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管理
首页  >  行管  >  行管述评

电信业先行军吹向混改号角 破题之后更待深化

2015-12-30  来源:通信信息报  作者:游寰臻

回顾2015年,国内电信业的发展突出一个“变”字。从三大运营商的人事变动,到工信部开始评估电信虚拟运营商的试点成果,再到国务院发布《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加之此前向民资开放宽带接入市场,以及铁塔公司的成立等,国内的电信业一直围绕着混合所有制改革而“变”。不过,从我国电信业多年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情况来看,其推进速度仍属缓慢,我国电信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可谓“破题易、深化难”,亟待推进顶层设计和配套措施。

电信业混改不断提速

2015年国内电信业可谓进入“多事之秋”。在全面推进国企改革以及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的热潮下,“混改”将电信业推上风口浪尖。2015年9月24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中首次明确了混合所有制改革“负面清单”,其中明确了重要通信基础设施实行国有独资或控股,允许符合条件的非国有企业依法通过特许经营、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参与建设和运营。

然而,回顾国内电信业的发展历程,其在混改上的尝试早已启动。如中国电信2014年的游戏、阅读之类的业务就已经开始混合所有制的试水。中国电信彼时的董事长王晓初表示,中国电信在完全竞争领域欢迎民间资本参与,把双方的优势资源结合到一块,在互联网应用、ICT(信息、通信和技术)、云增值应用等方面,可以通过控股、参股、兼并收购的方式,进一步加大合作。此外,中国移动咪咕公司跨界开咖啡店,还有中国移动与国投集团以及基金管理公司共同出资25.5亿元成立合资公司等。

实际上,以2013年5月工信部出台《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作为起点,2014年7月铁塔公司成立作为标志,以及2014年12月工信部发布了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通告,随后实施了《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试点方案》,电信基础设施建设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取得了重要进展。可以说,我国电信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正不断提速。

“混改”是电信业转型契机

自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国企改革方向、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以来,“混改”在电信业掀起一阵浪潮。

实际上,混合所有制已经被视为电信业转型的契机。近年来,三大运营商过紧日子已经成为另一种“新常态”。在过去,语音和短彩业务是基础电信运营商的“现金牛”收入来源,但平均MOU(每用户通话分钟数)和平均短信发送量从2013年开始出现下滑势头后,这种趋势就一直得不到扭转,尤其是短信业务中用户主动发起的点对点业务下滑幅度巨大,这直接说明了,用户行为模式的转变已经成为不可逆的潮流。因此,从这一角度看,国内电信业改革迫在眉睫。

基础电信运营商植入互联网基因、民资进入电信业,将在国企改革、经济稳增长等多个维度发挥作用。如今,我国工业已步入亟待转型的阶段,国企改革深入开展,民资的进入已是大势所趋,而民资在通信业所产生的“鲶鱼效应”也已成为我国现阶段的经济改革一个软着陆的重要范本。不仅如此,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国企改革的全面推进,以及十三五规划、“互联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顶层设计出炉,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前景看好。

破题易深化难

从我国电信业的发展历程来看,存在“破题易、深化难”问题。究其缘由,主要有:首先,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将优秀的非公资本引进来,与国有资本进行优势互补,当然其底线是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而不是简单地将国有资产分出给非公资本,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无人愿意背负贱卖国有资产之嫌疑而轻易做主;其次,非国有资本投资电信业存在信息安全问题,尤其是对于外资的进入,仍有“玻璃门”,落地困难;再次,有业内人士认为,“受通信行业本身的运行结构和垄断体制的架构限制,通信行业很多基础设施的资源是混在一起的,只提运营可以进行混改,但在设备网络和运营混杂在一起的情况下,通信行业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有限”。

当然,电信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已迫在眉睫。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上升到一个新的阶段,亟需通过“互联网+”、“大众创新”等一系列措施来促进对我国经济结构以及产业的升级换代,而这也使得我国必须加快在电信基础建设和运营业务上的投入和创新。

总之,混合所有制改革成为中国经济新一轮的动力来源已是大势所趋,其将实现国有资本与非公有资本共同释放潜力,也将支撑着我国未来经济的持续发展。

关键词:混改 电信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