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管理
首页  >  行管  >  图片新闻

电信资费改为市场调节价虚拟运营商们能迎来转机吗?

2014-08-26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达涌

刚刚亮相半年的虚拟运营商,平时抱怨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转售批发价较高,让他们很难获得利润空间,起步变得难上加难。

近日,国务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进行了修改,将电信资费由原来的“实行以成本为基础的定价原则”改为实行市场调节价。这意味着电信资费定价正式松绑。电信资费改为市场调节价,对于刚刚涉足此领域的虚拟运营商意味着什么呢?拿到牌照的企业最看重的语音和数据流量批发价会随着这一纸文件而有所改变吗?

现状:移动转售批发价较高

获牌企业之所以一直抱怨转售批发价较高,是针对三大基础运营商各类业务的平均零售价格作为对照的。以中国联通为例,其移动数据流量的批发价格为0.20元/MB,最高批发折扣为7折时,批发价为0.14元/MB,高于其平均零售价。那么,这个平均零售价是如何计算的呢?

以移动数据流量计算为例,移动数据流量平均零售价=手机上网流量收入/手机上网流量;而考虑到当前各家虚拟运营商所提供的流量与语音多数情况下均为全国无漫游式,所以,在长市漫合一的情况下,语音平均零售价=(移动本地电话业务收入移动国内长途电话通话费收入移动漫游通话费收入-国际及港澳台漫游收入)/(移动电话去话通话时长合计-移动国际漫游去话通话时长-移动港澳台漫游去话通话时长)。

按照中国联通批发价阶梯折扣,当转售企业年累计批发收入低于5000万时,移动数据流量批发价高于0.13元/MB(2013年平均零售价)。而中国联通最近推出的自由组合套餐中,移动数据流量最高零售价仅为0.08元/MB(8元100M),也低于转售批发价。明显存在“批零倒挂”现象。

以当前虚拟运营商市场最活跃的蜗牛移动为例,蜗牛移动前段时间推出的199免卡,售价29元,每月可获赠50M流量或50分钟语音(一年期),流量语音可互转。50M流量意味着需要0.14×50=7元的成本价格拿到,一年算下来需要7×12=84元。而蜗牛移动的销售价格却为29元,所以很明显的,蜗牛每售出一张199免卡,按照50M流量计算则需要补贴55元。虽然前期争抢用户作出一定的价格让步可以理解,蜗牛移动下决心做好移动转售业务也得到整个业界一致的认可,但是长此以往,任何一家虚拟运营商在推出结合自身优势业务服务前都难以实现盈利。

对此,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市场经营部主任许立东认为:“2013年运营商制定的批发价和零售价之间存在一定的问题。按照政府的要求,基础运营商批发给虚拟运营商的批发价,必须低于市场在售的最优惠的零售价水平。”

国外:批发价格多非固定不变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同理,以国外以往经验为镜,可以正其路、知发展、明决策。大洋彼岸的美国针对国内的MVNO批发价格有着严格要求,明确规定不得有不合理的歧视条件;以“零售价折扣法”确定批发价格;虚拟运营商批发价格通过谈判确定,价格保密,监管部门不应主动追踪;对MNO垄断性“价格挤压”的裁定较为谨慎。

美国根据《通信法》确定了电信运营商的法定移动转售义务:市场主导业者应将其过剩能量批发给其他新进业者,使后者能够在零售市场与其竞争,而不是透过提高上游市场或产品价格的“价格挤压”(price squeeze)方式,使新进业者无法在零售市场竞争。《通信法》还对实施批发价格上限管制作出了规定:批发价格实行合理的零售价折扣。电信法第251条(b)(1)规定:“所有地区电信业者对于电信服务之转售,不得加以禁止,且不得附加不合理或歧视之条件或限制。”同条(c)(4)规定:“所有既有地区电信业者必须以批发价格提供其他竞争业者,除各州(公用事业)委员会要依据FCC就本条所定之规则而另拟定其他措施外,既有业者不得对于该电信服务之转售加以禁止,且不得附加不合理或歧视之条件或限制。”

再来看看我们的近邻日本。日本对于批发电信市场的管制比较宽松,对于基础运营商MNO和虚拟运营商MVNO的管理主要依靠《电气通信事业法及电波法MVNO指导原则》。日本原则上要求有批发价格,3G数据价格以成本为基础,其他价格自行协商。总务省的指导原则要求以批发价格的方式向MVNO提供资源,但在商业协议和价格管控上不做强制约束;在出现不正当竞争或商业协商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时由总务省出面仲裁和协调。

而在国内大陆之外的香港,香港要求不能对MVNO的话务量和数据流量进行歧视性的处理,批发价格主要通过市场竞争来调节。

由此可见,在国内转售批发价高居不下局面无法打开的前提下,批发价格需要一种灵活的调整机制,或根据市场竞争调节,或由单独机构对其进行监管,问题严重时可以出面协调。

举措:推动转售批发价动态调整机制

目前,基础运营商提供的批发价格水平是在基准价格的基础上进行打折,基准价格往往是套餐内价格,要高于基础运营商的实际零售价格。基础运营商还有各种促销,套餐价与最终零售价不是一回事。因此,尽管目前基础运营商批发价普遍给予基准价6~7折的折扣,但实际上某些业务的批发价与最终零售价的差距并不大,甚至倒挂。

今年5月,工信部曾联合国家发改委发布通告,提出对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电信企业可以自主制定具体资费结构、资费标准和计费方式。毫无疑问,给电信运营商松绑,把电信资费定价权交给市场,将加剧运营商之间的竞争。但从积极的一面来看,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率先在基础运营商中试水,待时机成熟后,不排除将推动虚拟运营商在拿到转售批发价上逐渐实现动态调整机制。

移动互联网时代下,围绕流量经营的创新是转售企业至关重要的市场突破口,也是转售企业的优势所在。流量批发价过高、批发模式不灵活,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阻碍转售企业的创新,不利于转售业务的健康发展。目前,转售业务批发价存在争议的主要原因是在基础运营商自身零售价格下调和区域零售价格差异较大,所以,转售企业和基础运营商之间建立批发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势在必行。

从长远发展的角度看,政府部门应该引导基础运营商以平等、开放、共赢的态度与转售商开展合作。基础运营商从竞争和自身发展考虑,也将随着市场的变化,依据市场规律对批发价格作出调整。同时,目前转售业务刚刚起步,转售企业应将经营重点更多地放在业务创新上,过多纠结于目前批发价格较高的问题也非重点,未来基础运营商针对市场情况进行调整也顺应通信发展潮流。

关键词:虚拟运营商 移动转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