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页  >  信息化  >  信息化专题  >  信息化助推新型城镇化  >  专家观点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学术沙龙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杨子健做精彩发言

2013-06-03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刘跃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第二期学术沙龙于5月31日在北京数码科技广场举行。本次沙龙在中国信息界杂志总编傅伯岩担任主持下与在场的专家就“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的发展”为主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和精彩的互动。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禹、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何霞、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杨子健以及神州数码工程院院长谢耘都先后在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

以下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杨子健在会场的精彩发言:

首先感谢大家,有机会跟大家交流交流,我谈这个问题也是比较热,这些是个人看法,不代表官方的意见。城镇化这个题在1998年以后就提出来了,当时十六大提出来小城镇、大战略,形势非常紧迫,中央抓的是系统开发,城镇化的战略提出来以后,一直没有推开,到2009年中央提出来,城镇化到了必须要解决的时候了,这样是200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城镇化战略提出来了。在十八大前,中央专门做了一次省部级领导关于城镇化的会议,在国家行政学院开的,当时形成基本的意见,三化统一,所谓三化就是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当时社科院也都做过报告,十八大定稿的时候,三化变成了四化,大家不能老看问题,农业什么问题?制度什么问题?你必须有机会,必须有新的机会解决这些问题,四化统一,这个架构大家一直在说,我们50年代提出也是四化,工业、农业、国防科技现代化,现在克强同志提出的四化真正扣进了基本社会矛盾,满足中国复兴的需要来发展,把这些东西稍微整理了一下,向大家汇报一下几点意见。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

谁能抓实体经济,把自己经济解决好,不受整个环境影响,可能躲开社会危机,整个全球信用危机躲开它,我们新型城镇化基于世界与国家都有重大作用,中国在世界的定位与角色,工业革命产生的现代城市化,以欧美发达国家为主,这个城市化基本来讲,是比较分散的或者能耗比较高。我们形象地说,建在汽车轮上的城镇化。中国城镇化,如果中国建在汽车轮子上就承受不了了,反过来,中国在全球上到底怎么定位自己?原来也是生产大国,现在我们自己思考将来我们应该是市场需求大国,我们预测自己的需求,一个是国内的投资需求,一个是消费需求,将来很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因为美国现在是最大的。市场需求的国家你就要有整个战略上的调整来观察自己的定位。

我们从国内来看,国内整个经济也是面临着必须内需扩大的结构,我们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经济发展方式是很根本的问题, 但是经济发展方式的改变比它深的制度还在制约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这些制度找不到我们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已经进展很长一段时间,大家就是做得不好,我们需要把这事儿说清楚。我们感觉新型城镇化基本能把这个能做好。

我们现在新型城镇化关系到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收入分配差距,因为我们原来说整个国家收入差距,城乡差距占60%以上,城乡差距再缩小或者城乡差距再平衡,我们差距解决差不多了。所以说表面看是短期问题,经济增长质量的提高,收入差距分配一解决,去年中央会议提到当前要解决的问题,整个相关联的制度得不到调整,当前抓这个问题可以短期内让它缓解以下,但是长期不可以。今年上半年做了一个课题,重点外宣课题,向国外介绍中国经济情况,其中有一个是中国城乡的关系,留在经济学会,大家要看可以跟我要,从很基础的角度把整个数据反映出来,我这次不从数据上来讲,我从思考的角度重点讲讲关键的个人的看法。

新型城镇化战略系统格局及演化机制

我们现在来看,最核心的结构是人口结构,分析人口结构有两点结论,总量不谈了,关键是在结构,结构和世界有很大的不同。第一个不同是人口红利,所谓人口红利的概念是指劳动力人口和非劳动力人口的比例,我们现在是25岁到64岁之间劳动力和其他的非劳动力的比例,这个比例从90年代开始,我们人口红利比较明显,现在仍然保持人口红利,大概说到2013年建立,但是还会保持很长一段时间,生产者人口超过抚养者的人口,到2030年还是在120:1的比例,这个和其他国家比起来,特别欧洲美国国家城镇化过程当中,城镇化和人口红利都是一样的。英国的城镇化是一百多年,美国80多年,后来兴起的国家40年,这几年国家的人口红利都是高速增长,非常有利于经济结构的发展。但是日本处于的形势,人口老龄化,人口一旦老龄化出现的时候,整个社会的消费方式、生产方式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举个例子,年轻人口多争房子,老年人口多的时候卖房子,卖房子的时候价格会迅速下降,这会带来很大变化,这叫人口老龄化,有两个标准,60岁以上人口占10%,现在指的是65岁以上的人口占7%就可以了。按照前一个标准,我们1999年进入老龄化社会,按后一个标准来讲,我们2011年进入老龄化。我们城镇化还没发展起来的时候,还没有达到健康平衡的时候,我们人口结构出现了人口红利大大下降。第二个是老龄化提早到来,除了数量多之外,结构上也是和别的国家完全不一样的。针对这样一个结构,我们来看我们城镇化的话,有这么几个问题,第一个,我们现在最关心的,现在政府或者大家普遍关心的是经济系统,经济系统涉及到三次产业的结构,农业、工业、服务业的结构,涉及到三次结构的就业比例,但是很多问题我们现在费很大力气去解决,往往是出力不讨好。他们讲的第三产业,第三产业一般在人均收入或者人民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五六千美元以上的时候,自动会迅速上升,如果之前努力去做,成效不会显著,这就是经济系统,经济系统主要调产业比例和就业的问题,最关键的问题是空间系统,也可以叫做生态系统,土地、水、空气、生物、植物、动物整个空间系统。这个系统当前最主要的矛盾就是地,这个地大家已经很清楚,几乎所有的政府在考虑问题做事情的时候,可能离不开这个地,因为整个土地的转移收入,卖土地的收入占整个地方的收入50%左右,好的地方可能低一点,不好的地方百分之八九十靠卖地来生存。

