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
首页  >  各地  >  通信广角

怀念母亲

2017-06-19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张群

母亲仙逝已经十多年了。时间越长,越加怀念她。

母亲没有上过学,不识字,连她的名字也不会写,是一个本分的北方农村的女人,但是,母亲很善良。

同族本家的三婶,身体状况不是太好,生了孩子后,身体就更加的虚弱,母亲就用自己的母乳,很自然的替三婶喂养她的孩子,直到三婶的身体状况好转。

我的奶奶,也即母亲的婆婆,晚年时可谓百病缠身,每天都要吃好多种的药,生活基本上处于半自理状态,奶奶的一日三餐,都是母亲做好并端到奶奶的床前,有时还要给奶奶慢慢的喂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重复着,母亲从无怨言,也从不攀着家里其它人来伺候奶奶。

那时的我还小,也帮不上什么忙,每每看到母亲,忙里忙外的身影,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长大了,才明白,其实母亲晚年的很多病根,都是年轻时过分的操劳埋下的隐患,以致于刚刚71岁,就去逝了。

母亲不善言语,更多的是用行动,来表达伟大的母爱,温暖着孩子的心田。记得上高中时,我要到离家6里的镇上中学去住宿,一周回家一次。每次回家,母亲都会给我包最愿吃的瓜馅水饺,每次返校,母亲总要送我到村口的大道上,我骑上自行车,不住的回头看,母亲站在村口的高处,不停的挥着手,这样的母子送别场景,一直持续到我参加工作以后。

后来,母亲腿脚不好,走路不方便,我每次出门时,她总还是坚持要送到街口,再后来,由于病痛加重,就只能送到自家的门口了,每每此刻,于我的内心升腾着母爱的感动,于她的眼角早已挂满牵挂的泪水,母亲牵挂着离家外出的我,我牵挂着病中的妈妈。多年以后,这样的回忆,竞成了心中思念母亲的一道爱的风景。

关键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