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家视点

王志勤庾志成:中国电信技术告别“3S”尴尬

2008-09-2814:47来源:新浪科技

9月27日14:00,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王志勤、通信信息研究所副总工庾志成做客新浪聊中国3G历程。

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准电信研究院将于2008年10月15-16日在北京南粤苑宾馆举办“3G在中国”2008全球高层论坛,新浪为独家门户支持。这也是工业和信息化部成立后、3G在中国启动后召开的第一个大型高层论坛。

嘉宾简介:

王志勤,现任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电信研究院通信标准研究所的副所长,长期在移动通信领域方面进行开拓性的研究和实践,在GSM、GPRS和UMTS科研标准方面有深入的研究。主持并负责了多项移动通信行业和企业标准的制订工作。在第三代移动通信领域,曾担任第三代技术评估组核心组成员及信产部第三代技术试验专家组成员。

目前她作为中国通信标准协会无线技术委员会的副主席,主要负责GSM/GPRS系统,以及UMTS的核心网络标准。该同志曾先后获得国家技术进步二等奖1个,信息产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4个,三等奖2个。

庾志成,电信研究院通信信息研究所副总工,新技术新业务研究部主任,高级工程师,毕业于韩国高丽大学工学院电波工程系移动通信专业,工学硕士。主要研究领域:第三代移动通信系统、CDMA技术、个域网(WPAN)、宽带无线接入等技术、移动通信业务以及相关政策市场研究等。

历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信息所移动通信研究部主任,新技术新业务研究部主任,所副总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硕士生导师。在此期间完成大量的移动与互联网领域的新技术、新业务的研究项目,多个项目获得信息产业部科学技术进步奖及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科学技术进步奖。

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我们今天非常高兴地请来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王志勤,以及信息研究所副总工庾志成,两位将和大家探讨中国3G历程。

我们的第一个问题是TD-SCDMA和EV-DO和WCDMA都将相继上马,中国3G也将浮出水面,我们想请王所长回忆一下中国从1G、2G到3G的发展。

王志勤:最开始第一代模拟移动通信是1987年开始的,主要是TACS,其实主要是爱立信和摩托罗拉两个主要厂家的设备。而且这两个产品非常独立,采用的协议也非常不同。很快在95年开始我们国家引入了CDMA技术,当时我们国家通信企业整个起步比较晚,所以在2G起步阶段,其实是没有移动通信的产品。但是在移动通信整个网络建设中有很明显的圈地效应的,谁先占了市场就是谁的。所以,有这个原因,所以我们国家很多电信厂家一直到2G发展的很后期,才逐渐从建边际网逐渐向城市发展,像中兴华为这些企业在这个过程中都逐渐占有越来越高的市场份额。

主持人:在1G时代是由哪些厂商主导的?

王志勤:国内其实没有厂商。

主持人:到了2G时期,中兴华为已经崭露头角?

王志勤:对,应该说我们国家整个企业起步从研发标准起步,跟国际基本是同步的,所以产品也应该和国际有基本相当的,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从目前的系统产品已经进入国际第一梯队,而且以此为基础面向未来无线技术发展,其实从技术标准、产品、服务能力一直在不断提高。相对来说系统设备厂家已经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了。其实相比我们国家的移动终端产业是比较弱的。前几年一度也占有很高的市场份额,但是国际出口的量其实是比较少的。而且直接是以咱们的品牌出口比较少的,可能有比较多的是代工。近几年可能由于国外企业调整了策略以后,包括其他一些因素,终端企业的发展目前有一些困难。

主持人:从技术标准来说,从1G到3G有没有什么变化?

王志勤:当然1G咱们没有参与过标准,在2G的时候,一些大企业已经参与到2G的标准,其实2G的标准目前一直还在国际上延续地做,国内也一直有很好的参与。3G大家都比较清楚,作为TD—CDMA在标准方面的一个突破,另外在WCDMA和CDMA2000上,我们也有很多对国际标准的贡献。未来,我们感觉整个形势和实力是在进一步提升的。

主持人:刚才我们讲了一些数据上的事情,我个人听说过一个很生动的故事,但是我没有听完。可能倒退十年以前,我们在国际学术领域召开一些会议,有一个“3S”的称谓,这个3S是怎么说的呢?

王志勤:我个人感觉也不是学术领域,好象是特指我们国家一些代表参加国际标准的会议的时候,3S是Silence、Smile、Sleep的缩写。我觉得可能实力上比较欠缺,准备不够,所以大部分都是听会,不会主动发言,可能有的没准就打磕睡了,但是看起来可能面带微笑在那儿坐着比较多一些。但是我想这种状况改观也比较大,目前在无线通讯方面,很多领域都有所突破。像ITO等这些标准化组织里面,也很多的企业,也包括研究院都在里面担任主席或者是组长的职务。这几个组织,我们国家每年提交的文稿数大概超过一千篇。

好象中国ITU的基本是数一数二,但是其他的领域,我觉得还是有差距的。

主持人:这个“3S”是咱们的自嘲,还是国外给我们戴的帽子?