还有房地产,房地产像一个巨龙一样,有20几个产业发展,房地产税收加上产业税收,基本上是地方政府关键问题,现在地方政府就是发展卖土地,土地方式发展,日子好过了,属于土地一旦把方式转变了,整个经济,地方政府持续运转出现很大的问题。在土地还没有解决,大家正在考虑解决的时候,现在提出来环境问题,很多环境标准都是比较低,包括PM2.5,甚至水的质量都是比较低的,比较低的时候,虽然表面看到发展,实际上我们产生的这些问题,将来要解决它恐怕成本是非常高的。现在党提出来生态文明,希望就是在整个解决空间系统的时候,不但要解决现在存在的问题,还要把后面的问题统一考虑。现在空间系统的问题也是很好来说的,它可以建,最难解决的是社会系统问题,社会系统感觉到现在为止出现了极为脆弱的状态,我们前面发展的过程当中,出现了政府和整个社会之间形成平面结构,这个平面上只有两个主体,一个政府、非政府,政府在中间,所有的人围在旁边,这么一个结构在推进原先传统城镇化的时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速度也比较快,也比较好走。

举个例子来讲,我们修的城铁,北京同时开工几十条,纽约这个城市地铁要增加,200多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说政府和社会形成一个平面体的时候,如果你把问题解决好了,这个坎就过了,如果出现问题解决不好,就是灾难性的问题。这是社会系统,社会系统有几个系统的关键,第一个是法律系统,第二个是行政系统,第三个就是社会组织等等的系统,这三个系统之间出现了很大的错位,我们政府的系统到其他系统相当于有点困境,导致了我们其他系统发挥不出来。在复杂社会里面,如果不构建好的架构,而是让所有人按照你的方式去生活,显然不是最好的方式。刚才谢院长讲的数据系统和整个社会组织结构也是一样的,我们整个国家战略不是做哪些事儿,不做哪些事儿,最关键的问题是构建什么样的架构?这个机遇体现在哪些地方呢?过去我们基本上,传统的智能化基本建立在汽车轮子上,消耗的能源都是能源、土地,我们下一步要建立在轨道交通上面,轨道交通的概念城市要有轨道交通,跨省也要靠轨道交通,轨道交通是集体产品,不是一个人很自由地去生活。这样随着整个城市的发展,轨道交通的发展,带来集聚度要增加,我们现在感觉到大城市拥堵了,实际上我们大城市密度比起纽约、东京差很多。

我们分成核心系统和子系统,一定要考虑这几个系统中间短中长期的解决方案。我们每个子系统有核心的演化机制,第一个从我们人口结构来讲,我们核心是要实现市民化,农民变成市民,2030年的时候,我们到70%左右,城市是10亿多人口,农村还有3亿多人口,如果都要提高上去根本用不了这么多人口的,怎么让城市跟乡村的人,从农民变成信息农民,甚至城市农民的结构化,市民化是关键问题。

第二个我们讲经济系统,经济系统是市场化的问题我们以前讲城市化主要建了产品市场,产品市场基本上差不多了,除了核心产品以外,这些产品属于国家垄断比较厉害,其他日用消费品的产品全部放开了,放开的结果是什么呢?开始出现了供给远远大于个人需要,由制度带来的作用。我们金融资源,特别土地资源,劳动力资源,下一步的重点是在劳动力市场化,关键要素需要市场化非常大的推动。第三个是均等化,以前政府扶持地方发展创造模式,来配置资源,下一届政府应该做均等化,为老百姓整个国民提供均等的水平,比如公共服务、教育、医疗,你要均等化,不均等化以后导致的结构大家都去争好的资源,你看现在的医疗,医院水平高的特别高,水平低的特别低,现在社区医院都没有。国外的情况搞均等化,均等化的概念,我大部分问题都在社区来解决,基本服务差不多,只有很难解决的时候,你才到大医院解决,这就涉及到公共服务均等化的问题。

关键词:信息经济学会,学术论坛,大数据,信息化,城镇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