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联网
首页  >  物联网  >  车联网  >  车联网要闻

容大智造CEO王祖光:为造电动汽车,薛蛮子等人一夜帮我凑了800万欧元

2017-05-24  来源:亿欧  作者:周到

薛蛮子、李开复、徐小平、蔡文胜、杨向阳、曾鸣……这些令人耳熟能详的投资人大佬将在5月26日同时出现在一家名为“容大智造”的造车平台的发布会上,为该公司站脚助威。

坦率来讲,看到了如此庞大的投资人阵容后我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就算是造车新势力中最能“搞事情”的蔚来和乐视,也从没有在一场发布会上汇集这么多的国内一线投资人为其加油。到底是一家拥有怎样背景的新造车平台,能够获得投资人如此的青睐?而这家企业要发布的,又是怎样一款纯电动汽车呢?

前不久,亿欧汽车与容大智造的CEO王祖光进行了深度交流。在近3个小时的采访中,这位默默无闻的“风云人物”对我描述了他打造新能源汽车过程中的艰难困苦和机缘巧合,以及容大智造对于改变中国汽车产业的愿望和野心。

市场还不成熟的中国,从0到1要远比从1到100容易

“说到为什么会造新能源车,那就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了。”

坐在我对面的王祖光用这句话为他的讲述开了头。从外表上看,这位已经63岁的企业家要显得比绝大多数同龄人都要精力充沛。一件简单的黑色外套搭配着一顶军绿色的帽子,恍惚之间让我有了一种面对崔健的感觉。

而就在崔健发布中国摇滚史上里程碑式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的1989年,王祖光不顾周围人反对,做出了一个堪称“从头再来”的决定:从全球知名的通讯与电子技术研发中心贝尔实验室离职,回到老家浙江杭州创业。当年8月,王祖光和浙江省邮电管理局的下属工厂合资成立了浙江宇通电信有限公司,担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在王祖光选择回国之时,中国的改革开放正处于低潮期。对于到底要不要改革开放,社会中也不乏讨论和争议。但即使这样,王祖光对于中国的未来很有信心:

“当时美国电话渗透率已经达到50%,而在中国仅不到1%。老百姓家装一部电话的费用不仅高达2000元,还得再等上几个月乃至一年的时间。”他回忆道,“在市场还不成熟的中国,从0到1要远比从1到100容易,这在我看来这是巨大的商机。”

事实证明,王祖光的判断是正确的。随着中国电话用户数量的激增,传统的交换机或人工总机已经无法满足用户的需要。而在王祖光的带领下,浙江宇通引进美国技术及时推出了数字环路设备,正好满足了电信网络升级的需求。在1991年,宇通的数字环路设备占据了中国80%的市场份额,王祖光也在同年被推选为中国民营科技企业协会理事与浙江民营科技企业协会副理事长。

从小灵通到变速箱,初涉汽车行业

在浙江宇通的发展过程中,王祖光遇到了在美国房地产市场赚得盆满钵满的薛蛮子和孙正义的合伙人陆弘亮。经过几轮交流和考察后,三人决定将浙江宇通合并成立了Unitech Telecom,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UT斯达康。为应对中国用户日益增长的无线通信需求,这家公司引进了日本开发的无线环路系统,推出了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小灵通。后来,UT斯达康收到了孙正义的1.6亿美元巨额投资,于2000年3月成为了中国首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民营企业。

从左至右:陆弘亮、薛蛮子和王祖光,他们三人被称为UT三剑客

(从左至右:陆弘亮、薛蛮子和王祖光,他们三人被称为UT三剑客)

在随后的2000年底,基于诸多考虑王祖光退出了在UT斯达康职务。他回到美国,出任全球个人通讯系统论坛主席并创立了亚洲文化基金。这几年对于王祖光来说可谓是难得的一段放松时光,他甚至买了两个农庄做起了农场主。

