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业界聚焦

下一代网运营模式初定
——大洋洲两大主体运营商近期功能性拆分事件透视

                                                                                   2011-09-0710:40                                    中国信息产业网官方微博

对于澳大利亚电讯拆分后的前景,有媒体通过漫画预测,旺盛的宽带需求将会大大提升该公司的利润。

8月30日,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驳回了澳大利亚电讯(Telstra)的结构性分拆提议,理由是该提议没有完全满足法律要求。ACCC同时面向公众展开了对澳大利亚电讯功能性拆分的征询工作,时间截至9月底。

第二天,澳大利亚的近邻新西兰在拆分主体运营商方面也传出了一则重大新闻。新西兰电信公司的分拆方案获政府批准。该公司将分拆为两家公司New Chorus和新西兰电信,分别负责网络运营和零售业务。

短短两天,大洋洲最重要的两大运营商都在功能性拆分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鉴于澳大利亚自主拆分的意识强烈,相信不久就会有政府认可的方案出炉。

在轰轰烈烈的宽带大潮中,有关下一代网的建设和运营模式问题一直是主体运营商顾虑最多的环节,因其可能导致运营商陷入巨额投资、巨幅亏损的绝地,因此在五年前,以澳大利亚电讯为代表的多家主体运营商,毫不退让地同管制机构抗争,拒不开放网络。而如今,越来越多的运营商放弃了原有的想法,为获得国家宽带的建网和运营权,主动提交功能性拆分方案。在下一代网运营模式初步形成的背后,究竟是哪些因素促使运营商放弃了执著的想法?

政府倾力支持宽带发展

所谓功能性拆分是近年国际上电信改革的亮点,也是监管机构与主导电信运营商争议的焦点。该措施要求将主导电信公司的业务分拆为两部分,一部分投资并运营网络基础设施,面向所有业务提供商提供接入批发服务;另一部分在基础网络上面向用户提供零售服务,与其他竞争对手展开公平竞争。由于要剥离原有的优势网络设施,主体运营商们一度深感“肉疼”,百般抗拒。

将目光转回2006年,澳大利亚电讯和德国电信相继以停建新宽带网为威胁,试图阻止政府强制其开放网络。这是主体运营商首次就下一代网问题和政府公开叫板。在此后的两三年中,法国电信、英国电信等相继因为类似的问题同政府展开了不同程度的角力。这一现象导致很多国家的宽带发展迟迟没有大的进展。许多政府眼看宽带发展几近停滞,并没有采取有力的促进措施。然而上轮经济危机的爆发改变了这一状况,将宽带战略的重要性推到了空前的高度。许多国家开始全面反思宽带发展滞后带来的后果,同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出台了大量促进宽带发展的有效措施,这是融化下一代网建设坚冰的主要原因。

2008年秋,金融危机爆发。这场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啸席卷全球,对世界经济造成了深远的影响。为了应对危机,各国政府迅速反应,纷纷推出了经济刺激计划。值得关注的是,众多国家在经济刺激措施中都不约而同地把发展宽带放到了重点位置乃至战略高度。事实上,早在数年前就开始思考国家宽带战略事宜的国家并不在少数,但一直进展迟缓。而就在经济危机爆发之后的短短三年间,国家级宽带战略在全球范围内集中出台,并迅速得以落实,全球宽带建设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阶段。

2009年3月31日至4月8日,距此轮金融危机爆发仅半年时间,正是全球经济深陷低迷的时候,然而却是全球宽带业值得铭记的9天。在这9天里,新西兰、新加坡、澳大利亚和美国相继重磅推出了国家宽带计划的蓝图。该次国家级宽带战略出台的密集度之高、操作性之强实属首次,将下一代网络的发展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各国对宽带的重视程度之高不仅在于国家级战略的集中出台,同时也在于项目规划在短期内就迅速得以落实,快如新加坡者更是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就将下一代宽带网投入使用。对于国家级宽带这样庞大的项目来说,一年建成并投入使用可以说是近乎“神速”,这也凸显出宽带在各国眼中的重要性。

