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管理
首页  >  行管  >  要闻

频谱稀缺引发全球移动业高管吐槽

2013-07-01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素文

CNII 网讯 频谱资源稀缺不是个新问题,但随着移动通信以及由其带动的移动互联网、智能终端等相关产业的“疯涨”,特别是公众对高带宽无线业务需求的阶段式爆发,这个老问题已经成为制约这一最具活力领域进一步发展的最大绊脚石。在近日召开的亚洲移动通信博览会上,频谱匮乏与需求巨大的深刻矛盾引发了全球移动通信业高管的集体吐槽。

GSM协会会长Anne Bouverot女士表示,全球移动连接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特别是在亚洲地区。2017年,亚洲将新增15亿以上的移动连接,届时该地区的LTE连接将是现在的10倍,占到全球LTE连接总量的一半。“我们对移动通信发展的估计总是过于保守,未来数亿移动用户能否获得更好的数据服务,与移动运营商获取的频谱资源有莫大关系,政府和管理机构应该在频谱的分配方面给予更多关注。”

挪威Telenor集团CEO、GSM协会副主席Jon Fredrik Baksaas认为,随着手机的广泛应用,数字鸿沟正在消弭,LTE中FDD与TDD制式的融合发展,使得人们距离“一机在手,走遍全球”的梦想越来越近,而要实现这一梦想,频谱的协调应用是关键。他呼吁:“提供所有可能的频谱给运营商来发展LTE。”

日本软银是最早商用TD-LTE的电信运营商之一。截至2013年5月,该公司TD-LTE用户数已经达到142万,明年这一数据还将继续增长。目前,软银正与其竞争对手KDDI角力,争取获得更多频谱资源。该公司CEO特别顾问 Ted Matsumoto直言:“我们的投资取决于频谱的释放。频谱是人民的资源,政府要负责频谱的高效利用,造福更多人。”他还热邀各界人士参加于今年8月底在东京召开的GTI专题研讨会,探讨TD-LTE在3.5GHz频段的发展。亚洲移动通信博览会上,韩国电信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Suk-Chae Lee、新加坡电信首席技术官 Tay Soo Meng等运营业高管均表达了对频谱问题的关切。

ITU副秘书长赵厚麟带来的信息进一步说明了移动通信发展对频谱需求的迫切性。赵厚麟表示,原本计划于2016年召开的下届世界无线电大会将提前一年于2015年召开,“动因就是移动通信的快速发展与频谱资源的稀缺矛盾日益尖锐”。据了解,WRC会议约每4年召开一次,上次会议是在2012年。一项研究显示,到2020年全球频谱需求将达到1600M~1800M。

随着新经济时代的到来,移动通信及其带动的互联产业以前所未有的活力引爆了新一轮经济社会兴奋点。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如何缓解频谱稀缺与产业发展的矛盾,正成为受关注的议题之一。

扩展新的频谱资源是最有效的办法。因此,每届WRC大会也成为各国捍卫、争取频谱权益的主战场。WRC-12会议上,中国代表团不辱使命,在涉及我国的各议题上均取得了丰硕成果,切实维护了国家权益。据了解,中国已于不久前向ITU提交了到2020年需要1684M频谱的需求。赵厚麟建议中国政府和企业“抓住WRC-15机会争取更多频谱权益。”

然而,频谱毕竟是有限的、不可再生的资源,不可能持续扩展,开发感知无线电等高效频谱利用技术成为必然之选。也正因为此,能够高效利用非对称频率的TD-LTE引发了全球电信运营商的热切关注。据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介绍,相比FDD技术,TDD技术更适用于移动互联网的非对称性业务。“中国移动前期的大规模技术实验测试结果表明,TD-LTE在3∶1持续配比的情况下,小区吞吐量下行与上行比例可以达到5∶1左右,与我们实际网络统计的移动互联网下行、上行比例相当,而FDD这一比例约为1.5∶1。”在中国移动总裁李跃看来,“TD-LTE类似交通‘单行道’,所有国家都需要”。他打比喻说,根据频谱利用方式,对称的FDD就像城市双行道,不对称更高效的TDD像单行道。城市发展初期,双行道流行;土地资源紧缺时,单行道成为必需。“频谱日益稀缺,TD-LTE应该能走到所有国家,而融合发展是方向”。可以说,频谱资源的稀缺也给TD-LTE等高效频谱利用技术带来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专家指出,在频谱资源稀缺矛盾日益突出的同时,也存在频谱资源利用效率低下的问题。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把目光投放到广播电视数字化后,所释放出的700MHz“数字红利”频段被重新利用。GSM协会今年6月发布的《欧洲频谱使用的评估》报告显示,2013年~2023年,除地面电视广播业务外,移动通信、WLAN、民航等各应用的频谱经济价值均呈现增长态势,其中移动通信增幅最大,到2023年其频谱经济价值将达到4770亿欧元,是同期地面电视广播的约20倍。此前,GSM协会一项针对亚太地区的研究显示,700MHz“数字红利”频段应用于移动通信,产生的经济价值是应用于广播业务的十倍。

目前,欧美多数发达国家已明确将700MHz用于移动通信发展,亚洲国家也在紧锣密鼓地部署。2013年5月16日,南亚电信监管委员会(SATRC)宣布联合采用APT 700MHz频段的计划,承诺将加快700MHz频段广播电视的模数转换工作,进而为移动宽带这个高价值应用腾出更多频谱,并从国家层面制定明确时间表。SATRC成员国包括印度、阿富汗、孟加拉国、尼泊尔、巴基斯坦、伊朗等9个南亚国家。此前,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等亚太国家也对700MHz频段计划作出了承诺。

为何全球各国如此热衷频率资源的开发和再利用?因为其中蕴藏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可以说,移动互联时代,频谱就是生产力。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日前作出的一项经济分析显示,预计到2020年中国与无线电频谱相关的产业总产值将达到7.8万亿元,占同期GDP的比例达4.39%。这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据!频谱是稀缺的国家战略资源,但因涉及巨大利益,频谱的分配与应用一直处于“胶着”状态。对我国而言,如何撬动频谱的巨大价值,盘活有限的资源,考验的不仅仅是政府的智慧,更多的是破局的勇气与全局的意识。

关键词:频谱资源 吐槽 高效频谱利用技术 Telenor KD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