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
首页  >  宽带  >  企业快讯

从登陆港股到“一带一路”长飞:中国之“光”再出发

2016-03-08  来源:湖北日报  作者:

图为:长飞公司外景

图为:长飞公司光缆车间

图为:长飞缅甸工厂

图为: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庄丹

从产能过剩到产能不足,2015年的中国光纤光缆行业经历了量的飞越。国家持续推进“4G建设”、“宽带中国”以及“互联网 ”,多项政策引导下,可以预见,中国光纤光缆行业的消费市场还在扩容。

成立于1988年的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从事光纤光缆业务的企业之一,产能规模多年位居全国第一。

光纤与激光,在30年前就已成为奠定中国光谷发源的“火种”。

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不断引发着产业变革,形成新的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和经济增长点。中国正在改变全球光纤光缆产业格局,而长飞正在谋求成为全球行业领袖。

2014年12月,长飞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成为内地首家在港上市的该领域企业。长飞公司总裁庄丹说,赴港上市是长飞迈进国际资本市场的第一步,也是公司进入全新发展阶段的一个里程碑。

随后,长飞“出海”,以“一带一路”为核心加速海外布局,一年内相继在缅甸、印尼、南非成立了3家海外合资公司,从事光纤光缆的制造、销售及相关业务。经过近30年发展,长飞光纤光缆产品已行销全球,建立海外办事处22个。

据了解,中国是全球光纤光缆需求大国。2015年,中国光纤光缆市场需求持续旺盛,市场总需求达到2亿芯公里,在全球占比超过55%。目前我国固网宽带普及率已超过全球平均水平,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差距,尚未达成宽带中国战略的发展路线指标,中国农村和西部地区通信发展水平还非常低。而在非洲、东南亚等海外区域,光通信水平仍然落后,未来的建设需求增长潜力巨大。

这是长飞的机遇,也是新一轮创业的开始。

古老的丝绸之路,将中国、罗马以及地中海地区紧密联系在一起。如今,“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头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广大腹地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巨大。建设“一带一路”,可进一步增强中国与这些沿线国家的战略伙伴关系,同时带来更多更好的机会,可持续性地参与多国的国家发展计划。而这也成为长飞海外战略的核心路线图——通过打造联通欧亚非三个大陆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光纤光缆战略,形成一个海上、陆地的光通信产业闭环。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印尼:长飞建起当地第一家光纤企业

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首倡之地,印尼有着自身独特的地理优势。响应“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印尼有着自身的现实需求。

印尼是全球第四大人口国,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运输高度依赖海运,但基础设施发展长期滞后,电信产业发展相对缓慢,互联网用户和宽带普及率较低。对此,印尼政府推出了国家宽带计划,大幅推动互联网和宽带发展。

2015年1月19日,长飞光纤与印尼PT Monas Permata Persada有限公司(下称“PT Monas”)在武汉签署合资成立光纤制造公司的合作协议。新成立的光纤制造公司成为印尼第一家光纤企业,该公司将整合双方优势资源,立足印尼,辐射周边国家和区域,有望成为印尼乃至东盟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光纤供应商。

这是长飞在海外第一个光纤合资项目,也是长飞上市后的第一个海外动作。长飞与PT Monas间的强强联合,标志着长飞国际化、全球化战略步伐进一步加快。

印尼哈比比研究中心经济学家奥马尔指出:“600年前郑和七下西洋的传奇之旅带动了中印尼两国经贸文化的交往;600年后的今天,伴随着两国海洋战略的对接,两国关系更加紧密融合的前景令人期待。”

布局缅甸:就地年产100万芯公里光缆

2015年3月,长飞与缅甸亚达纳邦光缆有限公司合作,在缅甸曼德勒省眉缪市新设成立合资公司,投资建设年产100万芯公里光缆项目。“缅甸通信业发展太快了。2013年左右我们去的时候,缅甸的手机SIM卡100美元一张,不能收发短信,只能接打电话。去年缅甸变化就很大了,收发短信没问题了,然后发现很多地方有wifi了,SIM卡迅速便宜到了几美元一张。”庄丹说。

庄丹介绍,现在缅甸城市街头到处可以看到卖手机的店,中国的华为、TCL手机广告遍布城市街头,缅甸的电信运营商也由一家独大,增加到4家,甚至小的运营商也开始发号,或租或建运营网络,有点类似于中国上世纪90年代的情形。

