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云计算深化智慧城市

2013-04-17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

网络与信息化专家,中国计算机史研究学者 徐祖哲

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听了一天的报告还在这儿坚持。但是主持人刚才你有一个话说错了,我不算是计算机界的元老,待会儿我讲了大家就知道了,真正第一批,刚好今年2013年是中国第一个计算机小组成立开始工作的60周年,那时候我还很小,还在上小学。

本来这个题目比较大但是因为时间比较短,所以我在回顾历史的情况下,智慧城市这个事儿只讲几个例子,关于铁路跟交通。但是举一反三,大家可以理解这几个题目。

我中心意思就是说,智慧城市也好或者说云计算也好,需要一个系统谋略,今天一天咱们企业家和专家们讲了很多云计算的理论、实践和发展,讲得非常好,对我也是深有启发。

但是今天几位领导都讲到,云计算现在的份额还比较小,只占到10%,这就说明我们的工作,特别是提到云服务的理念或者是开拓上,有一定的局限性和不足,这块儿也正是我想和大家一起讨论的内容,我们先回顾一下历史。

这是1955年电子计算机的发明,却给我们开辟一个新的时代,即用机器来减轻人们脑力劳动的时代。闵乃大先生,正好是咱们电信行业的专家,是1936年到德国留学获得博士学位,1948年回国在清华大学电机系任教。

刚才我讲到了1952年秋天,华罗庚先生成立第一个计算机小组,1月3号开始工作,在什么地方呢?就在中科院数学所,后面讲到一共是三个人,1956年随着十二年科学规划和紧急措施的制订,中国计算机的事业正式开拓,这是从科学和产业方面讲。

我们整个的发展这几十年,包括咱们现在云计算从历史的过程来看,都要从问题到数据,从公式到程序,从计算到结果,这是三段的过程,一个概况。如果我们光云计算喊了很多,但是你没有结果,或者说没有来源的数据,等于你的十八般兵器非常好,但是没有用武之地,没有用到关键的地方。

这儿是功勋科学家华罗庚先生邀请闵乃大任第一个计算机小组组长,他的身份是电信网络教授,这个网络指的是四段网络,同时又是著名的数学家,现在我们很荣幸地在一年前找到了闵乃大先生留的国内历史资料有100多件,包括清华大学梅校长给他的聘书,邮电部长第一任朱学范和王诤副部长给他的电信研究所顾问的聘书,还有滕代远聘请闵乃大先生做铁道研究所的电务委员会的委员的聘书等等,都是非常宝贵的历史资料。

中间这枚纪念章,就是1956年闵乃大先生获得的全国先进奖章,下面劳动光荣四个字看不太清楚了,左边是夏培肃院士,就是现在中科院计算所健在的一位最老的院士,右边是王传英,他们三个人是第一个计算机小组的成员。

当时计算机是这样的,这是苏联的箭牌计算机,都高高大大,但是它的功能还不如今天咱们的智能手表。这是唯一一台保存完好的,中国第一个型号的电子管计算机103机,就是酒仙桥738厂制造的,现在全国唯一只在曲阜保留这一台,就是国宝了。

第二个我就转入今天的题目,就是云计算的概念。下边我放了一张照片,今天很多专家都讲了很多云计算的概念,我就不多讲了,上面这张图是什么大家可能知道,这是土楼,我把它比喻成云计算的状况,土楼是一个非常好的建筑,又节省材料又环保又省资源,是一个大家族的平台,而且在土楼中间还有很多公共服务设施,这和咱们云计算的概念正好相同。但是它的不足就是它把自己封闭起来了,和外界的接触比较少,而且土楼都在福建比较偏僻的地方,当前旅游远远比比不上故宫、恭王府、颐和园、北海这些地方,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土楼的概念扩大,要请进来走出去。

