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页  >  信息化  >  信息化专题  >  2015年信息社会50人论坛研讨会  >  演讲嘉宾

姜奇平:工业经济与信息经济均衡理论的联系与区别

2015-03-05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

第二个观点:工业经济与信息经济在均衡价格上,相差一个平均成本与边际成本之差,这个差在宏观上对应的是质量、创新驱动与信息化。

2.0 工业经济与信息经济之间,存在均衡模式上的区别。以多样性为区别标志,无差异(N=1)的均衡对应工业经济均衡;差异化(N>1)的均衡对应信息经济的均衡。

附释:存在两种基本的均衡模式:完全竞争均衡与垄断竞争均衡。完全竞争在此指新古典范式下的完全竞争(水平需求曲线),但在实证模型中对应张伯仑意义上同质化的完全竞争(向下需求曲线)。完全竞争以同质性假定为价值论的前提,以单一品种(N=1)为实证论的前提;垄断竞争以异质性假定为价值论的前提,以多品种(N>1)为实证论的前提。

2.1 工业经济均衡与信息经济均衡的价格之差,等于完全竞争均衡与垄断竞争均衡的价格之差(以下称“成本差”)。工业经济或完全竞争均衡中,P=minMC或P=MC;信息经济或垄断竞争均衡中P=AC。工业经济均衡价格与信息经济均衡价格之差等于固定成本FC,为平均成本与边际成本之差。即FC=AC-MC。

附释1:由于我们把多样性作为信息经济区别于工业经济的标志,因此内生多样性(品种)成为均衡差异的唯一标准。内生品种以比较完全竞争与垄断竞争的均衡之差,这种方法始自D-S模型(Dixit & Stiglitz,1977)。

附释2:在新增长理论中,成本差对应补贴(针对研发投入的固定成本的补贴)。罗默据此得出创新需要政府补贴的结论。但互联网实践表明,一旦企业以平台免费形式(在增值开发者,即APP开发者中)分享固定成本,该固定成本可以通过APP开发者的租金加以市场化的补偿(在苹果商店模式中,租金为APP收益的30%)。这说明复杂系统(如商业生态系统)中的开放合作,可能使FC获得市场补贴,从政府主导的创新驱动,转向市场主导的创新驱动。

2.3 工业经济与信息经济存在的均衡点差异,对应产品差异化等多样性经济带来的成本加成的消费者剩余与“过剩的生产能力”,以往被认为偏离最优,实际上是新常态中的最优。

附释1:成本差在宏观上对应质量(质的多样性与差异性)、创新驱动(对多样性能力的供给)和信息化(使多样性成本递减,证明见第三个观点),这意味着工业经济的成本曲线显示,质量在成本上不经济、创新驱动在成本上不经济、信息化在成本上不经济(仅仅由于收益上经济,而在收益大于成本时可行),而信息经济则在成本上表现出质量经济、创新驱动经济和信息化经济。

附释2:成本差在微观上对应垄断竞争中成本加成形成的消费者剩余与“过剩的生产能力”(设成本不变计算产出),以往均被认为偏离帕累托最优。由于GDP(宏观上的数量与价格之积)不计算多样性(没有品种这一计量维度),则信息经济弥合成本差的所有产出,都将是NOE。相反,内生多样性后,计算成本差背后的多样性所得,意味着GDP增速下降时,由于质量提高、结构变化而带来的NOE,可能抵偿GDP增速下降所失。因此,“新常态”一旦与信息经济全面发展结合,可能形成新的、不同于传统“中国制造”模式的新均衡。

关键词:姜奇平 工业经济 信息经济 信息社会50人论坛 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