长飞表示,每个国家的情况各有不同,公司正在谋划因地制宜,建立完整的产业链条:如果当地光缆薄弱,长飞就发展光缆;如果光纤薄弱,就发展光纤。长飞设想通过扩大海外的光纤和光缆这个“塔基”,最终来保证上游预制棒这个“塔尖”的销售,从而延伸产业链,实现全产业链销售。

挺进南非:进军非洲桥头堡

2015年12月,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在南非成立控股子公司——长飞光纤非洲控股有限公司,同时将在当地设立保税仓库,储存长飞公司本部生产的光缆产品销往其他非洲国家。

据悉,长飞南非总部位于约翰内斯堡,初期设计光缆生产能力为100万芯公里/年,预计2016年第四季度投入运营。

随着南非和非洲互联网宽带用户不断增长,给电信行业提供了相当大的发展空间。在这些区域的投资将会为长飞公司提供良好的本地化生产平台。

南非是非洲第二大经济体,拥有较完善的金融及法律体系,政治环境稳定,去年,南非政府大力推动国家宽带战略计划。长飞将立足南非,辐射整个非洲,力争成为非洲最具影响力的光缆供应商。

据了解,作为全球第一的预制棒供应商和全球第二的光纤光缆供应商,长飞公司赴港上市后,频频出手海外市场。此次是继缅甸光缆和印尼光纤项目后,长飞今年第三个海外投资项目。

南非安全问题研究所执行理事、非洲未来与创新部主任雅克布斯卡·西利亚斯曾公开表示,中国提议的“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将惠及南非。目前,南非基础设施落后、电力供应短缺、存在广阔的发展空间,而中国在这些方面具备世界一流的经验和技术,南非实现工业化的经验完全来源于中国。

截至2014年,南非已连续5年成为中国在非洲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连续6年成为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出口市场和最大的进口来源地。

辐射中亚及东北亚:长飞落子兰州铁岭

2015年7月8日,继在潜江大手笔动建长飞科技园后,长飞再度释放扩产信号。一个占地200亩的长飞光纤光缆生产基地落子甘肃兰州新区,主要生产通信光纤、光缆等相关产品。

据悉,长飞兰州项目将分3期建设,周期1年。该基地除年产200万芯公里光纤光缆生产项目外,还包括数据中心、光器件生产等项目,打造辐射西北地区的光纤光缆生产基地,大大缩短西北邻国的订单交货期,并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力争将产品打入中亚市场。该基地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处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中联点的兰州,区位优势明显。东中部省区把兰州看作跨越西部民族省区的头一镇,而西部民族省区则把兰州看成进内地第一站,兰州交融了东西两部的地域风格,亦是欧亚大陆桥的必经之地。

去年11月9日,另一个光纤光缆生产基地落子沈阳铁岭,年产能为200万芯公里。该基地对国内辐射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等地,对国外可以辐射俄罗斯(远东地区)、蒙古东部、朝鲜、韩国和日本。该基地将充分利用区位优势,完善长飞光缆生产基地的战略布局,使得长飞在北方市场上赢得主动权,大大缩短与邻国的交货期,是东北亚市场的重要支点。

冲刺“十三五”:长飞剑指纤、缆、棒三项全球冠军

经过28年发展,长飞生产的光纤光缆已远销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客户遍及电信运营商、广电、电力、铁路、医疗等多个领域,是全球产品最齐全、产能最大的光纤光缆企业,也是全球光纤光缆行业营销中心、制造中心。

多年来,长飞的预制棒、光纤和光缆产销量稳居全国第一。2015年,长飞销售的光纤光缆可绕地球3000多圈,预制棒和光纤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光缆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二。

迎着全国两会的东风,站在“十三五”开局,长飞将如何开创新的未来?

当前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长飞作为国内行业老大,如何应对?

庄丹: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制造业面临严峻挑战的大环境下,2015年长飞实现了销售规模和利润的逆势增长,二者同比增长率都在20%左右。

我认为原因大致有三点:一是充分认识到市场只认第一的竞争规则,只有第一才能在竞争中获得主动,才能赢得更多的机会。二是坚持再创新和自主创新,我们自主研发新的预制棒工艺已经规模化生产,长飞已经掌握全球三大主流预制棒制备工艺。除技术创新外,我们还突破固有思维,与全球500强企业、世界领先的预制棒供应商日本信越化学工业株式会社合作,打破了国外企业在预制棒高科技制备技术方面的垄断优势。三是全面实施国际化,贯彻落实国家“一带一路” 政策,瞄准“一带一路”的国家和地区。

“十三五”期间,我国光纤光缆将会呈现怎样的趋势?