概念开路的云计算,这个我就不说了。

现在提到云服务,我们是需要做新的系统建设还是要给企业、给区域做委托服务?这里面就有很多的具体问题提出来。今天大家讲了很多概念以后,我就在想,这是第四届了,前几届我都来了。今天到场的各位还是IT界、电信和互联网络偏多。其他的产业界可能来得很少。第二是在我的印象中,很少有云计算的单位联合企业走出去,跟他们合作来讨论问题,不多。所以这里就有一点,我们比较自我陶醉、自我欣赏、自我发展,这是一个现状。当然这里也有它的一个原因。所以我就说你再谈云物联、云安全、云存储、云服务,不如谈云出版(电子出版)、云发行(快递业和分捡中心)、云二手(二手货流通)、云博弈、云对抗。这个指的什么呢?就是很典型的火车售票,当然也有安全上的。

我们讲了半天私有云和云交互,不如你讲集团云和层次云。一个政府机构、一个区域,一个大集团一直到分销商,我觉得这样的话有可能对外面的应用更能接受。包括咱们现在讲到云游戏、云教育、云会议、云社交,都不如你提出来我们企业是什么呢?

现在有一个情况,30年前中关村的企业搞了STD总线,在参考消息到处登广告,实际上它可以给视频企业、给轻工企业做流水线控制,但是你写STD没有一个老板懂,任何一个大学生也不会跟他老板讲,有一个STD对咱们食品厂很有用,所以你白花广告钱,这就是一个宣传的角度,你自己把它谈得很好,但是你的客户不要求你这个词汇,他要求解决他的问题。所以我的认为你不如说云判断、云最佳、云马鞍(马鞍形)、云选择。我们对内还可以这么谈,对外是不是概念要做一个改变?

比方说云出版、云发行在北京的通州还有其他的好多单位都建了这样的大的分捡区,就是图书流通,一个就是托盘。而且现在进一步到了电子印刷,都可以按照小量印刷,按需印刷,你能不能把这个印刷跟整个流程做在一块儿,如果我们像电信运营商、像好多大的云服务厂家。今天来的思科、戴尔等等,你能不能拿出一个虚拟模型去对咱们现在刚成立的称号很长的,叫《广播电影电视出版管理局》,对他们的专家和领导去介绍,你能不能做到?如果你光谈私有云和公有云。

这儿我跟大家有一个话感觉是什么呢?我经过了几十年的计算机运用。1995年以前我们向所有的领导跟老板讲计算机怎么回事儿,到了1995年以后情况大变,所有的领导包括科长、处长都来向我们讲国外的计算机是怎么回事儿,实际上他没体会,但是所有人都在讲。那么现在的状况是什么呢?我们IT业兵强马壮,很多单位自己的IT部门也是兵强马壮,当然了在云方面、专业技术发展上,它比我们的多数企业还低一个层次,或者低一大截,但是他自己并不那么看。特别是在当前有利益的情况下,我意思就是大家也理解,我不多解释,同样一个项目500万,他情愿给他自己的单位做,哪怕做得差一点能用就行了,他也不愿意把这500万给你,或者甚至你300万元也不见得给你,这个实例我知道有好多,这儿不说了。

所以现在有一个问题是什么,你能不能解决,像他需要就是物联网的物联云,你要有标准、要有特定的器件,你要有一个宏观的思路,才能够切入。否则的话这套系统就是它从日本进口的,我看了以后心里就非常不舒服,因为这套系统1958年哈工大就开始做,而且做得很成功,包括咱们军用的炮弹传输,不比书的传送厉害吗?但是人家向日本进口,你没办法。

所以我就谈到,我们要想指挥自动化或者管理自动化,它的起源在哪儿?真正要说这个起源云,我们大家都用桌面这个词儿,各位知道桌面这个词儿是从哪儿来的吗?为什么叫桌面?根据我的调查,桌面就是从这张图而来的。二战的时候德国人轰炸英国,英国的空军不如德军,但是英国做了七个指挥中心,把雷达的数据用人传过来,由这些女兵在桌子上摆飞机的模型,将军在上面就能看见这个人工屏幕,将军就发号指挥,这就是什么呢?你多少个数据来了不如视觉,这是一个理念,当你在这一个视觉上,将军就一目了然就可以指挥,就多了这个东西英军以少胜多击败了德国,使希特勒放弃了轰炸进攻英国的战略,这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案例。

