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反智能手机小组:扔掉手机 远离24小时在线

                                                               2012-04-1107:49                     中国信息产业网官方微博

智能手机的确能提高用户的多线操作能力,但在“反智能手机小组”看来,那是对用户持续聚焦及深度思考能力的极度损害。在他们眼里,“拥有与自己的头脑独处的时光”,远比“24小时在线”重要得多。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调查报告,截至去年5月,美国人的智能手机拥有率已达35%,在25~34岁的人群当中,这一比例更是高达58%。在特定的社会阶层,智能手机甚至被视为圈内人的标志。这是否意味着“全民智能机”的时代即将到来?

至少作家泰迪·韦恩并不这么认为。作为纽约“反智能手机小组”的中坚力量,韦恩似乎从不介意他人或惊讶或鄙视的目光,因为在他看来,“拥有与自己的头脑独处的时光”,才是最重要的。

智能手机的失败与伟大

《浅滩:因特网对我们的大脑做了什么》一书作者尼古拉斯·卡尔认为,智能手机的确能提高用户的多线操作能力,然而所谓多线操作通常是在一个心不在焉的状态下进行的,长此以往,用户的持续聚焦及深度思考能力亦将受到损害。

更重要的是,智能手机使得“24小时在线”成为现代人的生活常态。所谓“计算机辅助型网上冲浪强迫症”亦有可能出现在智能手机用户身上,唯一不同的是,对后者而言,这一症状有可能“从你醒来的那一刻持续到入睡前”。“我们已失去与自己的头脑独处的机会……任何时候,只要有一秒钟的空闲,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翻开智能手机,希望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

作为一名重度刷屏症患者,作家乔纳森·塞弗伦·弗尔日前不无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在“一边查看邮件,一边给孩子洗澡”!这促使他下定决心扔掉那部价值不菲的智能手机。“保持联系固然是好事,然而我们联系的对象却成了毫无意义之事,比如,不断刷新邮箱,删除陌生人的邮件。”弗尔表示,忍痛割爱的最大好处便是,写作时的注意力集中度有了显著提高。

如果说作家的技术恐惧症源于对独立心理空间的需求的话,那么曼哈顿肿瘤学家安德鲁·爱泼斯坦的“反智立场”便是出于对医护伦理的忧虑了。在讨论重/绝症患者治疗方案的会议上,他经常看到“年轻的医生正偷偷察看自己的智能手机”,这令他大为光火却又无计可施。就个人而言,他可不需要“一款应用来告诉自己身处哪个城市或者附近有哪几家餐馆”。对于风行全球的智能游戏——比如“水果忍者”或“愤怒的小鸟(微博)”,爱泼斯坦更是不屑一顾:“砍水果、弹小鸟?我可没兴趣。”不过,他亦承认,在与妻子外出度假时,偶尔他也会借用对方的iPhone或黑莓(微博)手机来查收紧急邮件。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谭薇/编译 )

新闻表情


高兴

惊讶

愤怒

雷囧

路过

难过

关注

查看评论 已有12条评论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 会员登录名 密码 注册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通信公社官方微博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