事实上,在宽带战略得以迅速落实的背后,是各国政府强大的财力支持。新加坡对建网公司补贴2.5亿新加坡元。美国拨款72亿美元用于改善宽带网络和服务。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甫一上任就将全国宽带的速率提高到1Gbps,是陆克文原先提出速率的10倍,吉拉德还承诺,为偏远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100亿澳元,另外计划拨款430亿澳元在全国建立宽带网络。在葡萄牙政府的支持下,葡萄牙电信网络运营商享有最高达8亿欧元的信用贷款,用于投资新网络,欧盟可能提供的发展基金也将用于该国的宽带部署。和记电讯的“3”公司在爱尔兰为一些偏远地区的用户提供宽带服务,该网络所需的2.23亿欧元投资将享受Exche-quer基金(一项欧盟联合基金)的资助。英国政府有计划地对下一代宽带网络项目提供资金,并在管制政策上给予更多激励,以刺激英国经济的发展。

主体运营商优势不再

主体运营商一度敢同政府抗争的资本就在于,它拥有全程全网的优势,在市场上有无人可比的网络优势。按常理来讲,覆盖全国的下一代网也通常由主体运营商承建。然而,近年来的一些尝试却表明,主体运营商的这种网络优势越来越小,而一些竞争性运营商在建网和运营方面反而更具灵活性。这也促使主体运营商放弃了固守的阵地,开始松动。

以新加坡为例,该国竞争性运营商星和击败该国主体运营商新加坡电信成为国家宽带网的承运商。而澳大利亚也已经创建了自己的国家宽带公司。目前看来,主体运营商之所以会受冷落有多方面的因素。

首先,随着经济危机对各国经济影响的加深,宽带兴国战略已经成为各方的共识。在相对较为紧迫的形势下,迅速出台国家级宽带战略已经成为许多国家的要务。政府显然不愿因受制于主体运营商而令宽带计划一拖再拖,于是,主体运营商被政府冷落就不难理解了。另外,到底谁是一个国家级宽带计划的最大受益者,是政府?还是电信运营商?这也是决定国家宽带网发展模式的一个主要因素。很多政府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国家宽带工程将成为一项长期工程,加之偏远地区的网络成本问题,许多运营商起初对国家宽带网招标反应冷淡,为此政府更积极地通过各方面的支持促进宽带的发展。有了强大的政府支持,越来越多的运营商对宽带项目表现出了兴趣,这也使得政府的可选余地更大,不是非主体运营商莫属。这种现象在新西兰尤其明显。

此外,推动市场的良性发展一直是众多国家的管制宗旨。为此,欧美等国一直加大电信市场的开放,刺激行业内竞争,制定培植竞争性运营商发展壮大的政策。从多国的宽带网招标意向来看,竞争性运营商同主体运营商得到了同等的对待,这也反映出,刺激业内竞争依然是政府在宽带网招标中的一个原则,而竞争性运营商由于在价格、销售方式等方面更具灵活性,必然会给主体运营商造成很大的压力。

下一代网初期发展喜人

建网的投资问题解决后,运营商依然担忧的是网络的实际回报情况。目前,已经投入使用的下一代宽带网并不多,但可喜的是在为数不多的案例中,下一代宽带网颇受用户欢迎。

去年8月31日,新加坡下一代全国宽带网启用,服务速率最高可达1Gbps。根据新加坡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IDA)的规定,宽带网络配套的批发价在未来两年后只能跟着原料价下调,但在5年内不能上调。而且,下一代宽带网启用后,新加坡的宽带零售市场竞争也进一步加大,从此前的新加坡电信、星和与第一通之争,扩大为5家服务商参与的争夺战,预计未来还有更多供应商加入竞争。

尽管市场竞争更加激烈,但目前看来,民众对于宽带的需求相当旺盛,已经出现宽带供不应求的火爆现象。

负责设计、建造及运营的新加坡下一代全国宽带所需的光纤到户网络的OpenNet,9月把开通宽带网的上限从现有的每周2400个增加到每周3550个,增幅将近一半。因为无法及时处理大量订单,OpenNet已引起电信运营商和用户的强烈不满。用户原本在签订宽带网业务合同6天内就可以使用网络,但现在却必须等上至少19天。为缓解供需矛盾,OpenNet此前已将宽带网开通上限从原本的每周2050户提高到现在的2400户,可是这大约两成增幅还是跟不上订单增加的速度,OpenNet决定再提高开通数量,以应付进一步增加的需求。

当然,新加坡因国土面积狭窄,人口集中,其电信业务发展有其特殊性。但是从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的情况来看,运营商对于铺设全国宽带网的积极性非常高,加之视频等大流量业务引发了用户对宽带的进一步需求,下一代宽带网的发展预计将维持较好的形势。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郭庆婧)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通信公社官方微博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