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
首页  >  各地  >  通信广角

岁月沉香

2017-11-30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王高祥

  我这人恋旧,闲来无事的时候,常常把一些尘封已久的相册和笔记拿出来翻一翻,从小学到高中,从邮校到参加工作,一页页、一张张、一幕幕像放电影似的在脑海里呈现,好像这些是在昨天发生的事。我觉得自己的工作还没干够,事业还要发展,可是一转眼却要离开这为之奋斗了40个春秋的邮电通信岗位而退休了。

  深层的记忆是很难抹去的。国家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我怀着对邮电通信事业的热爱和向往,报考了湖北省邮电学校,一份承载我梦想的入学通知书把我带入了邮电通信这个行当。在新的学校里我开始了色彩斑斓的学生生活,教室里有我琅琅的读书声,操场上有我充满青春活力的身影,校园路上有我和同学在一起嬉笑、追逐、打闹的时光。两年半的学生生活很快就结束了,我和同学们各自奔赴工作岗位,干起了伟大而又神圣的邮电通信工作。

  我刚参加工作时,正是国家改革开放之初,那时候人们从封闭了几十年的禁锢里解放了出来,创业的激情如火山一样爆发,整个社会百废待兴,人民群众对邮电通信的需求如潮水般高涨。当时条件有限,只有县城里才有一台自动交换机(步进制式或是纵横制式),全县乡镇是清一色的摇把式磁石人工交换机,传输方面大多是三路载波机和实线,只有地市州到省会城市才有十二路载波通信。赶上交换机扩容放号,人们要排上几天的长队才能装上电话,打个长途电话通常要等上几个小时,给农村拍个电报一般最少也要两三天对方才能收到,邮电通信落后的瓶颈现象相当严重。

  我在县农话载波室上班,每天骑自行车下乡检修维护农话载波设备是我的工作。有件事情在30多年后的今天我仍然难以忘怀:一天我和师傅下乡巡检,来到一个支局修好了载波机的一个线路盘,回家顺路到另一个乡镇支局例行巡检,该支局的同志告诉我们:“刚才接到电话,你们刚修的载波机又坏了,对方说好像是某个器件没有焊接好,导致接触不良。”器件是我焊接的,师傅听了此话后问我咋回事,我说:“可能是在更换晶体管的时候虚焊了。”师傅斩钉截铁地说:“骑车回去!”当时天色已晚,我说:“打个电话指导那个支局的机务员重新焊接一下不就行了吗?”师傅不容置疑地说:“怎么能这样呢?”就这样,为了重新焊一个接点我们又往返多走了40多里路。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以后我在工作中再也不敢懈怠,总是一丝不苟,对自己严格要求,刻苦练习,后来我还在一次技术比武中获得了一个大奖。

  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初,随着电信技术的发展,程控交换机在我们市(当时已县改市)甚至乡镇里都开始安装使用。有一件事我现在还记忆犹新,我当时负责一个乡镇里的程控交换机改制,需要大量的资金和地方政府、企业的支持。有个乡镇企业听说程控交换机的语音功能可以帮助企业产品做宣传,于是他们找上门来,主动拿出两万元的广告宣传费来资助我们搞程控交换改制。当时我激动不已,特别感谢当地政府和这些企业的鼎力相助,那次程控交换的改制要是没有他们的大力支持,哪能那么快那么顺利地完成?

  现在通信行业更是高速发展,几乎每隔几年就有一代新产品问世。2G、3G、4G,光纤通信、移动互联网,给人们创造了方便快捷的信息新生活。我作为一个在通信战线上工作过多年的老兵,亲历并见证了这一切,深深感到现代信息新生活的许多好处。可如今,我要退休了,要是条件允许的话,我真想再干几年!

  时光荏苒,岁月沉香。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发生很多故事,每一天都洋溢着不同的感动与温暖,这些都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记忆里。闲来无事的时候,回想起来,会感到特别温馨、充实。

关键词:沉香 岁月 载波机 程控交换机 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