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主持人介绍 嘉宾介绍

陈金桥

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

薛良燕

海南省通信管理局局长

武锁宁

人民邮电报社总编

郝为民

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

李工

陕西电信副总经理

危峰

华为网络产品线副总裁

精彩直击

无标题文档

“宽带中国”

主持人:请简要陈述一下“宽带中国”战略实施的最重要原因。

武锁宁:我认为实施“宽带中国”,首先是“宽带中国”工程,可以从两个层次来认识:第一,它个是巨大的社会工程;第二,它也是一个系统的产业工程。在当前来讲,一个事情要成功,取决内因外因两个方面。内因是趋于共识,就像烧开水已经是90多度了,若再加上一把柴火,这个外因,就可以烧到100度。根据陈司长今天透露的信息,说国家为了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增长,把宽带战略纳入了考虑范围内。听到这个信息后很振奋,我感觉加最后一把柴的机会来了,宽带事业开锅在今年大有希望。

主持人点评:你说最后一把柴火,其实是需求启动的问题,你抓住了事情的要害。

薛良燕:我认为,“宽带中国”战略最重要的是需要各方面找好定位,政府找好政府的定位,企业找企业的定位。比如通信管理局的定位就是战略引领,政策制定,协调各方,环境保障。

李工:陕西省用了不到5年的时间,实施了宽带信息化工程,工作做到有计划有规划。陕西省政府用不到5年的时间让2.8万个行政村通了宽带,每个村建立了信息化示范点, 建立1000个先进村的示范,100个乡镇的示范。由省农业厅负责落实,工信厅共同参与,三家一块做,做到后面感觉中国电信最讲政治,最后70%任务都落到中国电信头上。省政府还拿出了上亿元专项资金,补贴每个村一半的建设资金。 “5个1”工程:一台计算机,一台打印机,一个桌子,一个信息员,还有一个房子,这都是由省政府来补贴的,运营商就是做到宽带到位。培训费用由省市县交给通信业。专项资金工作怎么落实?我想宽带工作在国家层面上光靠工信厅是不够的,包括发改委、工信厅等等都要参与。这可以借鉴以前行之有效的做法。记得,在改革开放时期、通信业大发展时期,就曾有多项优惠政策支持产业发展。当时主管领导有任务,如主管省长、每个市的市长签署责任书,保证在什么时间做好什么事情,并做好监督工作,哪个市完成得不好的就叫过来批评。还有内容应用创新问题,应用是抓手,内容上要有创新等等。通过这些系列工作才能保证战略落实。

主持人点评:山东、江苏、上海和陕西等地推进宽带发展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政企联动是个很不错的做法。

郝为民:实现“宽带中国”,政府的作用十分重要。“宽带中国”战略是国家意志的体现,除了工信部以外,政府各部门要形成合力。建设过程中涉及到的税收优惠政策、资金补贴等等都得政府各职能部门出面,这是关键的关键。从行业角度来说,要做好协调,搞好自律,适度竞争,共同发展。此外,从惠民生的角度来说,效果如何要看惠不惠民生。最后落实到应用,对运营商来说,虽然建设很重要,但是把应用建设好更重要,更不容易。

危峰:我觉得“宽带中国”是一个普遍服务,如何打造一个健康的产业链非常重要。作为普遍服务,就不能简单地按市场经济规律走,所以政府要出台补贴上下游的政策,这样才能保证产业链健康。

主持人:应该怎么保证惠民生?惠民生到底又体现在哪些层面?

郝为民:惠民生往往与老百姓最关心的、天天要碰到的问题相关。对运营商来说,有些标准是最低的,如24小时里给用户回复,这是很负责的。在惠民生方面,用户体验特别重要,最基本的标准不要忘掉。

薛良燕: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惠民生是一个广义的概念,不是简单的个人体验。海南是全国最大的海洋省。最近发生的南海黄岩岛事件众所周知。南海各海岛安全,关系国家主权。如何保障南海上中国渔民、中国部队的通信和信息安全?如何解决南海的通信信息覆盖问题?所以我们正在做“船船通”工程、“岛岛通”工程,但是非常难,希望国家政策能够给予支持。

李工:城市居民申请使用2兆、4兆、8兆宽带价格不是很高。服务确实很重要,中国电信也在不断改进,但服务有成本。在一些地方存在数字鸿沟现象,这确实需要政府来进行补贴。

主持人:政府主管部门把宽带作为重大的民生工程来对待,所以性价比是有一定意义的。

武锁宁:宽带速度问题很复杂,这是由多个层面的因素造成的。第一是用户的感觉。第二国内宽带总体性价比处在一个跳变的关键时期。基于铜,大家已经很努力了,现在全世界都选择跳过这个高度。在这样一个跳变期,基于铜和基于光的成本是有区别的,因为铜是修修补补成本很大。

主持人:通过一些技术、业务、产品创新,可以提升用户的体验。这方面请教一下华为公司。

危峰:在ODM方面,华为推出了IODN。华为在接入方面有大量投入。我们相信整个网络的接入不是一种介质,而且这种介质对带宽的要求越来越高。华为不光在铜线上,在光纤上也有大量的投入,运营商需要任何的接入方式,我们都可以提供至少100兆以上的带宽。

主持人:落实“宽带中国”工程,运营企业有什么难题?

