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
首页  >  宽带  >  宽带图片新闻

光网穿行“高原孤岛”

2016-10-14  来源:人民邮电报-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刘金良 摄影:宁风 李瑞伟 孙蓟潍

  雪瓦卡村驻村干部常公德与村妇女主任索朗使用西藏农信网平台。

在西藏,从林芝到墨脱,再从墨脱返回林芝,五日五夜,朝发夕归,前后跋涉2000多公里,沿着光网铺设之路,踏入深藏在崇山峻岭之中的米林县琼林村、波密县雪瓦卡村、墨脱县德兴村3个藏民部落。对于久居城市远离藏区的我来说,这也许是人生旅程中最难以忘怀的一段经历。

“今年收入多了几许,旅游的人少了几个,光网看电视能收到80多个台,在电脑上就能买卖东西无需再往县里跑了,在手机里就能和远方上学的孩子视频对话……”每当喝着醇香的酥油茶与淳朴的门巴族、珞巴族的藏民聊天时,他们都会用自己掌握的那几个汉字,拼接成断断续续的句子,摆着手势带着笑容,努力表达着中国移动光网开通后他们心中那份最淳朴的喜悦,也传达出他们心中那份特简单却最深厚的感谢。

那条路

来到林芝,出入墨脱。

相比于阿里和那曲,林芝的海拔并不高,只有3000米左右,再加上丰富的绿植覆盖,来到这里高原反应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烈,但也难免会有些头疼与头晕,第一天夜里休息时感觉心脏在胸腔外跳动,难以入睡。但这些并不是大问题,经过一夜休整之后,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海拔与气候。

墨脱深藏于雅鲁藏布大峡谷的群峰峻岭中,掩映在雪峰和森林后的茫茫云雾里,发源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北坡的雅鲁藏布江从西向东奔向墨脱后,又一路狂奔,直泻印度。墨脱县城的海拔虽只有千米左右,但进出墨脱的道路真的会让你“时而飞上天,时而钻入地”。根据《西藏公路交通史》的记述,由于墨脱处于喜马拉雅断裂带和墨脱断裂带上,新构造运动活跃,雨水充沛,地势高差大,是世界上最不稳定的地区之一。这种奇特的环境,既创造了无与伦比的奇迹美景,也暗含着诸多大自然的灾害,人力难以抗拒。因此,墨脱公路被公认有6个“最”——地形起伏最大、自然坡降最大、降雨量最大、地震烈度最大、地质灾害最多、地质条件最复杂。

“相信去过墨脱的人,都将终生难忘!”以前,觉得这话挺俗,但此时此刻确实没有更形象的语言来形容这么多天的经历!

清晨6点,天刚蒙蒙亮,越野车就驶出林芝市,随即一头扎进一条石子小道中,黑夜中一路颠簸艰难行进。透过车窗往外看,外面一派寂静,被尘雾笼罩的远山的黑影正缓缓后移,雅鲁藏布江流经此段,江面宽阔平缓,河水正朝着墨脱的方向悄然无息地流去。在那撒满乱石的坡道上,疲惫不堪的汽车和车上昏昏欲睡的人都在承受着无可奈何的折腾,翻越海拔4720米的色季拉山口,驶过充满魅力的鲁朗小镇,越野车带着我们一路翻山越岭,向墨脱前进。

“尽量喝自己的水,不要随意采摘任何水果。”这是在路上听到最多的两句话,“尽量喝自己携带的水”,是因为在墨脱一些遥远与世隔绝的乡村可能还保留着一些古老的“下毒”传统,虽然目前可能已经断了“传承”,但一切还是需要小心谨慎,“不要随意采摘任何水果”,是因为这里是蚂蟥的大本营,谁也不知道蚂蟥会藏在哪里。记得去时路上偶遇军队行进,被临时叫停,当时突然窜出来一匹野马,其身上蚂蟥在肆意蠕动,鲜血横流,令人触目惊心。但在墨脱,即使再小心谨慎,也避免不了毒虫的侵袭,记得离开墨脱时,身上即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红点,多的人有数十个,少的人也有10个左右,奇痒无比,自己浑然不知何时被何种毒虫“光顾”,直到一周后这种奇痒才慢慢缓解。