这张图,这个时代也就是我们指挥自动化和信息化的起源,所以名词就从这个桌面一直过来,后来这个桌子很快被英国人搞成了半开关、亮灯的,慢慢一步步人工到了机电然后到了电子信息,这个理念是从这儿来的,所以我们的每一个理念都有它的道理、它的来源。

同样英国人能想到这个招,在中国我们在对付日军抗战的时候,还是用的烽火台,日军从武汉出发轰炸重庆的时候,大家知道这个阶段。戴笠的特工沿路点稻草。所以为什么重庆,大家都知道,说日本飞机要来了拉警报了预警,预警怎么来呢?中国用的是烽火台,英国人因为他有他的科技水平,他用的是这个。

第三个我要讲,这儿是一个虚拟的词儿,云怀念,就是交错而过的铁道部,大家知道前几天铁道部门口有人在排队照相,铁道部虽然没有了,但是铁道部的问题依然存在,就是我讲的排队云。排队这个问题大家谈了很多,各位可能都知道。铁道部搞了很多年,我是唯一一个在铁路计算机杂志上发表要搞实名制,要用计算机售票的,获准了,当时就拖了好多年才做。

这里面有一个什么问题呢?我们只谈到计算机的问题。这是头两个月在国展铁路展览,我向他们展览的人和他们的头提出来,你这个系统我认为只是一个售票装置,不是售票系统,他说为什么?我说因为你没有理念、没有售票逻辑。就是说你没有判别逻辑,你还是按照传统的人排队来设计的。现在人们只是在机器前排队,所以说你做不了云决断。因此央视春节的时候有一个报道,连续七天半夜去排队,最后还是买不着,我说这叫信息化吗?我们这样的话能叫进入信息社会吗?你有了极好的装置、有很多的功能,但是用的还是做一个打印机和输入,一点智能没有用。

新华社就批铁道部,自己笨怨别人太聪明人,他笨并不是人笨,当然一个是机制,现在铁道部撤销了,他马上就要转入市场化,原来我请他们开多少次座谈会他们是打死也不出来,现在透露一个消息,正在谈铁路售票以后要开放,就像电信的运营支持系统一样,是几十个单位来做,铁道部也要走到这一步。当然今天他们还是不肯出来。

我所谈的这件事儿大家都知道,铁道部说我要建设全国最大的接入网,他这是忽悠全国人民,你花那么多钱提高你的成本,最后大家还是在网上排队。那么我就提出疑问,为什么你系统里面不能有云选择、云决断、云预言、云公告、云加车,就是根据用户需要来加临时列车,为什么不能用旅客乘车历史计分?民航早就有了,这个大家知道。为什么你不能旅客提前预约,我提前半年预约你交费,这个民航也是早就有了,美国人做的系统里面,今天上午也提到了,为什么你不能根据旅客的资信搞秒杀、定时。甚至你可以规定一天内12小时,这个小时我就对这个属相优惠,也就是用多元的方法来售票,就避免你用一个指标,按照一个人工空间、人工位置,这个完全是可以的。现在咱们超市里面有好多办法,用多元化的方式,把你的空间切割,让大家不要依照一个单纯的指标。我这儿讲得很简单,大家可以考虑,如果我们有这样一个系统,大家就认为这个系统是在你身边,非常人性化、非常柔和,你每天就不是在想我不睡觉去占地儿,而是琢磨我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够买到票,这才叫信息系统,信息化第一是有序社会,还有一个是亲近社会,是一种柔性的,而不是强行的冷冰冰的。

