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首页  >  产业  >  产业要闻

摆脱“知识焦虑”,以服务回归行业价值

2019-09-12  来源:人民邮电报  作者:杨赞

依托巨大的人口红利及迅猛的互联网技术发展趋势,知识与人的距离从未如此之近。从线上到线下,从文字到音频,其传播方式也在随着用户需求的不断变化而推陈出新。

而在一场繁荣的表象之下,信息的冗余和快节奏的工作、生活方式又让知识与人在无形中筑起“城墙”,这主要来源于时间与空间的现实障碍。过滤无用信息,筛选优质内容,破除知识壁垒,知识服务行业应运而生。

从2015年至今,知识服务行业经历了产生、爆发和转型。用户不再单纯地追求优质内容,将用更客观的视角评价知识服务,行业也从野蛮生长走向精耕细作,知识服务正在迎来变革期,创业者都将面临巨大的机遇和挑战。行业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但变革也势在必行。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一个命题丢给了所有的行业创业者:未来的知识付费应该怎么发展?

这一趋势之下,“探索·破局——2019年度知识服务行业峰会”日前在北京举行。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有书联合主办,汇集了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名创业者。在本次峰会上,数十位资本大咖与创业精英深度把脉行业新风向,解读行业典型应用案例,与国内外知识服务实践者共同发现并探讨知识服务行业新蓝海,共同推动行业进入2.0时代。

是“贩卖焦虑”,还是“自我成长”?

在数年的知识付费教化中,用户的付费习惯进一步养成,与此同时,广阔的前景也在不断吸引玩家入局,在纷繁而热闹的发展趋势中,迎来了究竟是“贩卖焦虑”还是“自我成长”的考问。会上,有书创始人兼CEO雷文涛发表主题演讲并在会议期间接受了《人民邮电》报记者专访。

知识付费售卖的只是焦虑感吗?雷文涛表示,毋庸置疑,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非常焦虑,以前在学校学的东西可以用很多年,但现在不行了,如果半年没有学习,我们出去和朋友对话都会很困难。所以,焦虑感是一种客观的存在,如果我们能够把焦虑感转化成动力,让用户开始行动并且养成习惯,那么满足焦虑感的知识付费是有价值的,但是反过来,如果只是以焦虑感做噱头卖内容,只会损害这个行业。

猎云网创始人兼CEO靳继磊指出,从2015年开始,知识付费行业百花齐放。“我们看到了主打文学娱乐内容的喜马拉雅、蜻蜓等平台,深耕财经垂直领域的像吴晓波频道、老路识堂,覆盖课堂、电子书等多种知识付费形式的得到、有书,见证了它们从一个微信公众号成长为知识行业领先的服务平台。知识付费已经走过了四年多的时间,但是行业的痛点也慢慢展现,曾因为焦虑付费的消费者趋于理性,各式营销的方法很难刷屏,包括产品的打开率、完成率、复购率下降,这都是行业面临的一些现状。”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靳继磊有着他的思考。第一,知识付费市场正在重新归于理性,用户将用客观的视角评价知识付费。第二,随着时代的发展,行业也必然从野蛮生长走向精耕细作。他表示:“2019年是知识付费转身为知识服务的重要时刻,行业也迎来了新一轮洗牌,知识服务面临着巨大的变革,这是挑战也是机遇。”

在他看来,知识服务正在脱离单纯的概念,从贩卖知识转向贩卖产品与服务。未来,知识服务会成为互联网内容的新入口,成为更多产业链的重要组成板块。除此之外,在创业者的努力下,行业的新机会也露出水面,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垂直化细分的知识付费领域的内容将更有竞争力;二是下沉市场正在爆发惊人的潜力。他表示,面对不同的市场需求,创业者不能再单纯地售卖课程,而是要在精品内容基础上打造社群、提供个性化课程等,给用户以真正的提升。

知识服务下半场,开启学习2.0时代

在前一轮知识急剧落地的过程中,用户的需求和知识服务真正的价值也更加具象化,单纯的内容已无法满足,内容之外的服务将是胜出的关键因素。这意味着行业门槛的大幅提升,“知识付费”也逐渐转变为“知识服务”行业。

在这一趋势下,作为一家致力于“陪伴用户成长”的知识服务平台,有书希望能引导行业向上,不断升级服务和内容,树立企业和产品标杆,在成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终身学习平台使命的感召下,为推动行业发展做出贡献。

雷文涛认为,知识服务不同于现今的教育,但更接近于教育的本质,就是让更多人进入终身学习的状态,促使其终身成长。而在知识服务2.0时代来临之际,各位创业者需要携手共进,一起满足用户越来越多样、越来越深入的需求,一起打开知识服务的新蓝海。

展望知识服务的未来,雷文涛提出了一个论断:知识服务的时代不亚于另一个古登堡时代。古登堡印刷术极大地加速了知识的传播,但是从内容载体介质来讲,从甲骨文到竹简到纸质书再到电子书,只是介质的转变。而知识服务时代,是服务方式、交易方式及内容生产方式的“质”的转变。他表示:“之前我们都需要一个出版周期,但是现在整个内容发布是动态交互、用户参与且个性化的方式。也就是说,我们会形成动态、无边界的一本书,这本书会涵盖所有人的知识网络。”同时他指出,知识付费代表了一种新型的内容业态,一定会持续向上发展,可能从知识付费的形态上,增速有起伏,但是趋势是不可逆的,它已经成为和图书、音频、视频同等重要的一种内容消费形态,已经不可替代。

雷文涛介绍,今年6月29日,有书第一家线下实体书店——“有书空间”落地新疆乌鲁木齐,这是有书1.0迈向2.0的标志性时刻。自2015年12月有书共读计划发布以来,有书聚集了全国超过4000万的阅读学习爱好者,2019年,有书已在全国范围内组织起超过10万个书友群,线下同城书友会遍布全国150多个城市。他表示,在今后的发展中,有书会把线上用户和线下体验更好地融合起来,把线上的内容更多地延展到线下,把各种主题学习产品带到线下,把有书空间打造成一个书友学习进步的化学反应场。

在本次峰会中,创业者和投资人不仅围绕知识服务的商业逻辑和行业趋势进行了分享,更是针对知识服务领域的产品、变现、资源合作等问题进行了细致且实用的探讨。爱奇艺知识负责人鲁玉洁认为:“知识付费的基因里,要有IP内容的深度课程定制,自身做到谦虚、尊重、高效,让合作伙伴有安全感、归属感、成就感,服务方面激发用户兴趣,从而导学,提供贴心完整优质的服务。”头头是道投资基金合伙人姚臻指出,知识付费的泡沫开始褪去,精细化运营成趋势。创业者除了要有产品能力,还要具备用户运营、数据管理的能力,能够嫁接各个互联网生态,并用好各个生态的政策策略。合鲸资本创始合伙人霍中彦表示,后红利时代的知识付费,产品和流量的红利开始消退,但需求与供给红利依然存在,考验的是寻找新流量机会的能力,对用户生活有正向改变的知识付费产品才是最顽强的。

关键词:知识服务 焦虑感 人口红利 知识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