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3G终携千亿投资逼近:外资电信设备时代远去

2009-01-0710:17来源:环球企业家

后来居上

3G终携千亿投资逼近,但外资电信设备一统江山的时代也正在远去

一身白衣的型男邓超潇洒地在全国黄金时段的电视广告里炫耀着他的新手机号码,“它不只是手机号,还是上网账号,走到哪用它都能上网????宽带还能漫游????这就是天翼,你也可以拥有,189值得期待。”

广告就差没有直接喊出那个名字:3G。多年来沦为鸡肋的CDMA网络终于在中国电信手中发力。189实则为3G号段,一旦牌照发放,即可平滑过渡到3G标准。在189“抢跑”之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也正紧锣密鼓推出各自的新号段—三大运营商各就各位,中国民众无限接近3G手机时代。

乐观者预测,3G牌照在2009年1月份将顺利发放,这将打响3G投资竞赛的发令枪—未来3年中国在3G无线网络方面投资人民币2500亿元。其中,仅在设备方面的投资将达到1000亿人民币。

2009年全球电信设备供应商将面临诸多挑战,一方面,一度给销售带来提振的发达国家第三代移动通信(3G)网络扩建工程基本结束。另一方面,面对全球经济危机,网络运营商们纷纷削减成本。因此,中国这个世界第一大手机用户市场迟来的3G投资对电信设备商而言无异于雪中送炭。

摩托罗拉、朗讯科技、北电网络和爱立信等外资电信设备生产商长期以来一直在中国的电信设备市场居主导地位。而中国对他们来说也是举足轻重—摩托罗拉公司2005年近20%的无线基础设施收入来自中国市场,朗讯科技和北电网络这项收入中来自中国市场的比例分别为12%和9%。

但随着TD-SCDMA、CDMA和WCDMA三大3G网络招标的进行,中国电信市场的受益者却有可能丧失这一市场的优势地位,取代者正是在2G时代的局外人—以华为中兴通讯为代表的本土电信设备运营商。

权杖更迭

2008年11月15日,中国自主研发的TD-SCDMA终端设备第二轮招标揭晓,TD的缔造者大唐电信不出意外拿到40%的份额。中兴华为、中国普天共享近50%的份额。外资电信设备商中诺基亚西门子获得7.5%,而爱立信仅获得4.5%。爱立信大中华区总裁马志鸿表示,他对仅获得5%的合同份额感到失望,并已向中国移动充分表达了这种情绪。

但事实上,外资电信设备商在TD上的完败早已注定。在TD上,大唐、华为中兴皆投入大量资金进行配套设备研发。而外资电信巨头们则低估了中国政府推进自主研发3G标准的决心,固守在全球广泛应用的WCDMA和CDMA2000阵地,直至2007年才开始做出应对。

2008年的电信重组前,在TD上毫无优势的外资电信设备商匆忙站队,试图通过与中国公司合资的方式分得一杯羹。诺西与华为组建鼎桥系公司专门发展TD全业务,并建立了一支超过1200人的TD专业服务团队,投入约2.38亿美元,用于开发与中移动3G匹配的设备。

诺西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但当TD真正开始竞标时,华为仍然甩开诺西单独竞标。“诺西与华为的关系既是竞争又有合作,这需要平衡。”诺西大中国区总裁张志强向《环球企业家》解释说,诺西并未从华为身上获得捷径。

共此命运的还有中国2G最大的赢家之一爱立信。爱立信选择了与中兴通讯公司合作。在TD一期招标中,爱立信与中兴共获得了46.78%的份额,但爱立信在其中只分得1.24%的份额。

而此前在2008年9月底公布的中国电信C网高达300亿元的招标更像一场战争。原本在C网占有率不到5%的华为,凭借7亿元的地板价以近30%的份额居首。传统C网巨头阿尔卡特朗讯、摩托罗拉、北电市场份额皆低于20%。

有电信设备商指责说,是中国运营商对本土设备商的偏好导致了外资设备商的集体“陷落”。而TD论坛原秘书长陈昊飞向本刊指出,“偏好”本土供应商在欧美更为明显。中国运营商早就借鉴沃达丰等国际同行,建立了包括性能、价格、售后服务以及未来升级的平滑程度在内的筛选体系。如果说上述标准让外资电信设备垄断了2G时代的订单,那么此次在3G角逐上的失利也是同样的道理。张志强也承认,在运营商评标过程中,中移动出于自己的标准体系做出了选择。而非其它。

全球通信设备巨头对 3G形势的判断失误,使中国本土设备商获得了宝贵的追赶时间。而在市场层面,外资电信的中国分支机构仍扮演单一的销售平台角色,在价格和产品推广策略上受控于总部,难以及时把握中国市场的脉搏。比如,各大运营商此次将很多选择权下放给了各分公司,这让一直擅长集团公关的外资电信设备商有些措手不及,而其中国同行显然更喜欢这种错综复杂的局面。更进一步的原因在于,外资电信设备商在利用中国低廉研发成本上做得远远不够,在价格上无法与华为中兴抗衡。

喘息之机

相比之下,中国联通正在进行的WCDMA建网招标,为中外电信设备商之争增添了变数。WCDMA技术在全球成熟时间最早,也是外资电信设备厂商的传统优势领地。

爱立信大中华区总裁马志鸿表示,希望占到中国联通WCDMA市场份额的30%。此前,爱立信一家就占据了中国G网35%的市场份额。而诺西自认为是“大中国区最有经验的WCDMA供应商”,也把WCDMA列为其中国3G中的重头戏。诺西承诺在3G牌照发放后,诺基亚能够将全系列WCDMA产品投放到中国市场。

自从2006年阿尔卡特与朗讯合并后,CDMA业务的下滑连累整个阿朗业绩不振。据知悉阿朗的业内人士透露,阿朗在中国的WCDMA的份额在20%到21%之间。2008年12月初,中国电信与阿朗签定了价值2.3亿美元的移动通信网络设备和服务合同。业内分析人士认为,顾及外资电信设备在G网的高占有率,为了低成本平滑过渡到WCDMA阶段,新联通仍会向外资电信设备厂商倾斜。

尽管如此,爱立信和诺西仍需面对来自中国华为中兴的围剿。除了极具诱惑力的价格,华为中兴的技术也与世界领先水平非常接近,在全球范围内二者已能做到与顶尖对手角逐,取得胜利,并赢得尊敬。华为迄今已取得WCDMA5%的基本专利,在全球取得了11个商用合同。中兴在WCDMA上也取得了9个商业合同。在中国本土三战已胜其二后,二者自然不会放过在外资电信设备“自留地”里证明自己的机会。

“我们永远都希望能够争取更大的份额。”面对华为中兴的强势崛起,摩托罗拉中国区总裁高瑞彬对《环球企业家》透露,他们亦有应对之道。摩托罗拉在C网中已经获得了约17%的份额,但其在北京的中标单最终还是交给了本土电信设备商—摩托罗拉正在试图从竞争白热化的设备竞争中抽力出来,直接进入下一轮的布局。

有别于2G时代的话音和数据业务为核心,3G时代将以媒体应用为主。高瑞彬认为摩托罗拉在网络、有线电视和移动通信的结合上拥有更强的竞争优势。在C网上,摩托罗拉在美国和日本有很大的市场份额,并得以近距离积累3G向4G时代演进路径上的独特经验。实际上这也是外资电信设备商的普遍心态。“不管哪个标准实施,做好应用总会抢先一步。”

【相关栏目】

3G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