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热点透视

基层医疗的信息化之路

2009-09-0709:21来源:经济观察报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杉曾表示:“信息系统是现代医院的神经系统,是核心竞争力之一。”这个核心竞争力不仅仅是指大中型医疗机构需要,对于将承载更大功能的以农村医疗机构和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为主体的基层医疗而言,也同样意义重大。

“农医通”试点

王来英是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的一位农民,作为安徽省“农村医疗信息通畅计划”(以下简称农医通)试点县的农民,王来英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两年来在看病就医上的点滴变化。

第一个变化,是医院的医生比以前问得更细致了,“关键是医生有对照了,不会胡乱地开药。”王来英所说的对照即是医院根据以前他来看病的情况,专门制定了电子健康档案,每一次来看病,上一次的就诊记录都能辅助医生更准确地分析病情,每一次的病情都在档案里留有记录。

第二个变化是,医生在开处方前,他能先看到药品的相关信息。乡里医院的电脑里都会将药品的相关信息告诉他,统一规格和功效的药品,有几种可供选择,他就可以依照自己的经济条件选择,而不像过去,“医生开啥药我就得掏钱买”。

第三个变化,还可以通过网络系统,不用出远门,直接向市里的大医院专家咨询。这是王来英和乡亲们最推崇的,“以前每次去市里看病都要很折腾,而且到了还不一定能挂上专家号,现在可以通过乡里医院来帮忙预约,很快就能得到城里专家网上的指点。”

第四个大变化莫过于新农合的报销。自从参加新农合以来,王来英多次因为新农合报销程序的复杂而感到恐惧,有时候一些小钱干脆选择不去报销,“农医通”工程开通之后,他就可以直接通过系统完成实时报销,即原来的“事后报销”变为现在的“实时补偿结算”,这也为村民省去了非常繁杂的报销程序,而且享受的好处立竿见影。

2007年初,安徽省在10个县、315家镇级医院实施了 “农村医疗信息畅通计划”试点。“农医通”计划打包了宽带服务、电脑设备、网络系统架构和医疗信息化系统。“农医通”的组合信息化解决方案能为中小医院提供从挂号、收费到医院管理的一揽子信息化服务。

据介绍,试点乡镇的医疗机构经过信息化改造,农民就诊不但可以查阅自己的电子病历,拿到规范的电子处方,还可以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选择治疗方案。医院规范了药品、诊疗服务项目的价格,加快了医院的业务操作流程。病人看病排队时间明显减少,医生的看病效率得以得高。更重要的是病人对医疗消费明明白白,杜绝了以往手工划价的缺陷。

此外,“农医通”将中小医院内部信息化建设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信息系统建设有机结合,使得各级卫生主管部门也能实时监管农村医疗机构经营及新农合资金使用情况,防止农民的“救命钱”被套用。农村患者看病从“事后报销”到“实时补偿结算”,降低了患者看病的门槛,有效化解了农民看病难看病贵问题。

卫生部统计信息中心副主任王才有评价“农医通”开创了一种可供推广的模式。首先,在合作框架下,“农医通”集合了各服务商的优势,保障了信息化工程的成功;其次,“农医通”的统一品牌、统一运作,降低了产品成本;最后,类似于“分期付款”的建设模式,医院避免了一期投入风险,也适应了医疗信息化回报期长的特征。

信息技术助力

王来英和村民们所感受的这些巨大变化,正是得益于医疗信息化,而这则依赖于信息技术的助力。

信息技术对于医疗服务、公共卫生领域、药品管理过程等环节都很重要,加上医疗服务这个行业本身的特点,信息技术应用是可以延伸到非常高、非常深入的阶段。

据IBM中国区政府与公众事业四部总经理刘洪透露,2008年,IBM在《全球CEO调研》中特别针对医院院长、CEO和CIO所做的调查中发现,他们对信息技术的渴求摆在了整个业务变革中的首要位置,与此同时,也对信息技术应用提出了更高的期望。回到新医疗方案中,我们不难发现医改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以病人为中心展开的,并且必须在服务成本、服务质量和服务的可及性三者之间取得平衡。

刘洪认为,这一切都离不开信息化。

刘洪还进一步分析说,医改中强调了加快建立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络,同时完善以社区卫生服务为基础的新型城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作为基层医疗大网里的农村医疗和城市社区医疗薄弱的现状决定,要想加快这两个方面的建设,实现医疗服务的可及性,必须采取改善服务能力、降低收费标准、提高报销比例等综合措施,引导一般诊疗下沉到基层,逐步实现社区首诊、分级医疗和双向转诊。信息技术将在以上环节发挥重要作用。

从服务质量角度来看,医改中强调了所有医疗机构都需要实施属地化和全行业的管理,采取临床服务、人员培训、技术指导、设备支援等方式,帮助其提高医疗水平和服务能力。完善医疗卫生服务标准和质量评价体系,加快制定统一的疾病诊疗规范,健全医疗卫生服务质量监测网络并建立信息公开制度,促进不同医疗机构之间人才的纵向和横向交流。在这些环节,政府需要借助IT技术来监管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质量,实现信息互通共享。