李工:效益是企业核心。建设不是太难的问题,最难的是将来宽带资费怎么管理。希望不要形成恶意竞争。通信业最近20、30年来的变化最大,但最后结果比较惨。应不应该把资费管得更好,保证有益于企业,多方受益,国家政府和企业都受益?

薛良燕:刚才江苏省和山东省都讲了他们的经验,因为这两个省都是发达的省份。宽带中国的推进难度对各个省来说有共性也有特性,要根据不同的地方来制定不同的政策。在建设过程中,中国电信承担了很多职责,在光缆传输,宽带覆盖当中费了很大的劲,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比如说洪水等自然灾害冲断了这些设施,企业再恢复它们成本太高,难度非常大。怎么解决呢?现在不管是整个的传输网络建设,还是最后一公里的建设,都涉及到一个如何让效益最大化的问题。我们目前正在努力推进共建共享,一个天线大家共用,一个传输网络大家共用,这是一种方式。但如果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难题,我有一个建议,三大电信运营商各出一部分股份,建立一个公司,这样才能让效益最大化。

主持人:国家政策支持鼓励建设宽带网络,一方面是为了满足人们的娱乐需要,但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更好服务社会经济生产。但是大量的信息资源掌控在不同的条和块里面,比如医疗系统、教育系统、金融系统……怎样才能打破资源的封锁?各方又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武锁宁:建网就是为了用,内容做出来就要用。要把已经有的主流内容做好,把三网融合的内容共享。网络价值大小,跟社会生产结合程度高度相关。只有生产性服务应用起来之后,信息社会有价值的宽带时代才会到来。所以我很赞成开放信息资源,用起来之后才能利国利民。

郝为民:宽带应用是相当重要的问题。马路建起来了,没有人走就没有价值。属于比特类的东西,就应该在比特上融合。我想这可能是一个互动的事情,把宽带建好了以后,可以创造更好的条件促进方方面面推动融合。宽带要在中国产生真正的效应,肯定得走向融合。

主持人:请每位嘉宾用一句话描述一下“宽带中国”带来的美好前景。

危峰:我这样梦想未来宽带中国:第一,我在随时随地可以通过任何方式接入到网络中;第二,网络的带宽可以随时满足我的需要;第三,我的体验是零等待。概而言之,整个产业上下协同,网络无处不在,超宽带的网络,零等待的体验。

郝为民:希望宽带能够真正利国利民,使各方面都能享受到先进的科技、先进的服务带来的好处。宽带促进国家发展,促进个人发展,这是最重要的。

李工:我希望在“宽带中国”的指导下,中国电信按照“新三者”战略,广泛联合合作厂家,内容应用更加丰富起来。我们也会用开放的心态,用移动互联网的新观念迎接“宽带中国”的到来。

薛良燕:宽带中国,为中国经济腾飞,人民的现代化生活插上翅膀。

武锁宁:用第十届信息港论坛主题来表示:抓住机遇,系统创新;推动转型,走向成功。宽带已经呼吁6、7年了,现在机遇来了,抓住机遇最重要。

 

嘉宾图片

无标题文档

 

主题征集. 嘉宾征集

无标题文档

       CNII《趋势对话》栏目是CNII今年推出的一个高端访谈栏目,它的宗旨是对话一流专家,纵览市场风云,解读发展秘诀,展望未来趋势。 

       CNII是中国通信与信息化第一门户网站,一直关注中国通信与信息化产业的发展。《趋势对话》栏目则是立足于通信与信息化产业,与行业内的著名专家、社会知名学者、企业高层管理者等对话,共同解析行业市场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为中国通信与信息化产业的发展出谋划策。 

       关注CNII,关注《趋势对话》,关注中国通信与信息化产业的发展。欢迎网友将你所关注话题发送给我们,也欢迎专家、学者参与我们的栏目,让我们共同见证中国通信与信息化产业的腾飞! 

 制作团队 执行编辑:贺翠萃 照片拍摄:曹倩 页面助理:宋雯君 联系电话:64891882 编辑信箱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