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
首页  >  各地  >  通信广角

老井

2017-06-12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刘晓波

周末回家时没有发现父亲的影子,问了妈妈才知道,今年的天气特别干旱,过完春节几乎就没下过雨,为了浇菜父亲凌晨就到村西头的老井旁排队拉水。

我们正说着话,院外传来拖拉机的声音渐近渐响又嘎然而止。是父亲回来了,穿着一双沾满泥巴雨靴的父亲满面笑容地走进来,说多亏了村西头的这口老井呀,要不今年什么蔬菜水果也吃不上啦。看着疲劳而喜悦的父亲,我心中那些埋怨他不顾身体疼痛而去排队拉水浇园的话也咽在肚子里,没有说出来——就让父亲满足一下他的存在感吧。

我们村是一个只有60来户的小村庄,在我记忆中村西和村东各有一口井,这两口井和村民的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我家住在村东,所以在我们家房后的这口老井给我带来了许多乐趣。井里面是由一块块大石头砌的,井沿和井台是由几条长石条横竖错叠着,井周围没有栏杆,边上有一棵大榕树。大榕树东侧是一条小河,长年潺潺地流着清澈见底的水。那个时候的水质很好没有一丝污染,我们几个小伙伴夏天经常一起拿个玻璃瓶子到河里摸鱼捉虾,玩累了就躺在榕树底下的老井石条上,观赏着玻璃瓶中绿色水草间游来游去的小鱼虾。有时几个孩子一起扒在井口看倒影的世界,小小的井口竟然能装下我们几个的笑脸和大榕树,那时候感觉很神奇。在端午节或是谁家有好吃的时候,我们就拿着儿时所谓的美食,相约一起到井边分享。我们几个都很小不能用水桶打水,大人就给我们用一个瓶子系上长绳顺放到井里打水。喝一口井水,尝一下美食,童年的美食合着井水的味道至今让我记忆犹新,小伙伴们分享美食的情景仿佛就在昨日。 随着季节的变更,井边的故事也越来越精彩。农闲时节大人们在井边洗衣服,孩子们就在井边玩耍,有的男孩子不听话泥巴把身上的衣服弄脏了,就召来母亲的一顿责骂,然后顺便脱下他的衣服一起洗了,而另几个孩子则在旁边一起嘲笑他的光屁股,嘻嘻哈哈地渡过了美好的一天。每天早上父亲都会起早把家里的大水缸挑满水,因为老辈人说清晨的井水很清很甜,所以我经常在早晨睡醒时看见父亲挑水的身影,听到水从水桶中倒入水缸的声音。后来我慢慢长大,就主动提出学挑水。挑水还真是一个技术活累活,第一次学挑水我摇摇晃晃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回家,到家才发现水桶里只剩下小半桶水,而我的肩膀竟被压得红肿,第二天还感到肩膀酸痛,由此体会到父母干农活的不易,暗暗发誓一定好好学习将来鲤鱼跳龙门摆脱农活的劳累。

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那天大舅找人帮忙为我家打了机井。看着清清的井水在我的一下下用力按压下,终于从水管中流出来,想想我们终于可以摆脱挑水的重担,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慢慢地各家各户都自己打井并安装了压井机,但老井依然静静地在那儿分享着人们的喜怒哀乐。

现在村里人口少了,前几年家家户户也安装了自来水,去老井挑水的人也寥寥无几。老井失去了儿时的繁华,井里长满了青苔,大榕树也不见了,低头看看老井依然清澈,几片落叶漂浮在水面上,静静的……我情不自禁偷偷的用井水照一下自己,看着井水象一面镜子倒影着我,摸摸头发,拍拍脸,对着水井挤挤眼,童心未泯,回忆一下儿时的情景。

老井确实为我们村的庄稼和蔬菜做出了很大的功劳。近几年天气干旱,村里后来挖的大口井早已底朝天长满杂草,村民只能靠这口老井来滋润农作物。由于新农村文明创建,村路全部水泥硬化了,老井的井面也重新砌过。井周围装上了好看的栅栏,加上井旁人家院墙上爬满的绿藤以及盛开的蔷薇花,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现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挑水浇菜吃水这件事情,已经成为历史。当年的小伙伴们嫁的嫁娶的娶,只是他们会不会像我一样,还会忆起我们和老井的故事吗?老井,你给我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真想回到童年,想儿时嬉戏的伙伴、想父亲挑水的身影、想母亲的嗔怪、想那贫穷时分享美食的味道,祝愿我的父老乡亲们一切安好。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