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息产业网>> ICP联盟>> 人物故事

周鸿祎江湖10年:颠覆已有商业思维

2009-10-19 13:41:57 星期一 新世纪周刊

“流氓软件之父”是周鸿祎引以为耻的恶名,他意识到,要替自己正名,首先要颠覆自己曾经的一些商业思维

在中国互联网界,周鸿祎是最复杂、最有趣、最另类的人物之一,好像走到哪里都能弄出点动静,都要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并且,时不时的,他总是在某些时候就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10年前,他先是以工程师的技术身份创业,推出了中国第一款中文网址,后来却因为应对竞争对手的原因使软件难以卸载,而被冠以“流氓软件”之名,周鸿祎随之成了“流氓软件之父”;再后来,周又以创业者的身份出现,而此时他的主业,已经变成了“流氓软件杀手”,他推出的杀毒软件—360安全卫士,以杀尽天下流氓软件为己任。

除了“流氓软件之父”,这些年周鸿祎身上陆续被贴上了不少标签:机会主义者,投机分子,搅局者??如果用这些名词给他的网络10年定性,周显然不同意。因为他所从事的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没有盖棺,何来定论?

正如那句老话:性格决定命运。周鸿祎承认自己身上优缺点都太明显,“比较正经,嫉恶如仇,能勇于改正、自我调整”,但当年“缺点也比较大,性急、好斗,有时候会有一些不理智的言行。”这种个性,在传统商业社会里面是基本吃不开的,但在互联网界则无需太多顾虑。那个简单、开放、有风险投资的世界里,鲜明的个性某些时候可以成为通行证。

但周鸿祎显然不是仅靠个性一路走到现在的。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折腾、总是强调成功靠运气的他,最崇拜因创造了Apple而“改变了世界”的乔布斯,最讨厌模仿别人,最喜欢颠覆,“颠覆商业规则,颠覆产品技术,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创新者。”

这种颠覆,或许可以成为周鸿祎网络10年的一个微小注脚,也是他得以立足互联网江湖的重要砝码。

“江湖”10年

对于中国互联网界来说,1998年是个重要的年份。就在那年,创办搜狐网站的张朝阳拿到了他的第一笔风险投资;网易免费邮箱系统及163.net域名被网易创始人丁磊卖出了119万元;北京凯宾斯基饭店,四通利方与华渊宣布合并,定名新浪,创办者王志东的感觉“像是在举行婚礼一般”。这些基于那个叫做INTNET的虚拟世界缔造的传奇故事,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感叹的素材,渐渐被无限放大。

那年的10月,28岁的周鸿祎从方正集团辞职,创建了3721公司。此前,他是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系统工程系的硕士,先后在方正集团任研发中心副主任、事业部总经理等职务。

在周鸿祎的回忆中,方正三年的工作经验是他“学习、积累项目管理经验的阶段,为日后的创业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而这些经验,在他的创业热情被国内日益高涨的互联网火花点燃时,给了他莫大的帮助,成了他“技术创业”的底牌。

因为有一个“让中国人能用自己的母语上网”的理想,周鸿祎推出了3721“网络实名”的前身—中文网址,开创了中文上网服务。用户无需记忆复杂的域名,直接在浏览器地址栏中输入中文名字,就能打开相关网页,找到想要的信息。

只是,在别人动辄就能融资上千万的当时,3721开始却一分钱也融不到。周鸿祎记得,那时许多公司都在模仿美国网站B2B和B2C的商业模式,而3721则继续延续自己简单的商业模式,埋头开发“网络实名”这一个产品。公司渐渐面临断粮的危险,他决定争取风险资本的支持,但因为没有“海归”标志,也没有拷贝美国的商业模式,很多风险资本都避3721而去。

终于,在坚持和努力下,1999年6月,IDG VC(国际数据集团风险投资基金)决定向3721投资,给了几十万美元的种子资金。经历过最初的生存考验后,3721在短短几年中迅速窜红。2002年10月,与微软达成战略合作,后又与雅虎中国和美国VeriSign结成战略合作伙伴。2002年4月,互联网寒冬未尽,融资环境一片萧条,3721获得了日本第一大风投JAFCO 1000万美元的融资。

分析3721的成功因素,周鸿祎总结就两个字:专注。“公司成立以来,我们专注于一个产品—那就是网络实名。因为专注,所以我们能把一个事情做好,这也就是3721能被国内外重量级合作伙伴所看好的原因。”

