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业界聚焦

全球电信设备商能力评估:结盟与分化

2009-01-1310:21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09年伊始,包容了全球三大主流3G标准的中国电信市场,其内在机遇、竞争和正在到来的洗牌,已经不再是一场幻觉。

最先被惊醒的是2G时代的设备巨人爱立信。去年年末,瑞银在一份全球电信业趋势报告中针对其发表评论称:“我们假定,由于中国移动的资本开支向TD-SCDMA转移,爱立信在中国的份额将会因此而受到稀释。”

十多年来稳坐全球及中国2G头把交椅的爱立信,从2007年以来就已陆续感受到中国市场的震荡——在传统的GSM市场上,爱立信受到中国本土设备商华为中兴的挑战,尤其是2008年上半年,华为一举获得了当期中移动GSM招标超过26%的份额,从而打破了爱立信延续多年的惯性;更让爱立信郁闷的是,其擅长的WCDMA并没有如愿落到“产粮大户”中移动身上,这意味着其WCDMA在中国的起步,不得不从较弱的联通GSM网上开始。

这些变化对爱立信而言非同小可,其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第三季度,在爱立信全球前十大市场中,中国排在欧洲之后位居第二,占其收益的18%;不仅如此,由于中国是全球少数电信投资增长依然强劲的大市场之一,任何一个野心勃勃的设备商都不可能舍中国而去。

事实上,被打乱棋局的,不仅仅是爱立信。

中国这张“饼”

瑞银用“全球经济增长的发动机”来概括亚洲,尤其是中国在当前全球电信行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事实上,从2006年开始,成熟的欧美电信市场的投资已出现紧缩。瑞银认为,相比之下,亚洲电信市场(除日本外)在2008年依旧维持了24%的增长,远高于欧美个位数的增长。特别是从2007年开始,随着印度和中国3G牌照的陆续发放,陆续宣布的资本开支呈现增加的趋势。

在接下来或仍将萧条的2009年里,中国力量很可能成为最温暖的一处火光。

瑞银预期,同时行走在2G扩张与3G布局之中的中国,未来几年的电信设备资本支出幅度将达3000亿-3500亿元,对比2002年-2007年间年均2000亿-2300亿元的资本支出,足足增加了将近1000亿元。

瑞银的预计之所以如此乐观,显然是看好中国电信业这盘“新”棋局的后势。

仅2008年一年,新电信、新联通、中移动均对未来抢点3G高地做出增资承诺:已获得CDMA网络的中国电信高调宣布,未来三年的C网建设上,至少会投放800亿元人民币初始资金;新联通亦透露,未来两年内有高达1000亿元的新增投资,并承诺其中的70%将用于3G;而据瑞银统计,承担TD大任的中移动,截至2008年第三季度已公布的当年新增投资已达到1370亿元。显然,三足鼎立的运营商们清楚,在中国3G这张新棋盘上,赌得大者不一定能赢,但不赌肯定会满盘皆输。

中国的这场电信变局,搅动起全球电信业的一池春水。瑞银对中国的3G大饼,充满了兴奋与期待:“中国的TD-SCDMA、WCDMA和CDMA2000,未来的资本支出是从零开始的,故而中国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市场,在可以预见的2009年以至更长远的一段时间里,中国几乎容纳了全球除WIMAX外,从2G到3G领域最主流的网络:GSM、CDMA、WCDMA、TD-SCDMA。”

不过,各张网络在未来2009年一年中占资本开支的比重仍会轻重有别。瑞银认为,由于GSM用户在中国移动过往的用户群中占据绝对比重,故其未来近一年在GSM上的投资,依旧将在中国电信行业所有资本开支中占据显要位置;事实上,在中移动和新电信已实际启动3G网络招标的2008年,GSM仍然达到中国所有电信设备支出的49.6%;而中移动在TD网上的投入,以及中国电信在CDMA网,中国联通在GSM以及WCDMA上的投入比重,分别为18.8%、13.2%、14.5%和8.9%。

瑞银强调,随着中国移动在TD-SCDMA的投入逐步加大,GSM网络的在中国投资比例将逐步减低,尤其是在2010年之后,中移动在GSM上的投资将大大缩减。

设备商新棋局

回顾历史的战局,更能看清未来的格局。

在2G时代,中国市场的分配格局,大体以GSM为主、CDMA为辅。代表欧洲标准的GSM强势厂商在中国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其中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表现出众。长期以来,中国移动每年定单的十之六七都被欧洲厂商瓜分。除此之外,代表北美势力的CDMA虽然在中国联通手上一直玩得不温不火,然而同样也为北美厂商摩托罗拉、北电,以及欧洲厂商阿尔卡特带来了丰厚利润。

