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首页  >  产业  >  产业快讯

爱立信财报不振:贵族的沉疴 转型的困局

2016-07-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宝亮

7月19日,电信巨头爱立信发布二季度财报,收入541亿瑞典克朗(按财报汇率约64.4亿美元),同比下降11%,环比上涨4%;净利润为16亿瑞典克朗(约1.97亿美元),同比、环比均下跌了26%。

受此影响,爱立信股价开盘63.5瑞典克朗,跌1.78%,不过,其后却出人意料的上涨反弹,最高涨幅4.56%,但至记者截稿时,股价又回落至62.5瑞典克朗,跌2%。

此前,爱立信于4月21日发布一季度财报时,收入、利润分别为522亿瑞典克朗、21亿瑞典克朗,相比于2015年Q4分别下滑了29%和70%。当日,爱立信股价从78.85瑞典克朗跌至67.35瑞典克朗,暴跌14.6%。

一贯给人印象“稳健”、“领先”、“专业”的爱立信,不知不觉在转型困境中越陷越深。2016年至今,爱立信股价跌幅达21.7%。过去的12个月里,爱立信股价跌幅达31%。

贵族的沉疴

最让人吃惊的,是爱立信超低的毛利率。2008年至今,爱立信的毛利率仅在2010、2014年达到过36.5%、36.2%,其余财年均低于35%。而最新的财报里,其毛利率已降低至32.3%。

事实上,在电信行业,爱立信一直等同于是高质量、高价格,在绝大多数市场上爱立信售价高于或等于华为。

但2008年以来,华为业务毛利率仅有一年低于40%,其余时间均维持在44%左右,如果排除中低利润业务的影响,毛利率还会更高。除华为之外,以价格战著称的中兴通讯2015年运营商业务的毛利率也达到40%。

由于统计毛利率时并不计算研发成本、销售费用,毛利率的巨大差异只能说明爱立信设备的元器件成本价远高于华为、中兴通讯。

“公司文化并非结果导向。所以在供应商的商务谈判中,一直没有注重价格,元器件的采购成本比竞争对手高很多。而且,很多供应商已经尾大不掉了。”爱立信内部人士介绍,“此外,设备复杂度太高、质量要求高,寿命设计几十年,增加了很多成本。”

从供应商角度来看,爱立信的元器件采购数量、付款周期、付款方式等条件远远优于华为。以2015年为例,爱立信应付账款天数53天,应付账款26.7亿美元,而华为应付账款天数95天,应付账款95.3亿。2008年至今,爱立信的的应付账款基本保持在30亿美元左右,应付账款天数均低于60天,而华为的应付账款均远高于爱立信,且应付账款天数均超过100天以上,基本是爱立信2倍。但遗憾的是,爱立信始终未借助这些优越的筹码获取成本优势。

毛利率、净利润的持续走低,让爱立信不得不把目光放在供应商管理上。“今年,我们在产品成本要做很多改进。换掉尾大不掉的供应商,精简产品设计,希望可以把成本降低到去年的1/3。”

关键词:爱立信 华为 无线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