这是我们仅存的一台机器,是738厂做的,当年复旦大学用过的,在六十年代。我们现在呼吁要在酒仙桥的738厂请政府和工信部定一个标志,中国第一台计算机的生产地,这个是当年1958年8月1日,第一台计算机调通以后,当时的计算机科学家,当时平均年龄可能比在座的还要年轻,他们这一批人把工作做出来了。做出来以后半年时间,为什么我讲这个话,大家注意半年时间就熟悉了电子管的计算机,当时103还有一台大的104,用的是什么呢?数学方法、代数方程、常微分方程、偏微分方程,后来还有有限元,就是有很多的方法,而当年的铁道部,为什么我说怀念铁道部呢?就是怀念这一批人,当年铁道部就是计算机应用最早的开拓部门。他们买了机器之后做了288种车站分布的情况30分钟完成了,提前了三个月完成施工,当时节约了1000万元,随后又做了很多车站的运算,应该说在当时的铁道部领导是非常创新,优秀的用户,而且他们做的这些成绩拿到社会主义国家去交流,按当时来说都是很高的水平。但是恰好我们很多工作没有传承。

现在各单位的技术设备都先进了,我提出一个看法,技术和设备的提升,并不意味着你的系统能力提升,你可以换设备。电子管变成晶体管变成集成电路,但是你的思想可能还是原来农业时代的思想,技术和设备的进步,不代表系统思想的进步,所以我们现在认为搞智慧城市也好、搞云计算也好,我们要有一个谋略,就是要有更多的社会学的问题、经济学的问题,要把它集合起来,而不是单说我做了东西,就是对领导、技术专家来汇报。所以我们现在谈到云能不能做到城市规划里面,能不能管理城市,最后能不能做到宜居,这三条要结合起来。为什么我们现在老出事儿,做的规划20年就完蛋了,在北京日报公开的,八十年代城镇规划失效了重来,我们很多以前的预测现在都不对了,原因在哪儿呢?他没有用数据。

现在第二条,因为我是作为行业协会的秘书长,我可以说这个话,政府更多的精力花在管理城市商,而没有更多地从居民的角度上考虑宜居。

下面我举一个例子,这是北京的地图,大家知道北京的特点就是横平竖直,而且做成几个环,这个当然是北京的一种文化。现在北京的地铁也克隆了这个数学模型,地上是有形的空间,地下是地铁。这个事儿没有人提过疑问,但是如果我们提出一个疑问,我们看一下维也纳的地铁,国外都是交错的,因为对我们IT业来说,旋转90度、旋转180度都是小菜,所有的程序都有旋转,但是在地下做之前你可以测算选择最佳值,你做完了就没法旋了,100年、200年也不好旋,大家看国外是这么一种交错,这个是维也纳、这个是马德里,大家看都有它的特征。

我们就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北京地下不能有斜边?就是地铁的布局,原因在哪儿呢?就是说你做完这个结构以后,大家发现换乘非常麻烦,城市是一个整体,因为我这几年都被邀请去做轨道交通的智能化讨论,我跟他们提出这个问题,我们当初轨道就是一条线,我叫它筷子运输,现在组网了,可这个网是假网,它叫线轨合一的第二代,这是我给它定义的。到第三代就相当于国外,大家看到刚才那个图。国外轨道是这样,我线路可以跨轨运输,根据最佳的流量流向,这叫第三代。

现在如果我们还是这种方框式的运输体制,最后无法适应多种去向的乘客需要。拿北京来说这边是亦庄,那边是航天城,被政府定为那边是科技中心,这边是工业中心。后来我问他们,请问如果同班同学一位男士在这边、女士在这边,难道他们就不结婚了吗?科学和工业就这么划分吗?我们五十年代工业区跟轻纺区在城市的东边西边,最后造成了女同志抱着孩子上班,男职工分房子,女职工有托儿所,每一件事情都对,但是你这个体系是错误的。

那么现在我说到这个轨道交通跟我们云计算有什么关系?大家请看。北京地铁已经提出来了,地铁今后要加密,地铁网要提升,还要大量投入。有交通专家提出来了,长安街人很多,长安街地铁下面再修一条附线,他以为这是京广线或者说是咱们的宽带,再给它扩展。

