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首页  >  产业  >  产业快讯

“钱紧”导致紫光国芯终止收购长江存储

2017-07-19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老姚

梦想再美好,也需要钱来支撑。贾乐亭的乐视因为“钱紧”而深陷泥潭,紫光国芯终止收购长江存储同样也是因为“钱紧”。7月17日,紫光国芯发布公告称,将终止收购长江存储股权。公告称,长江存储的存储器芯片工厂项目投资规模较大,目前尚处于建设初期,短期内无法产生销售收入,导致紫光国芯终止了收购。针对媒体的关注,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紧接着表示,此次终止收购的原因是“时机不成熟”。

为了消除外界的疑虑,紫光集团还在声明中称,紫光国芯终止收购,对长江存储的建设、运营、发展没有任何影响。紫光控股及其他股东计划注资长江控股的386亿元资金已全部到位。自2016年12月30日开工以来,长江存储承担的国家存储器项目正在按计划实施,进展顺利。

这个长江存储可是大有来头。据2016年12月公布的计划,紫光集团旗下紫光控股与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湖北国芯投资和湖北省科投共同出资设立长江控股。长江控股注册资本386亿元,其中紫光控股拟出资197亿元,占股约51%。长江存储是长江控股全资子公司,这意味着紫光集团是长江存储的控股股东。

长江存储是2016年7月在武汉新芯的基础上成立的,拥有12英寸集成电路技术研发与生产制造能力。未来业务将专注于3D NAND工艺研发和产品的开发、生产,大规模布局存储器领域。长江存储是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实施主体公司。而国家存储基地项目被业内冠以“将填补我国主流存储器领域空白、摆脱芯片受制于人”的定位。项目建设内容包括芯片制造、产业链配套等,计划5年投资约1600亿元,到2020年实现月产能30万片,2030年实现月产能100万片。半导体行业人士认为,长江存储的成立将为后续中国布局自主性存储器产业奠定基石,利于整合国家资源,提高项目成功率。

根据紫光国芯公布的财报显示,2016年度,该公司实现营收14.2亿元,其中存储器业务实现营收1.93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0%。净利润3.36亿元。紫光国芯要收购长江存储剩余股权,需要拿出至少189亿元资金。以它的体量和资金流状况,除了增发股票别无他途。

但是,国内股市自2015年下半年进入熊市以来,资金不断撤出,监管也在收紧再融资的口子,企业融资和再融资越来越困难。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紫光国芯若抛出大规模再融资计划,获得通过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紫光国芯在芯片领域一度雄心勃勃且大动作频频。2015年,正当国内股市火爆之际,紫光国芯推出人民币800亿元定额增资计划,拟将投向存储芯片工厂、收购台湾力成25%股权以及对芯片产业链上下游公司的收购这三个项目。其中,600亿元拟投入存储芯片工厂,37.9亿元拟收购台湾力成25%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162亿元拟投入对芯片产业链上下游的公司收购。

2016年1月和2月,紫光国芯分别与台湾力成科技、南茂科技签订《认股协议书》,拟以共计约61.5亿元分别收购力成科技、南茂科技25%的股权,成为力成科技第一大股东、南茂科技第二大股东。据紫光国芯此前披露的信息,力成科技在全球半导体的封装测试(半导体生产的重要环节)服务厂商中居于全球领导地位,是全球最大的内存封测厂,为全球排名第五的外包封装测试服务厂商,而南茂科技2014年度营业收入居台湾封测行业第四名。

然而,这两个项目在短短一年时间里相继“流产”。2016年12月1日,紫光国芯宣布终止与南茂科技签署的《认股协议书》。仅仅过了一个月,紫光国芯又发布公告称,与力成科技的重组项目终止。

尽管还有台湾地区监管方面的因素,但是紫光再融资计划的搁浅,才是一系列并购案流产的主要原因。运用资本杠杆快速做大产业规模,本是紫光的拿手好戏,典型的案例是并购展讯和锐迪科。但是资本市场形势已经大不如从前。紫光在芯片领域纵有万丈雄心,看来还得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下去,幻想一口吃成个大胖子显然有些不切实际。

关键词:紫光 国芯 长江 乐视 存储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