新一轮顶层设计,不是单纯的拆分重组,而是进一步完善法治,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从政策支持角度来说,国家在光纤宽带基础网络建设方面出台更多投资补贴、税费减免等激励措施成为运营商的重要诉求。而让宽带获得公共基础设施相应的支持,也是充分发挥民资作用、保障民资进入、推进行业市场化改革的必要条件。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总工程师余晓晖认为,建立普遍服务补偿机制,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宽带发展难题。

从法治监管角度来说,国内宽带发展遭遇体制之痛,电信法出台刻不容缓。如中国民族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郑毅认为,“目前我国在立法层面上,尚未把网络建设纳入正式监管。电信法迟迟未出台,合同法的效力较之行政处罚更大。通常主张行政行为不干预民事关系,监管部门强行干预可能面临违法风险。这使得监管部门无法发挥很大作为。”《电信法》缺位造成的监管真空地带,长此以往不利于信息经济的发展,及时补位才能更好地解决顶层设计。

宽带提速降费不能一蹴而就,惟有找准原因才能对症下药,只有提速创新破除沉珂,才能赢得市场,最终真正赢得用户的心。

关键词:宽带中国 电信业 宽带接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