庄丹:“十三五”对光纤光缆行业和长飞来说,应该是可遇不可求的黄金机遇期。我们预计未来5年中国和全球的光纤光缆需求将在高位持续平稳增长,中国市场需求将持续保持在2亿芯公里以上,全球市场需求超过4亿芯公里。“城镇化”、“信息化建设”、“宽带中国”、“4G建设”、“互联网 ”等国家战略的继续实施,运营商仍会持续的规模建设和完善4G网络,深度覆盖光纤到户建设。湖北也正在积极推进全光网城市和智慧城市建设。

而在中国广大的农村区域,以及国外的非洲、东南亚等很多地区,通信水平仍很落后,通信网络建设的投资潜力巨大,光纤光缆需求增长空间巨大。此外,全社会对信息服务的需求正爆炸式增长,物联网、5G等技术逐步成熟,迫切需要一张更高带宽、更稳定的光纤通信网络。

长飞的“十三五”将如何规划?

庄丹:我们“十三五”的目标是实现光纤、光缆、预制棒三大主体业务产销量全球第一,同时加快转型升级,拓展海缆、特种光纤光缆等高端产品,发展网络技术等服务领域,不断升级产品和解决方案。在智能制造领域,长飞入围工信部2015年46个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名单,成为中国光纤光缆行业唯一的,也是湖北省唯一的试点示范企业。长飞将在国家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企业平台的基础上,提升生产制造智能水平,建设智慧工厂,构建一整套光纤光缆行业的智慧工厂解决方案。国际业务方面,在“一带一路”指引下,重点瞄准东南亚、非洲、南美等“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完成国际产能布局和销售覆盖,全面推进国际化。

长飞上市已经有一年多,接下来我们也会通过资本市场进行一些兼并重组,适时整合全球光纤光缆企业,创建全球光纤线缆领域龙头企业,为武汉城市圈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发展贡献力量。

您说上市后长飞将迎来二次创业,您打算如何带领长飞再创业?

庄丹:长飞已开始全产业链布局。上游,长飞的云晶飞全面投产,光纤涂料项目正式立项;预制棒的外包层,我们跟日本信越化学工业株式会社已经做了一个合资公司。再往上,我们做了一些关键的原材料如四氯化硅(潜江)、四氯化锗(武汉)的布局。下一步我们要进入光纤拉丝涂料领域。

往下游,长飞组建了深圳长飞智连公司,进入综合布线领域,因为目前数据中心布线的国内高端市场都是被进口品牌垄断,毛利率在40%以上。在大数据时代,这个需求量会很大。

可以说,长飞基本上是全球光纤光缆行业产业链最长的公司。

“一带一路”战略将给长飞以及中国光纤光缆行业国际化带来哪些机遇?

庄丹:“一带一路”战略将给中国光纤光缆行业国际化带来巨大机遇。当前美国和欧洲市场比较成熟,但相比中国市场还是小。我国很重视“互联网 ”,计划未来三年内投资1.14万亿元。此外,马上就要启动的中国移动光纤光缆集中采购中,光纤的量接近1亿芯公里,中移动一家公司的采购量占全球的 30%,超过目前北美和欧洲总和。可以看出中国政府的决心和力度很大,这利好光纤光缆行业。

当前国际和国内的光纤光缆行业形势如何?相比往年有哪些变化?

庄丹:2015年,中国光纤光缆市场需求持续旺盛,市场总需求达到2亿芯公里,在全球占比超过55%。但是,中国预制棒产能仍然不足,加之对原产于美国和日本的预制棒反倾销成功,进口量下降,国内光纤光缆及相关产品产能不足加剧。

从未来行情看,中国和全球市场仍有很大增长空间。

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光纤光缆企业,长飞被视为已达到行业天花板,公司对此有何应对措施?

庄丹:长飞已经着手布局相关多元化业务。去年来,长飞成立特种产品事业部,强化了非通信领域相关产品的销售;长飞旗下子公司长芯盛发布了FIBBR品牌(菲伯尔),正式进入消费电子线缆领域。另外,还有在海外市场的布局:目前长飞已在印尼成立光纤合资企业,预计今年下半年投产;在缅甸建立的光缆合资企业已投产;南非子公司即将投入建设。同时,长飞还在海外建立了22个办事处,覆盖东南亚、中东、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大部分地区。“一带一路”战略及《中国制造2025》势必会给长飞国际化发展增加更多砝码,长飞也将通过企业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和在行业的示范带头作用,推动中国光纤光缆产业成为全球光纤光缆行业的研发中心、制造中心、营销中心、咨询与服务中心,与国外巨头抗衡。

关键词:长飞 FIBBR 武汉城市圈 光器件 光纤光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