2003年,3721被雅虎收购。2004年3月,周鸿祎出任雅虎中国区总裁。这段经历一直让后来的周耿耿于怀。他说,为了打败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百度把3721低价卖给了雅虎“至少是一个10亿美元的教训”,在雅虎中国期间,虽然身份是职业经理人,但骨子里他从来都把自己当成创业者。这种心态令他带领团队在市场中杀杀杀,终使雅虎在中国的业务在2004、2005年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搜索超过谷歌,邮箱超过新浪位居第二,即时通信进入第一梯队。

2005年8月,周鸿祎任职期满离开雅虎中国,以投资合伙人的身份加盟了IDG VC。其后,周陆续投资了奇虎、迅雷、火石、Discuz!、迅游、酷狗等项目,这些项目目前在安全、下载、论坛搭建、网游加速、在线音乐播放等领域已经成为数一数二的品牌。

当初,因为看好搜索和社区结合的潜力,周先后为奇虎引入了来自红杉资本、鼎晖、IDG、Matrix、高原资本、红点等总共约5000万美金的投资。但现在,奇虎公司最明星、最被看好的产品,则是当初因为“赌气”而推出的360安全卫士。

洗刷污点

“只关注了竞争对手,关注了输赢,而忽略了用户的感受,这是3721最大的污点”,周鸿祎告诉《新世纪周刊》,正是为了纠正当年因为经验不足、急于求成犯的错,才有了他后来在反思下推出完全免费的安全软件—360安全卫士的动作。

360诞生的2006年,用周鸿祎的话说,中国的流氓软件“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流氓软件主导了当时的互联网。上至大的门户,下到一些个人工作室、个人小公司,大家不再比谁的功能做得好,谁的信用度多,不是了,比谁的流氓软件多。”

因为早年的3721事件,很多人都认为流氓软件这种模式是周鸿祎发明的,那年他得到了很多互联网公司的推崇。但周鸿祎说这种推崇对于自己是一种侮辱。在做专门杀流氓软件的360这件事情上,他坦承自己的动机就出自这种被侮辱的感觉。作为投资人,他不希望自己投资的公司做流氓软件,但是不做流氓软件的话,在当时的市场上就很吃亏,他想让大家“都不干流氓软件,大家在一个起跑线上”。流氓软件形成气候之后,引来骂声一片。但是大多数的人不知道究竟应该去骂谁,因为很多流氓软件都打着周鸿祎弟子的旗号,所以他成了众矢之的。“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我还在这个行业里混,我不能顶着这样一个名头。我要起来,做一个软件免费,把这些流氓软件干掉。”

恰是这个有点赌气性质的决定,给了360活下来的空间。周鸿祎身边的投资商、员工、合作伙伴没有一个人看好这件“没有商业动机的事”,因为动了流氓软件业的奶酪,他当时还收到了无数说情、恐吓、谈条件的电话,但他为投资扫平道路、为自己正名的心意已决,开弓没有回头箭。只不过这支箭能射多远,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因为“流氓软件势力也很强大”。

胜利是在周鸿祎毫无准备情况下到来的。伴随着360的出现,反流氓软件迅速成为一场公共事件,以插件为主的流氓软件开始快速消亡。从那以后,周鸿祎把这款免费软件当成了长期的事业。他把360定位于更高层次的安全服务平台:除了流氓软件之外,市面上层出不穷的木马、钓鱼网站也成为它查杀的对象。他告诉《新世纪周刊》,360一直到今天也没有探索出商业模式,但他坚信一个软件,如果每个人都在用,大家都很喜欢,总是能找到一个商业机会。

江湖夜雨十年灯。这个第一个把互联网称作“江湖”的男人,在这个风起云涌、恩怨沉浮的名利场中,最想成为的是那个桀骜不驯的令狐冲:任你多少蜚短流长,我自潇洒飘然远行。

但就像令狐冲也有格外在意的人一样,周鸿祎坦言自己现在最在乎的是用户感受。他说360的胜利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它不是360的胜利,而是整个网民的胜利”,这场胜利,也无意中给了他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从那以后让我从不自觉地去做到现在非常自觉去做,永远把用户利益摆在第一位”。因为他现在在推的360免费模式,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庞大的用户群,“你有一个巨大的用户群之后,你踏进用户的成本几乎为零。”而庞大用户群能否产生,关键点恰恰在于你的平台能够给用户提供足够满意的使用体验。

