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首页  >  产业  >  产业要闻

微软中国突围:强手如林 内忧外患

2019-04-08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梁睿瑶

世界在变快。

早在1999年,微软便凭借Windows和Office两大业务,一度市值冲高至6000多亿美元,雄踞全球首位。

Windows是微软崛起的基石,也让微软在成功中迷失。移动互联网时代,PC开始衰落,微软一再错过风口,收购诺基亚失败,Windows Phone和社交业务黯然退场。

原本蓝筹股的微软股票陷入低迷。在第二任CEO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在位后期,微软市值已经不足3000亿美元。

微软病了。

这是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对当时微软的“诊断”。2014年7月,上任5个月的纳德拉向公司全员发送了一份备忘录,正式提出“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战略构想,强调未来的微软不再只倚仗Windows和Office业务,要将核心业务转向移动互联和云计算。

对于纳德拉大刀阔斧的转型,资本市场给予了积极回应。2017年10月20日,时隔18年,微软市值重回巅峰时期的6000亿美元。2018年12月1日,微软市值超过苹果,成为全球第一。这是微软自1999年登顶之后首次回归。

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兼市场营销及运营总经理康容向《中国企业家》透露,在一次员工内部会议上,有人问纳德拉,微软转型之路走了多少进程?他回复,10%,随后补了一句,5年后他的答案可能还是10%,因为挑战一直在变化。

纳德拉不断强调公司文化转型,而这其中有一个重要元素,就是“成长型思维”。

柯睿杰向《中国企业家》分析称,“成长型思维”有两层意思:一方面,微软自身要成长,要保持良好的内部沟通;另一方面,微软要以不同的角度看待市场,与合作伙伴的关系也要不断摸索新模式。

“在全球,在跟合作伙伴紧密合作这方面,中国团队是做得最好的。”柯睿杰说。

然而,在中国,真正的突破也是艰难的。

云市场是当下微软的主战场。以云市场为例,在中国,阿里云、腾讯云迅速崛起,市场份额占据前列,AWS后来居上,力压微软Azure。

此外,微软正面临着人才流失加剧的危机。

强手如林,内忧外患,中年微软如何腾挪才能实现中国市场的突围?

怎样变酷?

企业像人,一个成功的人总要被逼到极限才会意识到改变的重要性。

萨提亚·纳德拉出任CEO时,准备了10页备忘录交给董事会,呼吁“微软重生”。他为转型定下基调,主张拥抱更广泛的计算和环境智能。

康容与前两任CEO均有过合作。他告诉《中国企业家》,比尔·盖茨和史蒂夫·鲍尔默都是非常聪明的人,也有着聪明人的骄傲;纳德拉不同,他是一个“先听再讲”的人,头脑清晰,谦虚低调。

在逐步剥离To C业务并寻找有利时机撤出的同时,微软开始更多专注To B市场。纳德拉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战略:微软提供技术和平台,让客户在此之上,建立起自己的解决方案和产品。

1月31日,微软公布2019财年第二季度财报,营收占比最高的To C业务比例下降,To B业务营收占比上升;智能云服务收入增长20%,达94亿美元,成为新增长引擎,其中,主要业务Azure收入同比增幅达76%。

美国市场研究机构Synergy Research Group最新报告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包括Iaas、Paas、托管私有云服务),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位列前两名。

同期,在亚太市场,阿里云以15.9%的市场份额将微软Azure挤到了第三的位置,后者份额11.1%;在中国市场,阿里云、腾讯云拿下了半壁江山,AWS中国伙伴Sinnet超过中国两大运营商电信和联通,位居第三,而微软Azure并未进入前五。

对于Azure在中国市场的表现,萨提亚·纳德拉在接受财新传媒采访时表示,微软遵守中国法律和监管的要求,可能会在某些领域减缓发展速度;不过,微软在中国的目标是打持久战,不会着眼于短期增长目标。

这并不能缓解微软Azure的焦虑。

“中国企业对微软的认知,还停留在Windows和Office上,而非云服务。”天奇创投管理合伙人魏武挥向《中国企业家》分析。

同为美国公司,谷歌的AI机器人AlphaGo与中国天才棋手柯洁的围棋大战赚足了眼球;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成立蓝色起源(Blue Origin),与马斯克的Space X在私人火箭发射领域打得火热。

与对手相比,微软在中国的形象是不酷的。

微软需要向客户传达自己能提供什么样的云服务,让客户在亚马逊、谷歌之外,加入微软做选项。

为此,一个全新的部门在中国成立。

关键词:谷歌 AlphaGo Sinnet Canalys IoT 微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