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页  >  信息化  >  信息化专题  >  2015年信息社会50人论坛研讨会  >  演讲嘉宾

姜奇平:工业经济与信息经济均衡理论的联系与区别

2015-03-05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所信息化与网络经济室主任姜奇平

 

我将以复杂性理念与方法为切入点,将复杂性落地为实证的variety(多样性、品种),将其内生到均衡理论中,讨论从工业经济到信息经济的范式转变。

第一个观点:工业经济与信息经济存在系统的范式上的区别,以数量和品种为范式的参照系,彼此互为特例与通则。

1.0 工业经济与信息经济存在基本范式上的差异。在价值论范式上,工业经济的前提假设是同质性假定,信息经济的前提假设是异质性假定。(非必要条件)

1.1 价值论范式对应技术范式,同质性对应简单性(简单系统科学),异质性对应复杂性(复杂系统科学)。

附释1:阿瑟的复杂经济学将技术复杂性界定为正反馈,并内生为报酬递增。同样观点见诸卡尔・夏皮罗(Carl Shapiro) 、 哈尔・瓦里安(Hal Varian) )《信息规则》。

附释2:复杂性(范式)不同于复杂(现象),其技术特征包括节点的异质性、多样性(不可还原性)、小世界网络结构、结构扁平性、节点间联系有机性、正反馈和涌现生成(技术报酬递增)等。因此可以把“复杂”的金字塔结构和科层制排除在外,甚至可以把同质化的市场视同简单性范式。

1.2 与技术范式对应的结构范式(分工范式),是专业化与多样性。分工引致专业化与多样化,这是斯密观点的引伸(“使各种职业家的才能形成极显著的差异的,是交换的倾向”)。其中专业化对应的是技术上的简单性范式,它决定针对规模的效率的高低;多样化对应的是技术上的复杂性范式,它决定针对范围的效率的高低。

附释:多样性讨论的经济学渊源包括杨格、张伯仑、Jacobs、斯蒂格里茨、杨小凯等。“水平模型”多强调内生最终产品品种与中间产品品种。其中,杨小凯超边际分析针对既定分工水平的新古典范式,将分工多样性带来的结构变化(发展),与专业化同时内生进入经济分析。

1.3 工业经济与信息经济代表两种不同的技术经济范式。技术经济范式(tech-economic paradigm,C.Perez,1983)是指内生技术的经济范式(主要指生产率范式,或称技术效率改进范式),内生工业化技术的技术经济范式为规模经济,内生信息化技术的技术经济范式为(基于复杂性的)范围经济。

附释1:范围经济的学术范式存在中美差异。可竞争市场学派的范围经济理论(鲍莫尔(Baumol)、潘泽(Panzar)、威利格(Willing),1988)提出的是多产品范围经济,是基于简单性范式的范围经济。信息经济的中国学派(谢康(1999)、姜奇平(2007))提出的是多品种范围经济。多品种范围经济实质是基于复杂性范式的范围经济。

附释2:设信息技术包括工业化技术与信息化技术,以信息技术达成工业化经济效率改进的称为工业化(的信息)技术,以信息技术达成信息化经济效率改进的称为信息化技术。

1.4 与技术范式对应的资源配置方式,同质性范式对应的资源配置方式是市场机制,异质性范式对应的资源配置方式是网络机制。

附释1:网络机制可视为复杂性的市场机制(市场机制可视为简单性网络)。其复杂性表现在节点多样性、联接有机性、一对一精准营销、情境定价、合作的关系和信任特征等方面。

附释2:政策推论,在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同时,发挥网络配置资源的主导性作用(例如,发挥一对一精准配置资源相对于粗放配置资源的主导作用)。

1.5 工业经济与信息经济基本范式上的差异,在实证上,表现为产品无差异与产品差异化。(必要条件)

附释:必要条件是指,即使不承认价值论上的同质性或异质性假设,仍至少需要在实证上接受产品无差异与产品差异化的区别)。

1.6 在经济学基本问题与均衡范式上,工业经济的基本问题是市场机制如何达成数量与价格的均衡与最优;信息经济的基本问题是网络机制如何达成品种-数量-价格的均衡与最优。前者是简单性经济的基本问题,数量-价格是简单性均衡范式;后者是复杂性经济的基本问题,品种-数量-价格是复杂性均衡范式。

附释:信息经济学家斯蒂格里茨对经济学基本问题的重新设定——“一个市场机制能否导致社会最优的产品种类和产品数量”(Dixit & Stiglitz,1977),针对的是作为参照的新古典范式经济学的基本问题——也可以说是工业经济的基本问题,“一个市场机制能否导致社会最优的产品数量”。区别在于均衡基本范式中,是否包含品种(variety,即产品种类,以N表示)。斯蒂格里茨解释这样做的动机在于:“市场经济的一个关键性特征就是能够创造出许多多样化的产品,标准的新古典范式忽略了市场经济这个重要特征。” 将多样性(variety)以品种形式内生嵌入新古典范式的数量-价格均衡,可以有效解释市场经济从工业经济发展为信息经济后从多样性变量角度观察到的均衡点的变化。而在标准经济学中,这一部分变化属于未观测经济(Non-observed Economy,简称NOE)。

1.7 工业信息与信息经济互为特例和通则。工业经济是N=1时特例下的信息经济,信息经济是N>1时工业经济的通则;信息经济是Q=1特例下的工业经济,工业经济是Q>1时信息经济的通则。

附释1:N=1代表经济学的简单性范式,对应价值范式上的同质性假定,技术范式上的技术简单性,分工带来的专业化,市场上的同质化价格竞争,实证上的单一品种(大规模)生产(如传统“中国制造”);N>1代表经济学的复杂性范式,对应价值范式上的异质性假定,技术范式上的技术复杂性,分工带来的多样性(市场结构的复杂化),网络中的多样化质量竞争,实证上的多品种(小批量)生产与服务。

附释2:在这里,只采取了复杂性的一个特征——多样性(variety)——代表整个复杂性。因为它是现有经济学中唯一得到内生的均衡的基础变量(其它变量还停留在自然科学——如复杂系统科学——研究水平,或经验水平)。多样性是经济学与复杂系统科学目前唯一共用核心学术概念。复杂性的其它关键特征,如正反馈特征,将纳入低一层次的成本范式中加以内生(见第三个观点)。

关键词:姜奇平 工业经济 信息经济 信息社会50人论坛 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