免费是大势所趋

2009年9月15日,360安全卫士推出了完全基于互联网的面向个人的杀毒产品—“云查杀引擎”。

周鸿祎毫不否认这对传统杀毒厂商是一记更大的重拳。他说当初360和卡巴斯基合作推免费杀毒时,他几乎和所有主流杀毒软件厂商都谈过免费问题。“但他们认为我的想法比较疯狂,认为免费等于革他们的命。”而今,就在一些当初怕极免费的杀毒厂商开始掉头跟进免费策略时,360又抢先一步,夺得“云查杀”的先机。

周鸿祎说,传统杀毒软件会把电脑拖得很慢,根本原因就是杀毒引擎存在先天缺陷,无论扫描还是监控,都会把特征库写进内存,如果不升级特征库就杀不了病毒,而升级特征库又会消耗掉很多资源。

“‘云查杀引擎’将使安全软件彻底告别‘特征库升级’的时代,彻底改变安全行业被木马行业牵着鼻子走的现状。”

据相关测评结果显示:在同样的软硬件环境下,360“云查杀引擎”比普通杀毒引擎的平均扫描速度快了10倍以上。快速扫描一次仅用十几秒,全盘扫描6万多个文件也仅用37秒,内存占用小于杀毒软件的1/5。

“‘云查杀引擎’就是要做颠覆者,这对安全行业发展的走向,长远来说是件好事。”周说。

在颠覆网络安全行业走向的同时,周鸿祎也对整个行业的商业模式做了一次彻底的颠覆。他宣布,360要将免费进行到底,将免费向所有软件开发商提供云查杀SDK,而此类服务此前在安全行业都是不折不扣的收费项目。

毫无疑问,这将意味着云安全中心巨额运营成本。关于360的经营状况,周鸿祎用这样的言辞挡回了记者的追问:“我们先要把基础服务做好,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才有资格建立收入模式。我们的经营状况不错,但现在我不想透露公司的盈利状况。”

在他看来,360推行的这种“免费”模式,是平台业务市场和增值业务市场的结合。平台是免费的,增值是收费的。这方面马化腾的QQ和史玉柱的《征途》都是绝佳的例子。

“如果这个服务每个人都需要,就一定要免费。比如大家搜索、看新闻,包括玩游戏。但增值服务一定不是所有人都要用的。比如你在游戏里免费玩,我穷一点,可以在里面打工,慢慢的磨时间,有的人富有,直接上来就买一把剑就可以在里面笑傲江湖了。但不是每个人都需要买剑,所以卖剑就可以成为一个增值服务。增值服务一定不要追求覆盖所有的用户,现在比如360安全,杀毒、防护,这个肯定都是要用的,因为没有这个功能就不安全,这个服务我就必须免费。但是我可能会推出一个增值服务,比如这个数据放在U盘中害怕丢,电脑会坏,我可以提供一个安全的存储,你把东西加密放到我这儿之后,我来替你来保管。这个服务不是所有人都用,1%的人用,我就可以卖钱。因为我卖钱不会得罪大多数人,会有人愿意为它付费。”

“这种模式一定要建立一个巨大的用户基数之上。比如我只有10个客户,肯定不行,但是我有3亿客户呢?3亿客户的1%是300万,如果你这个服务又做得很便宜,一个月付5块钱,比如QQ的蓝钻、绿钻,这些就是增值服务。”

周鸿祎还强调,除了增值服务,“免费”模式带来的品牌效应也不可小觑。他告诉《新世纪周刊》,他曾向张朝阳夸搜狐的搜狗输入法挺好,张说不挣钱。“但是你想想,搜狗通过一个软件每年花钱让大家去用,它给搜狐建立了一个品牌。张朝阳如果拿同样的钱去打广告,效果远远不如做一个好的产品。这就是品牌的价值,包括以后在后续营销中进入良性循环。QQ的财报为什么很好?因为它只挣钱,不花钱。花钱就是招聘员工,弄服务器,基本上没有营销成本,但是中国很多的传统企业中,营销成本占了多少?”

雄心勃勃的360要走的,正是这样一条路。至于走不走得成,周鸿祎说,还是得靠运气。

相关文章

更多>>论坛精华

更多>>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