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首页  >  产业  >  产业观察

华为穿越“无人区”的智慧

2017-03-08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老姚

据华为轮值CEO徐直军近日披露,华为2016年营收规模达到52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幅高达32%。如果按照2016年年初的汇率,华为营收规模已经突破了800亿美元,实现了预定的增长目标。以华为那样大的体量,依然保持了这样高的增幅,确实令人吃惊。而且,看看同类型的那些企业的业绩,有的勉强持平,有的大幅下滑,整个行业都处在深度调整的境况。用“一枝独秀”来形容华为的业绩,应该不算过分。

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华为从广东深圳一家小企业成长为全球最大的网络通信设备制造商,书写了“中国奇迹”。奥妙在哪里?用华为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的话说,就是“几十年来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以“范弗利特弹药量”进行饱和攻击,终于在西方大公司构筑的城墙上撕开一道缺口,然后长驱直入,慢慢成长为今日的巨人。但是新问题来了:已经攻入“无人区”的华为,如何继续保持增长的高速度?如何防止被看不见的对手颠覆?如何引领行业发展,成功穿越无人区?这可能是今日的华为必须面对的一大挑战。

这些年华为发展得实在太快了,以至于很多有百年历史的老牌企业都被其超越,远远地甩在身后。但是华为的高速度主要来自路径的确定性。也就是说有人引领,有人指出方向,华为紧紧跟在身后。华为的长处在于抓机会的能力,用比别人更快的反应能力推出产品,用比别人更好的服务来满足客户的需求。如今华为站到了引领者的位置上,没有领路者也没有跟随者,颇有点“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味道。而作为领导者又必须担负起引领行业发展的责任,于是出现方向上的迷茫感也就不奇怪了。

网络通信技术发展到今天,已经越来越逼近香农定理和摩尔定律的极限,颠覆性的创新技术还没有出现。任正非自己也承认,尽管华为近5年研发投入超过2400亿元,但主要还是在工程科学领域,基本上没有进入基础研究领域。当然这也可以理解华为,那时作为企业最大的使命是如何活下去,工程和应用技术见效快、投入产出比高,而基础领域的研究是很花钱、很花时间的,而且还不一定能成功。华为没有必要冒着巨大风险去从事基础研究。而现在,华为已经将研发投入变成70%用于工程科学,30%用于基础研究。对基础研究,提出了允许“板凳能坐10年冷”,不单纯以成败论英雄。

进入“无人区”的企业存在技术创新和被后来者颠覆的双重风险。当年,处在移动通信设备“无人区”的摩托罗拉曾规划了气魄雄伟的“铱星计划”,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球通”,然而由于对使用成本考虑不周,最终归于失败,由此埋下了后来走向衰败的种子;处在手机“无人区”的诺基亚,忙着在全世界圈地建厂房,没想到被苹果这个看不见的对手,仅仅用5年时间就彻底打垮了。这两个案例表明,处在“无人区”位置的企业,表面上风光无限,实际上如履薄冰。

华为成功穿越“无人区”无疑需要大智慧。“花无百日红”,再能跑的骏马也有停下来喘气的时候。“机会主义高速度”将会逐渐慢下来。其实也不要紧,看看今天的苹果,那也是曾经在破产边缘徘徊过的。方向和路径最重要,只要紧紧咬定“做大连接,撑大管道”这个青山不放松,保持主航道的定力,那就能“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而路径就是看清楚当今世界发展的大趋势,“开放、合作、共享、共赢”,不做独霸天下的“成吉思汗”,向互联网企业学习,打造像太平洋一样宽广的合作平台。把千千万万的合作伙伴连接在一起,共同做大蛋糕,穿越“无人区”的华为将不再有无助感。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比世界还要宽广的是心胸。秉持这样的理念,华为就能成功穿越“无人区”,迎来绿洲、水源地和遍野的鲜花。

关键词:无人区 华为 香农定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