离开墨脱前,下了整整一夜的雨,临出发时司机大哥还跟我们开玩笑:“保险都买了吗?最好全买齐!”当时还以为是调侃,但从墨脱到波密的途中,才算真正见识到了“飞石破空”的威力。车刚驶出墨脱县城不久,就被公路救护队拦了下来,幸运或者不幸,我们成为被拦住的第一辆车,可以清晰地看到前面的路况,但危险程度也最高。前方,路的左边就是悬崖,底下是奔腾的雅鲁藏布江,散落的石头和沙土占据了路中央的位置,时不时还有些小石子从空中飞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听到“轰隆隆”的声音从空中传来,隔3、5秒钟之后就会见到磨盘大的石头轰然坠落,一阵地动山摇。“都往后跑,别站在这儿。”公路抢险队的大哥带着我们一起撤退,当时离飞石落下的位置只有不到20米。“退!开回去!”当我们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后面已经被运货大车堵得死死的,动弹不得。“雨不停,谁也过不去!只有等!”抢险队的大哥经验十足,可是,雨却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的迹象,抬头看去,云山雾绕,更看不出何时才能放晴……3个小时过去后,正当我们互相调侃“今晚就在这过夜”的时候,雨突然停了。“快,马上上车,铲车一过,就听指挥冲过去……”

清晨离开墨脱,凌晨赶到林芝。无法预测,没有选择,这就是墨脱,这就是那条路!

很难想象。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那些光纤是如何实现了千里跋涉,跨越了崇山峻岭,并最终走进了墨脱最深处。

很难想象。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那些光纤曾被撕裂过多少回,又被重新接续了多少回,并实现了连续畅通。

很难想象。但,光网入藏,已成现实!

那些村

米林县南伊乡琼林村,是西藏人口较少民族珞巴族聚居村,全村有47户人家202余人,凭借独特的自然风光和人文习俗,这里形成了以特色旅游业和特色种养业为农牧民增收创收的主要发展路子。当光纤网络在琼林村大规模进入前,这里村民年收入平均在6万元左右,光纤网开通后,很多村民利用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不断了解致富经验,推广家庭旅馆及土特产等,当地村民的收入不断增加,现在一般都保持在8~9万元。珞巴族村民达玛和拉姆夫妇经营的家庭旅馆在琼林村算是中等规模的,自今年6月接入家庭宽带后,他们利用网络推广实现增收超过1万元。“现在网络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帮助,以前看电视用卫星锅,最多也就是40多个台,如果遇到下雨天气,信号就会受到影响,很不稳定。现在我们家装了20M的宽带,不仅可以收看80多个台的网络电视,还可以通过手机微信等平台宣传家庭旅馆。”达玛介绍,以前游客到他家入住时问的第一句话总是“有没有网络,能不能上网”,游客一听没有网络转身就走。现在好了,游客不仅愿意入住,还用自己的微信、微博等帮他们宣传。中国移动光宽带的开通,实实在在地改变了琼林村藏民的生活,让这里的农牧民群众真切感受到了网络给他们生活带来的便利,并一夜之间改变了琼林村农牧民的营销致富方式。在当地旅游部门指导下,琼林村的村民们充分利用微商、微信等信息交流平台,将家庭旅馆及菠萝蜜、乌饭果、香菇、脆甜、沙果等特色农产品放到互联网上,自此琼林村的家家户户吃上了“旅游饭”。旺姆是琼林村的一户贫困户,几年前丈夫因患癌离世,现在还要供三个孩子上学,生活压力非常大。这一切让琼林村里为数不多的会上网的村民亚嘎看在眼里,作为村里的致富带头人,亚嘎帮助旺姆将她家的龙须草、灵芝、虫草等土特产发布到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上进行推广销售,入住琼林村的游客看到后也帮忙转发推广,如此一来,旺姆家今年实现增收4000余元。如今,虽然琼林村购买的电脑只有两台,但是大家对利用网络致富的追求却一刻都没有停止。