庾志成:我觉得这个是自己意识到的。当初咱们对国际组织参与的力度不够,可能是受到自身能力和水平的一些限制。所以近些年来咱们越来越多地融入国际的各种活动中,自身水平也得到不断的提升。其他的很多组织都越来越多地表现,刚才ITU,还有3GPP,我们国家都派代表去做。逐渐在发挥中国的大国应该发挥得作用。

主持人:我们很高兴,这只是一段笑谈的的历史了。在运营上面,我们除了6亿手机用户的数字,还有哪些值得夸耀的?

王志勤:因为,我觉得是这样的,可能我们国家整个运营整体市场来看,其实可能没有达到一个特别充分的竞争。所以,整体的运营环境还是比较良好的,对运营商自身来说是比较良好的。但是国内的运营商也感觉到危机,处在转型中。对运营商来说我感觉是一种综合的竞争力。可能取决于他的市场能力,他的技术能力,他的产业协调能力和其他的很多其他产业的沟通等等方面。所以,对我来说,我可能更多地是侧重在技术方面,所以,我们可能跟研究院方面接触得多一些。从技术创新角度,我们国家移动通讯网络是全球最复杂的网络,因为厂家负责多,是多厂家多制式的网络,所以对运营也带来很多的困难。运营过程中,在网络加强,网规,方面还是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别是很多的技术人员,也是积极参加国际标准方面,每年提交文稿也很多。而且这几个运营商也非常主动对专利申请,这些创新技术和业务开发方面。虽然转型的过程非常困难,但是我觉得也还是朝这个方向去努力。包括联通、移动通信,你们可以看近几年国际的一些科技获奖,运营商的一些大型项目非常多。所以他们在一些支撑系统,业务管理平台方面都获得国家的一些大奖。从技术角度他们还是有一些自己的独到之处。但是确实是综合实力和基础技术的研究,不一定功力有那么深,还需要加强。

主持人:我这儿有一个数据,去年在中国申请专利的数量,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等几大运营商加起来还不如日本NTT DoCoMo的中国一家分公司申请的专利数多。我们讲运营商走出去,中国移动走出去一步了,走到巴基斯坦。我们看看国外的同行是怎么做的?典型的代表,比如西班牙电信,沃达丰他们做到什么阶段了?

庾志成: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刚才主持人说了一个问题,就是咱们做的一个比较,咱们的研发投入相对少一些,王所长也说了,和过去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个成绩是值得肯定的。我们拿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相比和NTT DoCoMo相比还是选对了比较对象。咱们举个例子,4G的标准,在运营商层面,在4G标准上能投入这么大的力度,就他们一家。像你说的西班牙电信他们也是投入得很多的。

在走出去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这么看。咱们也是分横向纵向两个方面说,纵向来看咱们国内的这些移动运营企业,这些年有了很大的进展,包括取得了很多我们值得自豪的成绩,但是并不是说他就真正大家了国际知名的企业,不能说和他们就完全实力相当了。很多的层面,包括内部管理,我们和他们有很大的差距,这些企业还是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国内的企业学习的。如果把咱们国内的企业拿到国际同样的平台上的企业竞争的话,我们不一定能占到多大的优势。

但是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肯定不会说我实力还不够就不往出走了,如果走出去,和国际国内市场相配合,对很多方面都是对自身有帮助的,包括对规则的理解。一般来说,一个企业如果走出去的话,走出去的目的有以下几个,第一个是扩大规模,增加新的收入来源。国内的竞争已经很激烈了,利润可能是已经到一个很低的水平了,国际的竞争可能比国内差一些,或者我们在国际市场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切入点,可以扩大我们的规模,加大自己的用户基础。

第二个,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因为最后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和国际化的推进,很多的企业会走出去。反过来我们看一些发达国家,美国,欧洲,他们的很多电信企业都是随着其他的行业,他们走出去的时候,比如石油,商务公司,为他们也走出去,为国内的企业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所以,他们最初走到国际可能也是出于这么一个目的,也是为自己的客户提供全程的服务的一个手段吧。

第三个目的或者是好处,可以学习更好的手段和经验,反过来可以促进国内的市场。可以从国际的其他同行学到很多先进的经验和技术,和经营理念,反过来可以运用到国内的市场上,增强自身的水平和实力,可以促进自己的发展。

综合来说,我们说因为有这几个目的,国内的企业有一个自身的状况,所以走出去可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能说我在国内发展很好了,我就应该怎么样,不是的,还要看他内在的东西,需要有步骤的计划。

主持人:看来我们是在有步骤,有条不紊地推进。但是我们发现中国周边的市场已经在被蚕食,比如东南亚、印巴、朝鲜这些地区,有哪些已经被外资占领了,中国企业还有哪些机会?