但在这期间,王祖光也在不停地观察产业动态,寻找新的创业机会。他发现,正在飞速成长的中国汽车产业因为变速箱和发动机短板,而落后于外国竞争对手。因此在2006年,“闲不住”的王祖光再次回到中国,并在1年后参与成立了中柴机器有限公司,主营农用车、叉车等非道路用车变速箱的制造与销售。目前这项业务开展的很顺利,中柴机器公司已经成为了小吨位工程机械细分领域的主要供应商。

彼时因为伊拉克战争的缘故,国际油价一度突破了100美元。高企的油价促使欧美国家开始探索利用新的汽车能源模式,一大批新造车企业在2003年后开始涌现。这批中国造车新势力的“前辈”们吸引了王祖光的关注,他希望抢占新能源汽车供应链的行业先机,复制在电信与特种车辆行业的成功。但这一次,市场却没给王祖光机会。

“当时全球大主机厂都没有推出新能源车型,小企业的产品和技术迟迟取得不了进展。”王祖光发现自己的想法有些太过超前了,“就算电机和变速箱做出来了,我们也不知道该卖给谁。”

于是,王祖光决定自己做电动汽车,制造出市场需求。而这个大胆尝试,让他充分意识到了独立造车复杂与艰辛。

汽车行业的水太深,差点收购了特斯拉

起初,王祖光试图通过自主研发电动汽车的三电系统打造电动汽车。经过不懈努力,他的公司完成了电动机以及变速箱的研发,搭建了一辆电动汽车样车的技术基础。与此同时,他还与一家名为“柯本·太平洋”的美国改装车公司进行合作,委托他们完成车辆的外形设计和磨具开发。虽然最终样车做了出来,但是距离量产还有很大距离。王祖光不得不选择放弃,其近600万美元的个人投资也都打了水漂。

“这些学费让我意识到,汽车行业的水太深了。”在他看来,造一辆整车对于资金、技术的要求太高,一家初创企业很难完成。“技术上一定要采用拿来主义,利用外国成熟的电动车技术,结合国内现有的产能来造车。”

因此,王祖光放弃了自主研发整车的想法,开始从自己擅长的资源整合上做文章。他计划买下一家电动汽车企业,在既有的三电系统和底盘上进行开发量产车。为此,他接触了十几家独立造车企业,其中就包括如今大名鼎鼎的特斯拉公司。

“通过朋友介绍,我们在2007年7月与特斯拉时任CEO马丁·艾伯哈德进行了接触,当时该公司的首款车型Roadster还未实现量产。”王祖光回忆道,“但因为其产品距离量产还需大量资金投入,我们最终选择了放弃。”

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王祖光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收购标的,为此他将眼光扩展到了全球。功夫不负有心人,在2014年年中,王祖光终于取得了突破。

几个电话凑够800万欧元,融资全靠老朋友信任

2014年,一家名为SITL-Brandt Motors的法国电动汽车公司因为经营和供应链上存在的问题走入了破产重组程序,而这家公司一款由国际知名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麦格纳公司开发的电动物流车吸引了王祖光的关注。这款车与目前我国市面上常见的由燃油车改装而来的电动物流车不同,是完全针对电动车技术特点和使用场景正向开发出来的,在轻量化、载重辆和经济型方面拥有更大优势。

因为看中了这款车,王祖光决定把这家濒临破产的法国企业买下来。在此之前,他已经在薛蛮子、李开复、徐小平、杨向阳、蔡文胜等10名中国天使会成员的共同投资下,成立了名为“恒源”的电动汽车公司。而如果要收购这家法国车企,王祖光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再凑够750万欧元。

“当时还有两个买家与我们竞争,一个是来自中东的大财团,另一个是由法国车企内部组成的团队。”王祖光对我回忆了当年那场惊心动魄的收购。“基于我们曾经在美国研发电动汽车的经验,法国法庭选择了我们,但前提条件是收购款必须第二天到位。”

