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首页  >  产业  >  产业要闻

微软中国突围:强手如林 内忧外患

2019-04-08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梁睿瑶

在微软待了14年的楼学践,从销售、Office产品经理,再到做云端产品Office365。2018年7月,楼学践就任微软大中华区人工智能创新战略部总监。

他有些头疼,因为在面对媒体、客户,甚至微软老同事时,他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来解释自己的新职位。

人工智能创新战略部是微软中国专门新设的部门,它负责把最前端的AI研发、产品化、搜集客户需求、带动合作伙伴参与、产品拓展等环节黏合起来,形成一个闭环。

为了扭转客户心中的既定印象,楼学践拜访客户时,不再单一地与IT部门沟通,而是与销售、市场、运营等部门交流,充分了解对方的业务痛点,并告诉客户微软会如何提供帮助。

“微软兜里有很多好东西,怎么把产品、技术串起来落地,这非常重要。”微软大中华区物联网和人工智能高级产品经理李冕告诉《中国企业家》,客户、市场与研发团队之间,需要非常密切的沟通,楼学践的部门就承担着这样一个沟通的角色。

过去的微软,Windows和Office业务最传统的速度就是“三年一改版”,产品开发出来,测试稳定,继而推向市场。而现在,云服务和AI产品的迭代更加快速,测试流程大幅缩短,几乎大部分测试交给了市场,根据用户反馈来迅速调节和优化,厂商之间拼的是解决问题的速度。

在李冕看来,微软过去的产品化节奏是与市场脱节的,而在中国,这个问题更为突出,因为中国的应用更新特别快。

幕后玩家

当万物互联时代到来,中国市场将迎来一个IoT终端的爆发。

无论是工业领域,还是个人消费、智能家居等领域,分布着各式各样的边缘终端。微软在想办法打通云和边缘终端,将云的智能运输到端,令终端变得更加智能;与此同时,终端承载了收集数据的任务,获取大量数据之后,云也会提升智能程度。

微软需要抓住这个浪潮,但它自身并没有种类丰富的大量终端。

“微软的优势在于深度学习和软件,而非制造业。”柯睿杰向《中国企业家》解释称,在不擅长的领域,微软不再亲自上场,而是成为合作伙伴的“军火商”;这样,微软不会成为客户的潜在对手,在足够的信任下,客户才会使用微软的技术。

微软为合作伙伴提供的“军火库”中,微软小冰是一款颇具代表性的AI产品。

微软在云业务上的转型已有成效,那下一个驱动力就在AI领域。2017年,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在第五代小冰发布会上表示,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拥有各自的代表技术,在下一个AI时代,IQ(智商)和EQ(情商)是最重要的东西。

“真正的系统应当是IQ和EQ并存,但是你没有办法让一个系统同时以IQ和EQ作为发展起点。”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微软小冰项目全球负责人李笛告诉《中国企业家》,微软用小娜发展IQ,用小冰发展EQ,未来将实现二者的结合。

2014年5月,小冰率先在中国推出,进行EQ训练。“目前为止,这是微软历史上唯一一个并非在美国完成孵化的全球产品线。”李笛说。

2017年9月,微软与华为签署云服务战略合作备忘录,宣布达成云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将在公有云领域开展深度合作。2018年2月23日,微软与小米签署战略性合作备忘录,在云计算、人工智能和硬件产品等领域进行合作,并助力小米提升产品服务和进军全球市场。

华为的语音助手“小艺”、小米的语音助手“小爱同学”,不止一次与小冰出现在同一款智能语音产品里。李笛解释称,这是“双AI”,微软小冰以一个独立的方式进入到合作伙伴的平台里,与其自有的AI,比如小爱同学,形成一个联动。

华为、小米等中国硬件大厂拥有大量终端以及庞大的用户群体,微软通过合作,能够让小冰得到更多有效的互动。其他合作方包括网易云音乐、腾讯的QQ小冰及BabyQ,日本市场的LINE平台等。

根据微软公开数据,小冰在全球已拥有6.6亿用户,覆盖全球5个国家的40余个平台。在不同国家,小冰的底层技术是相同的,但因为用户互动数据不同,以及各国文化不同,造成小冰的交互、交流不同,产生了不一样的结果。

在AI时代,计算结果依靠“算法数据”,计算能力并不难,重要的是数据。在李笛看来,中国市场最大的优势,在于中国具有足够数量和质量的用户,能够产生足够好的训练数据。

当下,微软在AI领域还需要探索怎样建立商业体系。作为一家商业公司,一是要巩固现在的营收,二是要培育未来的营收。要想做到第二点,微软需要在市场建立领先的壁垒,拥有未来领导力。李笛直言,他们对小冰的发展有紧迫感,所以小冰一直在同行中处于前列。

在联手巨头之外,微软也在有意识地与初创公司建立多维度合作,打造生态圈。

加速器是具有微软特色的创业生态体系,迄今为止,微软在全球已共建有8个加速器。2012年,中国第一个微软加速器在北京成立。2017年1月,第二个微软加速器在上海徐汇区落地。自此,中国成为全球唯一一个拥有两个微软加速器的国家。

对于范围广、数量多的小型企业,微软为它们提供工具以及一些能力上的培训;对于在各个省市的云和移动加速器,微软给它们提供技术、网络和能力建设;最顶层的合作就是加速器,加速器里是能够拿到A轮投资的企业,微软对它们有非常严格的甄选机制,评选标准包括它的技术是否具有潜力,未来能否与微软一起针对客户联合销售等,外界戏言,“比进哈佛还难”。

“过去5年里,中国两个加速器只培训了大概230个企业,每一批就12~14家,这是为了确保我们能够给这些小企业足够的注意力和资源。”柯睿杰对《中国企业家》说。

不过,魏武挥认为,加速器助推中小企业、初创企业是要冒风险的,选择谁来投入资源和资金,需要决策者有独立判断;但是,微软在这个项目上与政府走得很近,当地政府给予一定资源,自然也会掌握部分话语权,这会造成决策权分散,整个机构运作动力不强。

关键词:谷歌 AlphaGo Sinnet Canalys IoT 微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