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管理
首页  >  行管  >  要闻

农村信息化的问题和出路在哪里?
访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夏俊

2018-02-13  来源:人民邮电报社  作者:罗凯

农村信息化对于服务“三农”、扶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乡村振兴”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多年来,在我国信息通信行业的共同努力下,我国农村信息化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从村通工程的单纯电话接入到电信普遍服务试点的光网进村,从固定电话都是稀罕物到高清电视、农村电商“上山下乡”,广大农民能够有条件与城市居民一样享受高速宽带网络带来的综合信息服务。

那么,在取得成绩的同时,我国农村信息化目前是否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如何才能够在新时代更好地做好农村信息化工作?如何进一步建立完善电信普遍服务长效补偿机制?近日,记者带着相关问题对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信息通信产业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俊教授进行了独家系列专访。夏俊不久前刚完成一个关于我国电信普遍服务政策的研究课题。他认为,过去十几年的农村信息化发展,我国在网络建设层面比较成功,而在农民对网络的具体使用和网络对农村经济社会的影响层面却不尽如人意。主要原因是,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最终用户——农民。他建议下一步应该在政策措施上重点向需求侧转移,真正洞悉农民实际需求,为农民量身打造适合他们的综合信息服务。

记者:您多年研究农村信息化领域,是这方面的资深专家。请您回顾总结一下我国农村信息化的发展历程,对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做一个总体归纳描述。

夏俊:我国农村信息化并不是指某个特定的项目,而是若干项目、行动及其配套政策的综合。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对该命题给予如此高的关注。纵观我国农村信息化发展过程,可以归纳为四个阶段。

一是“村通工程”早期阶段(截至2003年)。在1998年以前,农村电话网络的建设是由当时的邮电部电信总局通过将“村通工程”纳入五年计划实施的。在1998年~2003年期间,随着最初的政企分开,电信运营商由成本中心转化为利润中心,当时主导固话建设的中国电信暂停了“村通工程”的实施。

二是重启“村通工程”(“十五”计划最后两年,即2004年和2005年)。在这个时期,“三农”问题和新农村建设已经在中央政府重点工作中占据突出地位。当时的信息产业部重新启动了电话“村通工程”,当时仅强调电话服务的社区接入(即实现全国95%的行政村接通至少两条电话主线)。

三是“农村信息化”概念的正式提出(“十一五”规划,即2006年~2010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发布了“2006~2020年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互联网接入和“综合信息服务”被确定为农村信息化目标,从而首次同时将“ICT接入”和“ICT应用”纳入一个通称为“宽带到乡,电话到村,信息到户”的全国性行动中。尽管如此,“综合信息服务”提供的具体模式仍然有待探索,这时的“农村信息化”与其说是一个具体项目,不如说还只是一个概念。

四是宽带“农村信息化”(“十二五”规划以后,自2011年以来)。宽带互联网渗透率和扩大接入带宽开始被纳入农村信息化概念。相应地,政策导语也升级为“宽带到村,信息到户”。2013年的“宽带中国”战略就有专门的部分进一步细化农村信息化行动的目标和路线图。

我们通过调研发现,目前农村信息化通常只是在建设或技术层面比较成功,而在信息质量、服务质量以及更高层面的信息化应用目标上常常遭遇困境。换言之,我国目前主要是在农村信息化生态系统中的供给侧(即“ICT接入”层面,例如电话和互联网接入)取得一定的成功,在产生社会经济效益方面尚存在巨大的提升空间。

记者:正如您所指出的,国家和企业投了那么多资金在农村建设宽带网络,但是,现在网建好了,实际接入情况却并不理想。您认为怎样才能让广大农民真正用好网络,解决好“用”的问题,让网络真正造福广大农村?

夏俊:这些问题既是突出的政策实践问题,又是重要的理论研究命题。中国的农村信息化区别于当今世界其他任何国家,其涉及范围之广、推动力度之大是十分罕见的。如果将“ICT接入”和“ICT应用”整合到单一的全国性行动,将是我国电信普遍服务进程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我们通过研究发现,我国农村信息化政策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农村信息化生态系统中一个重要的行动主体或角色,即作为最终受益方的实际使用者——农民。以农村信息服务站为例,一些地区拥有省政府和地方政府出资建设的信息服务站,经常看到的是在一间屋子里摆放几台到十几台数量不等的旧电脑,多数维护不当和使用率不高,有的电脑设备根本不能正常运行。

为了促进需求拉动效应,就需要具体的政策工具。例如,向农民提供有针对性的培训计划,以帮助农民获得较好的使用体验,使他们从“不会”到“会”,从“要我用网”到“我要用网”。概括地说,就是使政策措施向需求侧转移。

那么,如何向需求侧转移呢?以目前较成熟的“全国益农综合服务平台”(益农社)为例,还有不少值得改进的地方。该平台实际上是基于“农村信息服务站”的创新和升级,目标是建成省市县三级公共服务平台,将第三方服务商(银行、保险、担保、教育培训、婚丧嫁娶、医疗、物流、石油和律师等)和政府服务资源(12356农业信息服务平台、农技推广体系、农业专家与远程视频诊断、农业知识库、乡村云平台、农业类技术和行业协会以及科研机构等)进行整合。下一步,“益农社”必须加强与农村社区的各类参与者(农民、农业企业、经营合作组织、新经营体、村委会和基层农技人员等)的日常联系,建立直接信息交流机制,在信息服务需求者与供给者之间搭起一座桥梁,利用互联网、电话呼叫中心、视频点播等媒介让各类参与者形成互动,以解决农民在生产、商务和政务等方面遇到的各种实际问题。“益农社”平台除了应该具有管理和服务功能,还应该具有派生的调研功能,即调研人员、调研对象、调研渠道和调研工具。主管机构应该充分利用该功能,发现平台参与者在ICT理念、知识和技能等方面所存在的短板,动态地开发具有针对性的培训项目,突出现场体验式培训方法,充分利用当今社交媒体所提供的便利,使培训工作贴近需求者。在下一步的农村信息化工作中,用户培训计划必须明确地纳入农村信息化整体政策中,要做到有目标、有方案、有资源支持、有负责部门和人员,重实效、轻形式。

关键词:农村信息化 村通工程 农村电话 农村社区 我国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