庾志成:很多周边的企业都在扩展,并不是说他们扩展了这个市场,我们就一定要怎么样,我们要找好自己的机会,找好切入点。我们和东盟的合作也在深入,我们每年都会和东盟搞一个活动,和他们进行交流,各个层面全方位的交流很密切了。这个也是为了我们企业在向东盟一些国家扩展奠定一定的基础。还有一个大湄公河的一个项目,也是和这些地区的国家和企业合作,这个也是我们走出去的一种方式。实际上很多的行动都在积极准备和运作中。并没有说因为国内的这些事情,我们就停止了走出去,实际上一直在运作。

主持人:我们三家运营商都已经在部署3G了,但是3G的牌照还没有实施发放,估计明年的3G将是一个怎样的格局?

王志勤:我简单说一下我个人的观点。我感觉实际上可能大家也觉得这三个技术和相应的缘由,我们这几家运营企业的结合,应该一定程度上考虑了平衡市场的作用和效率。但是我强调的一点是,移动通信有一个网络建设的特殊性,因为移动通信建设网络需要一个比较长时间的周期,通常是九个月到一年都应该是比较快的速度。而且网络建设以后还也一个优化和稳定的时间。如果在明年这个时间点来看的话,从这个时间点判断的话,实际上移动通信网络建设的特点来看,在非常短的时期内是很难看出明显的效果。而且每个运营商都有一个2G网络,其实2G的市场和网络在近期的支撑作用还是非常明显的。但是以后两到三年内可能3G对整个市场的格局作用就逐渐显现。

网友:同样都是3G的通信标准,为什么中国在世界上绝无仅有地建设三张3G网络?比如美国顶多是两张3G就已经打得很热闹了,澳大利亚也关闭了CDMA网络。这么多的牌照究竟能给中国的3G发展带来如何改观?

王志勤:现有他肯定是2G网络上继续发展,另外中国独立提出的TD-SCDMA技术产业,肯定是希望在国内发展很好之后才走向世界,所以应该给他机会在中国发展。所以,这样就有三种技术标准。这个也不是很多的3G网络建设的问题,我们经过重组之后,每个运营商都有一张2G的网络,根据其他欧洲3G网络的发展来看,很多的2G基础上经营3G,就相对容易,可以在相对短的时间内获得成功。也就是实际建设3G网络的时候,可以初期阶段做一些热点覆盖,在一些高速业务需求的地方是3G网络,然后通过漫游和切换和2G之间有一个很好的操作。其实初期的建网成本并不高,所以现行牌照的组合和建设的步骤来看,我们觉得也是一个坚持科学发展观,比较科学的部署。

庾志成:你说其他国家没有的,这个不是准确。比如韩国以前是以CDMA为主,后来建了WCDMA,他还建了TD实验网,他自己的WiMAX也在建。日本也是WCDMA、CDMA、WCDMA。美国也是CDMA和WCDMA。咱们国家是有一个特殊的优势是TD,所以要大力发展TD。

主持人:您刚才提的三个国家都提到WCDMA,您分析一下WiMAX在中国的发展,将来有没有一些转机?

王志勤:我个人感觉在国内已经在3.5GHz无线接入技术有少量部署,从全球来看产业规模比较小,未来看也不会成为很大的产业。可能大家更多关注的是16E这个技术,这个技术其实也在去年进入到3G行列里来了。但是我们总体来看,也是是美国和台湾,他们都有运营商,当时也是发牌照,也建大规模的类似于蜂窝的组网在做,但是现在看起来没有很成功的案例。从我个人感觉,整个16e作为一个蜂窝系统,多厂家的供货环境还没有建立,产业链的成熟性还是有一些问题的。所以,我们应该现在在全球也没有看到一个很成功的案例在做。所以,我感觉中国一般会在技术和产业进行非常全面的成熟之后才会考虑使用。

庾志成:因为当初在推WiMAX的时候,也是3G发展的最初阶段。那时候对WCDMA和CDMA的技术能力可能都不很满意,所以当时WiMAX一提的话,他们就觉得到了速度的提升。当后来LTE出来之后实际上和WiMAX技术相比,WiMAX基本上没有什么优势了。随着HSPA的推出,已经满足了人们对数据的希望。

主持人:现在WiMAX有的时候和LTE,实际上16e对应的技术应该是HSPA,跟着LTE对应的应该是16m。

王志勤:从性能和概念上应该是差不多的,实际上WiMAX是有一些调整的。原来我们觉得两个阵营是竞争上去的。

庾志成:他们一直在博弈。从产业的成熟度和产业的实力里说,和WiMAX差不多的。

主持人:浙江一位网友问,说TD发展到20多万用户了,能不能给他一个出生证明呢?