我强烈地反对这种构思,这就是叫农业经济搬到现代化社会,底下这张图是维也纳科技博物馆,就是很多个小的南北磁针,这是磁铁,你磁铁过来了它就吸过来了。如果我们建的地铁是两层轨道肯定有流量,因为大家没办法有流量,但是这个流量怎么来的?它方便不方便?它是不是最佳?本来他是想去颐和园的,你非得让他在这儿挤,非得跑到公主坟拐一个直角边过去,不光是乘客增加了时间,对轨道交通是增加了空载的运量,他一天要多跑多少公里,两边都是吃亏,咱们不是讲节能吗?就是这个问题。

现在回到我们云计算,我们云计算能不能够进行测算,根据现在这些人的去向,因为这个数据是有的。网通刚才最后讲有很多数据分割没有拿出来。一个是咱们电信的数据,电信的数据对咱们的网络调控可以直接起作用,但是对这种调控第一是你有卡、第二是你有手机,完全可以提出来,我这儿也是将大家一军,哪个单位能够先宣布我们能解决这个问题,你跟交委、跟北京市发改委、跟工信部可以申报,就是你能不能够测算从天安门开始坐地铁人少,然后有一个最高区下来,所以说这个是指地铁区内,对地铁区外,大批的人坐公交来了,他还有一个曲线再起来。也就是说我认为我们的云计算只有这样采集数据,具有这种数学处理的能力,你才能够在2013年一直到2020年,才具备当年50年代计算机计算火车站的优势,因为现在人家要计算火车站根本不用找你们,人家铁道部研究院那么多个研究所,甚至地方的计算中心都能够算死的数据,而现在这种数据就是云计算的优势,不光能够计算,还能够动态计算,还能够计算春运的时候,还能够计算暑期高峰,还能够计算周六周日。

所以原来对电子地图的讨论我就提出来了,我说你光告诉北京飞机场到天安门有多远,这个数据一点儿用都没有。你必须告诉大家早上五点钟从天安门开车到机场多长时间,早上九点多长时间,星期六晚上多长时间,这才叫电子地图。现在的问题实际上对我们IT业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并不是你拿到简单数据,我们每个数据都要有多元数据,对大家要有这种压力,每件事情都要提到,就是我前面说的你要采集、提出问题要有数据,你要有解决的数学模型,要有公式,然后你要编程,最后要拿到结果,这个结果拿出去是有说服力的。

我们只有具备这样的水平,才能够通过我们的行业组织、才能够经过我们的主管部门,经过人大跟政协,向政府提出来不要在天安门底下再修一条地铁了,修完了是浪费,修完了以后你拿去干别的都不好用,你也不能改成宿舍、不能改成商场,对不对?我们要吸取国外的经验,这条也很重要。

我们出国的时候有一个问题,很多人是看见国外的表象,而对深层的东西不了解,因为你不懂,没有人提出来为什么你们这么设计。大家可以回去查一下欧洲的地铁,这张图还不够,你还要拿地面的网跟底下网来交错,哪怕我们能够分析国外的这个东西,也算我们云计算的成绩,如果有教授的话,也是你硕士跟博士的课题,你就省得抄别人的论文了,这些题目都摆在这儿,而且都是有现实价值的。

我讲到这儿说一下,这是学生出了校门,云计算对整个计算机历史来说,还是年轻的一代,我们要朝气蓬勃、大胆地往前走。咱们部里名称叫工业和信息化部,目前我为什么管云计算叫土楼呢?我们还在IT业这个圈子里转,我们起码说国家号召,这次总理也说了,工业和信息化的融合,我们先把这两个融合起来,然后再对外融合。

IT业肯定是自己有控制,特别是电路的调控,我们整个电信业的优势就是流量流向,这个东西是邮政也好、电信也好都是拿手的。现在运输、物流有很多的问题都源自这个,包括水利,流量也是全世界计算机计算最早出现的课题,就是流体力学最早的课题,这个都是我们非常宝贵的财富,希望大家进一步弘扬,我们下一次再报告的时候,就不光讲概念了,还能讲出很多应用,我们又和哪个部门、和哪个地区、和那个大企业结成了联盟,我们有了云层次、云阶段,最后得到很多的云成果。

谢谢大家。

关键词:智慧城市 云服务 云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