在服务成本方面,医改中提出要加快建立和完善以基本医疗保障为主体,医疗保险和商业健康保险为补充,覆盖城乡居民的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实现不同医院之间的医疗检验结果的互认。逐步提高政府卫生投入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使居民个人基本医疗卫生费用负担明显减轻。而借助IT手段,可以使医院系统进行信息整合并建立连续的医疗健康记录,让百姓在没有地域的限制下实现互联互通。

实现在这三个方面的平衡,目前在基层医疗机构,可以通过建立电子化健康档案,网络信息化的共享服务平台,区域协同医疗平台等具体的形式。

北京公共卫生信息中心主任琚文胜认为,信息化技术将使农村的居民可以享受更快捷便利的医疗服务。如在资金的监管方面,信息技术能帮助使用者更合理地筹资和设定补偿线,更快地掌握相应的数据,制定相应的政策并且发现哪些新农合管办人员在里面有一些不良行为。

原来没有信息系统的时候,农民通常从看病到拿到他自己应该拿到报销的费用的过程往往是两三个月,中间可能要经过八个环节。现在有信息系统以后,他在这台电脑上把医院要交的钱交了,在另外一台电脑上就可以报销,只需要三五分钟就能够拿到报销的钱,实现即时报销。

近几年来,即便已经有可观的投资、基础建设、设备购买等等投入到社区医疗机构当中,但基层医疗机构仍然是门可罗雀,人们“拥挤”大医院的热情依然高涨。最大的问题其实是病人对于社区医疗信心的缺失。从他们的角度看来,社区医疗资源不足、大夫不好、设备不全都使百姓在社区医疗面前却步。

而透过运用科技使医疗工作更信息化和流程自动化,并且加强对于医疗质量的监测,使社区医疗的服务质量得到保证,信心自然可以建立,健康的市场导向的医疗服务才能出现。从这个角度看来,医疗服务质量和服务可及性可以说是相互依存,而信息化技术的运用正有助于促进两者之间的良好平衡、信息技术的引入可以有效地提升社区医疗服务在整个医疗体系中的作用。

基层医疗信息化的瓶颈

基层医疗信息化的市场虽然值得期待,但在广大基层包括农村医疗机构由于受到使用环境、技术、人才等方面原因的制约,医疗信息化发展仍处在探索或起步阶段。

IBM中国区政府与公众事业四部总经理刘洪就表示,在基层医疗信息化进程中难度最大的问题就是当地的网络质量、配套设施及人才水平。刘洪认为,由于基层医疗机构在组织信息化方面的基础薄弱,没有明确的承载信息化的实体,投入、管理、职能规范、绩效考核等方面的长期缺失以及缺乏信息化环境来推动,更容易造成“数字化鸿沟”,这些都成了当前推动基层医疗信息化的瓶颈。

在安徽省推行“农医通”试点之前的摸底显示,2006年全省也只有不到5%的乡镇卫生院使用基本的医院信息系统,而这5%还普遍存在设备陈旧、软件落后、资金和技术维护人员短缺等问题。

还有一个重要的瓶颈则表现在IT服务商对基层市场的迟疑,很多IT服务商认为,基层医疗市场尤其是农村市场的底子过于薄弱,对信息化的需求层次低,信息化布局投入成本大,导致盈利空间狭窄,目前还不值得看重。

有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医疗机构要实现信息化最低需要配置3台电脑,1台服务器,1套医院信息化系统,再加上一些外设设备,以及架网布线上宽带,一期投入至少得十几万元,如果再加上人员培训以及后期的运行维护,费用更多。

基层医院认为信息化投入巨大,回收期较长,不值得投入;而IT服务商认为农村市场需求层次较低,盈利空间狭窄,也不值得看重。“从医院到厂商的积极性都不高,作为主管部门也只能在旁边‘光吆喝’。”安徽省医院管理协会信息部的一位专家感慨。

刘洪则对信息化在基层医疗的运用前景和趋势“保持乐观”。

以新农合政策的推动为例,2006年,卫生部就专门发文,对和新农村合作医疗相关的信息系统的建设进行了规划。在这份文件中,强调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信息系统是专门用于新农合业务管理的计算机管理信息系统,对新农合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具有重要意义。要求2到3年内在各级新农合管理部门、经办机构、定点医疗机构以及其他相关部门间建立计算机网络连接,实现网上在线审核结算、实时监控和信息汇总,实现新农合业务管理的数字化、信息化、科学化,提高新农合工作效率和服务水平。

“在新医改框架中,虽然缺乏对农村医疗信息化的描述,但可以看出新医改方案推出后,卫生行业信息化的重点项目将从前两年建设比较快的公共卫生转移到农村卫生和社区卫生方面。”卫生部统计信息中心副主任王才有说。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