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首页  >  产业  >  产业要闻

微软中国突围:强手如林 内忧外患

2019-04-08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梁睿瑶

易守难攻

中国市场是复杂的。

微软在中国经历了一系列挑战,从早期Office盗版,到2017年推出Windows 10时遭遇“棱镜门”,这一切使得它在中国的战略布局非常谨慎。

在微软最先踏入的中国云服务市场,后起之秀阿里云、腾讯云已经完成了超越;在全球市场,崛起中的阿里云,打破了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的两强格局。微软遭遇重重围堵的焦灼,由此可见一斑。

微软将目光投向了中国企业出海潮,希望能够在这一领域切下云服务市场更大一块蛋糕。

2017年9月,微软在Azure上推出了知识产权保护计划。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中国云计算与人工智能事业部首席项目经理金亚威向《中国企业家》介绍称,海外有很多靠专利赚钱的公司,这个项目能保证,客户不会因为Azure上的服务而遭专利侵权起诉。“如果起诉的话,微软可以跟客户一起应诉;如果有赔偿,微软帮客户出这个钱。”

“亚马逊有推广渠道,谷歌有流量,它们的云服务能够帮中国企业增长,微软的优势在于帮中国企业做方案。从需求看,大多数中国企业可能要的是增长。”魏武挥认为,阿里云的迅速崛起,在于阿里吃透了中国企业的业务。“在C端,一个人的流程可以应用在1000万个人身上;但是在B端,每一家企业的业务流程都是不一样的。云服务市场上拼的是速度,其实就是看谁的业务吃得透。”

调研机构Canalys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达到804亿美元,同比增长46.5%。2018年11月,高盛集团发布云计算市场季度报告称,云服务市场将继续以每年至少20%的速度增长到2021年,但同时,云支出集中流向四家公司,亚马逊、微软、谷歌和阿里巴巴。

市场在向头部集中,这也意味着这四家公司之间的竞争即将白热化。而在新一轮的竞争中,研发团队创新力至关重要。

但近年的微软,正面临着人才流失的困境。

被誉为“阿里云之父”的王坚,曾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2007年,王坚受邀出席阿里“网侠大会”,与马云一见如故。2008年9月,王坚入职阿里巴巴,组建世界级的技术团队。此后,阿里坚持每年投入10亿元支持研究云计算。

在AI独角兽企业中,类似商汤科技周晓鸥、旷视孙剑、字节跳动马维英等出身微软的技术大牛已颇多见。业内戏称微软为中国互联网的“黄埔军校”。

微软亚洲研究院一名前员工向《中国企业家》透露,除了外部诱惑之外,从内部看,纳德拉开始微软转型后,加快了产品研发、迭代速度,同时聚焦主要业务,一些次要产品和技术逐渐边缘化,这些变化也促使一些技术高管先后选择了离开。

“我们基本上属于净流出那一方。”李笛对《中国企业家》直言。

微软亚洲研究院每年与多家中国高校合作,进行联合培养博士项目。上述微软亚洲研究院前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对于博士生来说,微软亚洲研究院带有一些高校的性质,甚至比一般的高校水平还要高一些,很有吸引力。

联合培养博士项目每年大概录取20~30名博士,但是在创业风潮盛行的那几年,毕业生的首选往往是创业或者进入给出高薪的独角兽公司。3年培养后,被微软选中并愿意留下来的,只有三四个人。这其中不乏微软发出offer后,人被创业公司以期权和高薪“截胡”的情况。

“我个人并不欣赏‘黄埔军校’这样的说法,我们又不是开学校的。”李笛表示,他非常担心中国互联网公司会以高薪挖人作为竞争手段,这样等于将AI人才资本化。在他看来,资本的注入,会令企业以虚高的薪水挖走AI人才,造成人才泡沫,这并不利于AI行业的健康发展。

微软开始改变招新的态度。

过去的微软,从固定的友商圈里招纳新人,比如IBM、雅虎和亚马逊等。康容告诉《中国企业家》,现在微软会去高校校招再做培训,或者挖掘互联网公司甚至创业公司的人才。“以前只是把人送出去,现在我们要吸引他们进来。”

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兼市场营销及运营总经理康容。摄影:史小兵

  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兼市场营销及运营总经理康容。摄影:史小兵

但如今的微软,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已不如既往。

关键词:谷歌 AlphaGo Sinnet Canalys IoT 微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