雪瓦卡村位于318国道沿线,为末代波密王旺青顿堆的行宫所在地,村子坐落在群山环抱中,人口较少,全村共计39户203口人。雪瓦卡村自然资源相对比较丰富,特别是松茸、灵芝、天麻等野生林下资源。在采挖季节全村大部分村民会上山寻找,以便补贴家用。通常只有等到有收购特产的商人来村里时,村民手中新鲜的林下资源才能够销售出去。如果没有外地商人前来,手中的林下资源就要等到来年甚至更久才能出售。那时村民手里的土特产品因存放时间较长,有的甚至会生虫变质,导致价格卖不上去,村民的收入就会急剧减少。自从中国移动为这里开通了光纤网络,雪瓦卡村的驻村工作队开始积极组织村民学习使用西藏农信网平台。就在前段时间,有村民开始尝试使用西藏农信网平台发布自己采挖的灵芝、天麻等野生林下资源,有许多路过的游客为了买到货真价实西藏土特产品,通过农信网平台和他们取得联系,直接商谈购买事宜,达成了双赢的交易。今年年初,两名甘肃省农民苏小平和余强强来到雪瓦卡村,承包了150亩土地种植土豆。现在正值收获的季节,产量很大,仓库越来越满。承包户们看到一年的辛苦换来了丰硕的果实,内心充满了喜悦。但同时心中又有很大的隐忧,产量丰硕但如何销售?承包户们一想到这里脸上就挂满了愁容,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苦闷。雪瓦卡村村民在工作时的一句话提醒了承包商。村民说:“我们村的驻村工作队那里开通了西藏农信网,在网上公布销售信息后,有人需要就会来联系。”起初,承包户们还半信半疑,抱着试一下的心理找到雪瓦卡村驻村工作队了解情况。在雪瓦卡村村农信网信息管理员索朗的帮助下,他们在西藏农信网上公布了所种植土豆的品种、产量、大小等基本信息。令他们喜出望外的是,几天后林芝各县区的土豆蔬菜批发商不断有人和他们联系,求购土豆。他们原来满满的库房,现在已经像流水线一样流转起来,再也不用看着满满的收获而忧愁了。“截至目前,通过农信网我们已累计收到90吨的订货单,已送货67吨,收益20余万元。”由于挖掘的产量跟不上订单的要求,现在他们的土豆已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以前在他们的脸上或隐或现的那一丝忧愁,如今已经被由内而外散发的喜悦所代替。

德兴村位于墨脱县南部,地处雅鲁藏布江右岸,隔江与墨脱镇相望,南与背崩乡巴登则村相接,距县城7.8公里。当笔者来到德兴村村民江永红家时,江永红一家正围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她告诉笔者,以前村里只能用卫星锅盖看电视,图像不清晰,锅盖还经常坏,遇到刮风下雨就彻底不能看了。2015年的时候,村里的驻村工作队找到墨脱县移动公司,想在村里给大家装上宽带和机顶盒,这与墨脱移动“不谋而合”,施工过程中,除了给村里开通光纤外,墨脱移动还为德兴村申请了免预存办理宽带魔百和,只要手机能用到一定额度,即可免费安装。“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村里的人都高兴坏了,我第一个签字报名,现在我们家装了宽带,还有网络机顶盒,能看到很多频道,也可以更多了解外边的世界”,江永红笑着说。此时,江永红的手机突然响起,原来是远在外省的女儿发来了微信视频,看着视频里的女儿,江永红兴奋地说,以前小孩在外边上学,想她的时候只能看看照片,担心得很,但也没有办法,现在有了光纤宽带,通过视频随时都可以看到她了,放心得很。据墨脱移动阿旺经理介绍,墨脱县城已在2015年实现县城宽带全覆盖,德兴乡政府、达木乡政府、背崩乡政府、墨脱镇政府、亚东村、墨脱村、德兴村、背崩村等现在也完成了宽带覆盖。