在过往的战局中,作为后来者的中国本土公司华为中兴,无论是在GSM还是CDMA上,实际上始终处于追赶的状态,除了中兴在联通开建CDMA之时奠定了与国外厂商抗衡的局面外,在更具市场号召力的GSM领域,它们在截至2007年之前的份额只能徘徊在10%以下。

不过,2007年以来延续的全球电信业重组并购,以及由中国电信业重组带来的3G变局,使得过往的格局开始出现分化。

首先是中国政府在TD-SCDMA上亮出了大手笔,这意味着,无论TD未来能否如愿成为世界强势标准,但中移动由此出现的注意力分流必然会压制欧洲势力的GSM和WCDMA阵营,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在中国过往的江湖地位将受到有力的遏制。

其次,对缺乏移动业务运营经验的新电信而言,无论其接掌CDMA是否会影响到C网的未来,电信设备商的实力却已整体下降,阿尔卡特-朗讯、摩托罗拉、北电近年业绩逐年下滑,C网还未交接至新电信手中之前,加上以上各厂商在后续研发投入的减少,联通已实际上不同程度地削减了各家的采购定单。

而借助中国的技术成本优势,以及持续的研发投入,华为中兴、大唐近年开始表现优异。华为虽然在TD的赌局上稍有偏颇,但其在GSM、CDMA上开始越发成熟和激进;中兴除了继续巩固其C网优势外,其TD的产品能力暂时无人能敌;为TD而生的大唐,虽然其产业化能力偏弱,但先天优势亦决定了其被赋予厚望。

可以预见,在未来的三张3G网上,欧美厂商垄断的局面将不可能再延续,而以目前中国本土厂商的进攻姿态来看,打个翻身仗亦未可知。

结盟与分化

竞与合的局面将延续在中国的3G时代。

“在讨论哪些设备商将在新运营商格局中受益前, 值得强调的是,中国市场上(各大设备供应商)目前形成了许多复杂的技术合作关系,这些关系决定哪些公司将在哪些领域更有实力。”瑞银评论说,中国新一轮电信重组之后,设备商间的关系也在发生微妙变化,从过去的各自为政、互相厮杀,开始转向结盟与协作。

走得较早的当数阿尔卡特-朗讯,凭借着在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公司中拥有的“50%+1”的股权,阿尔卡特-朗讯可望通过与大唐的合作在未来TD上获益;与此相类似,由于与华为的合资关系,诺基亚-西门子顺延了西门子在鼎桥中就TD展开的合作。

而较为隐秘的结盟是,摩托罗拉与华为就WCDMA未来在核心网等主要设备上也有深度的合作协议;另外,爱立信与中兴通讯在TD-SCDMA上有相似的协议。

这样一来,在中国新的3G布局和新的结盟形势下,各个设备供应商的竞技状态和产品实力将如何展现?瑞银对此给出了自己一个预测和打分。

爱立信在GSM上依旧实力强劲,并仍将是中移动未来在GSM上的主要供应商,但从2009年开始,中国移动GSM投资将有可能下降,同时爱立信在TD上处于极为薄弱的地位。同属欧洲阵营的诺基亚-西门子与爱立信处境极为相似。

阿尔卡特-朗讯则会由于其——上海贝尔——的因素,有相对的优势通过大唐在TD上取得OEM合约,与此同时,其在CDMA以及WCDMA上亦会通过与华为等合作关系获得相对不错的收益。

中国本土的两家厂商中,中兴在TD上将会持续拥有强势地位,另外它在CMDA上亦同样强大;华为对欧美厂商的威胁最大,其在CDMA和WCDMA,包括2G的GSM上已经形成较大的影响力——尽管这两家企业间的竞争在加剧,但显然他们都将会成为中国3G的最大受益者。

在瑞银的报告中,其最为看淡的是北电网络和摩托罗拉,这两家企业近期一直处于出售的传言中,“他们曾经在原联通的CDMA网上有过体面的地位,但要重铸过往的辉煌,道路将尤其艰难”。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