从左至右:王祖光、薛蛮子和杨向阳,三人当时正在薛蛮子的生日会上

(从左至右:王祖光、薛蛮子和杨向阳,三人当时正在薛蛮子的生日会上)

法国与中国有六小时时差,消息到达国内已经是半夜。王祖光紧急与薛蛮子、杨向阳联系,两人随后立刻召集了中国天使会的朋友。经过了大家一夜的忙碌,800万欧元终于在规定时限内凑足,王祖光最终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对法国车企的收购,拥有了这辆电动车完整的知识产权。经讨论,王祖光将这辆车命名为“迈乔”(Metro)。

“人生中能有这些朋友,确实是很不容易的事。”回想起那紧张的一夜,王祖光不禁心生感慨。在他看来,恒源提出的拿来主义造车理念之前没有人实践过,很难获得融资。但正是由于诸多投资人朋友基于多年的感情和信任,大家给了他近乎“盲目”的支持,让他完成了自己的造车梦。

拿到了SITL-Brandt Motors的技术与产权后,王祖光开始寻找供应商企业,筹备新车的量产工作。但他发现,自己遇到了一个预先没有想到的“坑”。

用1亿美元搞定供应链,搭建造车平台

在经过一系列调研后王祖光发现,国内供应链企业不愿配合他的企业生产零部件。究其原因,在于供应链企业遭遇了太多不靠谱的新能源汽车公司。

在发展新能源汽车的产业热潮下,电动汽车制造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开来。曾有人戏称:“如果一个城市的开发区中没有新能源汽车企业,那就是招商局长的失职。”而产业繁荣的同时也造成了泥沙俱下,很多新能源汽车企业都拖欠供应商大量尾款,造成整个供应链对于像恒源这样缺乏基础的车企充满了不信任。

“技术可以买,但供应链花钱也买不来。”王祖光意识到,搞定供应链的关键在于建立大家对于恒源的信心。为此,恒源公司在浙江省嵊州市建立了测试场,自己出钱进行车辆乃至关键零部件的试制,并邀请供应商和代工厂来进行参观。王祖光对我坦言,公司此举意在告诉供应商,恒源的汽车是靠谱且能够被生产出来的。而仅仅这些行动就花掉了恒源1亿美元。最终,在看到了恒源的实力后,供应商和代工厂才最终放下心来开始与其合作。

在销售方面,恒源采用了直销的模式,直接与物流企业接触。根据用户需求的不同,车厂可以对续驶里程、货舱容积、外观等元素进行定制化生产。相比较传统物流车,迈乔的零件更少从而维护成本更低,受到了国内快递企业乃至国外公司的关注。目前,该车型已经由两家国内商用车企业代工生产,其订单已经排到了今年年底。

此外,王祖光还希望将自己在产业整合上取得的经验推广开来,为中国汽车产业带来更多积极影响。“我们正在将现有的供应商体系搭建成一个平台,未来欢迎其他有想法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与我们的供应商合作,大家共同造车。”王祖光表示,供应链企业在平台上也可以获得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授信和担保,避免遭遇拖欠货款等问题。

在他看来,这种双赢的合作机制可以让供应商和主机厂处于更加平等的关系,提升双方的经营效率。为此,他将这一造车平台命名为“容大智造”。未来,王祖光将联合投资人朋友、供应链和其他新能源汽车企业,共同实现平台造车,共同挖掘新能源汽车这块新兴市场。

重磅福利!【2017中国互联网新商业峰会】,6月15-16日两天3000人次,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嘉御基金创始人、前阿里巴巴CEO卫哲,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等嘉宾已确认出席,期待你的参与,限量钜惠票等你拿!

本文作者周到,亿欧专栏作者;微信:JulianDamon(添加时请注明“姓名-公司-职务”方便备注);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关键词:王祖光 三电系统 分众传媒 麦格纳 传统物流 物流车 恒源 造车 供应链 薛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