那个人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在门巴族青年阿旺看来,这十二年就是一个轮回,是他所在的素有“高原孤岛”之称的墨脱县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和农牧民群众生产生活水平随信息技术发展不断改变的十二年,他的“菩提”在于秉承“移动改变生活”理念,以强有力的通信保障与服务,让“孤岛”与世界相连。

犹记得2004年,墨脱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孤岛”,没有任何一条公路与这里相连。

记得那时,西藏移动发出“公路不通通信先通”号召,开始筹备墨脱县首个移动通信基站建设,刚参加工作不久的阿旺随即报名加入了墨脱县首个移动通信的建设。

记得那时,重达4吨多的首批通信设备采取人扛马驮的原始方式,开始了“蚂蚁搬大象”的庞大工程。阿旺和所有队员一道,左手扶峭壁,右手牵骡马,还得背上数十斤的设备,在蜿蜒曲折的大山里穿梭。经过长达两个月的艰苦奋斗,中国移动墨脱第一站于2004年8月1日下午19时46分顺利开通!

记得那时,墨脱县的手机和TD座机,都需要阿旺带着员工从波密县翻雪山运回来,有一次突然遭遇雪崩,他们在艰难地从雪堆里跑出来后,顾不上喘气,将冻僵的双手伸进雪堆里继续扒找被大雪冲得七零八落的手机盒子。

记得那时,每次都需要徒步穿越四个日出日落,才能将设备从波密县运回到墨脱县。而到达墨脱的第一件事,就是甩落身上的蚂蟥,但留在身上的那一个个的血孔却让人不忍直视。

记得那是2006年9月,墨脱县背崩乡基站开通,并于2007年6月完成基站扩容。记得那是2007年9月29日,墨脱县直放站开通。记得那是2008年11月21日,墨脱县52K基站开通。记得那是2009年3月15日,墨脱县实现“乡乡通移动电话”。记得那是2011年10月17日,墨脱县2号基站开通……

如今,中国移动的光纤网络已经实现了县和镇100%覆盖,行政村90%覆盖,“高原孤岛”的农牧民亲身体验到了更为便捷的通信和信息服务给他们生产生活带来的巨变。

当问到阿旺这些年走过哪些村子时,他平静地说:“46个村我们的员工大部分都进去过,我们奋斗完乡乡通,下一个目标就是村村通,让每个村都能用上移动电话。”

如今,阿旺背着手机和移动座机下乡村依然是家常便饭,在没有通路的地方,他还是需要背着重达50斤左右座机、手机、干粮,一天走七八个小时才能到达那些目的地。经常等他忙完了才发现脚和腿上被蚂蟥咬得直流鲜血,已经染红了鞋子和裤管。“没有办法,由于从墨脱县城到各乡村都是山路,我们在去各乡村维护基站和村通营销活动时,必须翻过大山,走过无数的独木桥和吊桥,甚至经常面临悬崖塌方,大雪雪崩……”

十二年来的艰辛和苦涩或许只有阿旺和他的员工才最真实地体会过,但看到生活在墨脱县这块“高原孤岛”的农牧民群众们,也通过手机和移动通信的便捷享用着先进的农牧业技术信息,同步感受着全世界的发展变化,改善着他们的生产和生活习惯,瞬间就会觉得移动人——阿旺很美,美过雪域高原的格桑花,美过世界之巅的珠穆朗玛……

关键词:农信网 光网 墨脱县 微商 高原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