庾志成:这个涉及到牌照问题,因为咱们是WCDMA的成员,按照国际上的惯例,还是要遵守,政府对不同的技术要保持中立的态度,所以三张牌照要一起来发放的,要是先发任何一个3G牌照是不符合国际惯例的。

主持人:您觉得是什么时候该给他发身份证的时候呢?

庾志成:这个也没有一个很正式的说法,我觉得应该是快了。

主持人:我们也总感觉时间的迫近。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持续关注我们中国电信的栏目都知道,中国的三个电信都会转向LTE的,LTE时代,在用户层面来感觉,可以得到什么层面的体验,是不是一部手机可以全球漫游?

王志勤:我理解随着UMB的技术逐渐有了共识,也没有太多运营支持。LTE可能在新一代移动技术中占据绝对的优势可能是比较明显的。但是是否LTE能一统天下现在判断还比较早。从标准来说16m标准也在积极推进,16m指标和LTE的指标是差不多的。我们原来预计16m比LTE更高,但是现在并没有更高。可能16m的人比较务实一些,我觉得目前比较完全肯定。可能要实现全球漫游的目标的话,现在还是通过多频段,多模式终端来实现全球漫游的。其实现在很多国家实施的技术路径,他所部署的技术和整个时间点可能差异很大。比如说,我也听说现在有一些发达国家,比如欧洲可能GSM已经到期了,所以他不扩容了,可能过一段时间都上WCDMA了,可能在一些非洲和发展中国家刚开始建GSM。所以他以后WCDMA不一定建,就发展LTE,所以每个地区技术要求是不一样的。

现在全球移动通信大的制造企业,应该都在积极开发LTE的产品,所以从他的产业实力来看也是最强的,包括国内和国际的企业都在这里头。从我们国家来看,我们比较侧重是积极在推TDLTE的产品,现在运营商组建的叫NGMN的组织,也在组建LTE也在做测试,他也是通过测试推进整个产品开发。包括中兴华为都有这个产品,他是根据NGMN提供的一个规范在测试。TTD我们也规划了时间表,过么也有一个相应的工作组在推进TDLTE的测试。

主持人:LTE的标准制订现在到了一个什么程度了呢?

王志勤:基本结束了,但是按照正式时间表,因为他现在属于R8的标准,按照R8的标准是到今年年底。

主持人:您预计中国的LTE第一个实验网会在什么时候建立呢?爱立信和华为都说09年。

王志勤:从某些运营商的需求来看大约是2010年底开始规模的TD-LTE实验。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EV-DO马上要走到我们现实中来了,请庾总最介绍一下EV-DO的基本技术特性。前一阵我得到一个消息,说中国电信给EV-DO指定的要求是每个用户速率要达到1.2兆以上,其实大家都很期待,中国电信会把EV-DO建设成一个什么样子?

庾志成:EV-DO现在的2A版本下行速率应该是3.1兆上行应该是1.8兆。要是在国外已经商用的EV—DO,基本每个用户峰值速率是500Kbps左右,到500Kbps的话就可以支持很多种多媒体业务了,非常流畅了。像韩国的SK电讯,他是第一个出EV-DO的。他推出很多的视频业务,包括视频点播,包括在线电影、短片,还有自己上传的小的视频文件,这些业务非常多。

他是1.25MHz,使用的频段比较少,HSPA和EV-DO两个技术有很多是差不多的。

主持人:就中国的环境,将来HSPA和EV-DO产品,单纯从技术角度哪个更好一些?

庾志成:应该是差不多。

主持人:中国电信EV-DO将来会怎么走,A版本之后会怎么走?

庾志成:我看很多的EV-DO运营商他们都现在下一步向LTE靠近。

主持人:EV-DO在中国的生命周期有多长?

庾志成:一般的一种技术生命周期可能是十年以上,我不是说LTE一上这个EV-DO就全撤了。

王志勤:就是说,如果上LTE的话,也是在热点区域覆盖,就像现有的2G和3G的关系,会在一段时间并存发展。

庾志成:比如咱们的3G已经从01年开始推CDMA,现在全球移动用户增长最快的,最多的技术还是GSM和CDMA。

主持人:所以我们说TD和CDMA的生命周期会延续很长时间,TD还是有充足的时间发展和充足自己。各位网友,今天的聊天到此结束,也非常感谢两位专家的精采解读。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