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页  >  信息化  >  信息化专题  >  2015年信息社会50人论坛研讨会  >  演讲嘉宾

杨培芳:共创信息时代的新经济理论

2015-03-05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名誉理事长、教授级高工杨培芳

 

人类社会生产力是不断进步的,生产关系和经济理论也必须与时俱进。从蒸汽机革命到电力革命,中国曾落后了两个时代,进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生产力时代,中国正以她独有的市场优势和哲学思维优势,实现跨越发展。信息经济已成为社会转型和经济持续发展的新引擎,而新经济理论则是这个引擎能否良好运转的保障。

一、传统理论(市场和计划)不适应信息生产力发展

传统经济理论都是以物质产品为参照物的理论。我国长期的计划经济,从理论到实践都是见物不见人,只重视物质生产不重视社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业发展,经典学说就认为“只有工业和农业创造价值,服务业只转移价值,不创造价值”。结果我国交通拥挤、能源紧张、通信不畅,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三大瓶颈。

改革开放之初,我从科技部门转向经济研究,第一项任务就是研究信息基础设施的社会效益。我问过多个省市领导,你们支持交通、能源和通信建设,主要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社会功能?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当然是为了提高社会功能和社会效益。我又去铁道科学院请教茅于轼老师,茅老师说,能赚钱就有效益,赚不到钱就没效益,不存在什么社会效益。那时候我年经气盛,和茅老师争辩了近3个小时。后来又去请教于光远老师,于老说,迅速、准确地传递信息,是具有外部性的经济活动,主要体现在社会功能的提高。这个问题很复杂也很重要,应该认真、深入地进行研究。如果你们有这方面的讨论,我非常愿意参加。

直到后来许多国家的铁路、电信、电力旨在实现自由化的改革都走了弯路,包括张维迎教授一贯主张的取消管制,完全自由竞争的市场逻辑,在我国也没有行的通。更具讽刺意义的是大家都跟着英美,走过了一条取消管制--重建管制--回归垄断--新型管制的弯路。2014年经济学诺奖却颁给了法国新规制经济学家梯诺尔。

2015年2月6日,美国FCC公布了全新的网络中立方案。在这份方案下,ISP(信息服务提供商)将被重新归到公共企业下面,这意味着它们将需要接受跟电话、水电公司同等的监管政策。如果这套方案通过,那么企业将无法再通过提供信息快速通道而谋取利益。可见西方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的改革遇到了完全市场竞争和回归行政垄断的“鬼打墙”。

二、信息经济将发展成为主体经济

10年前就有人说过,世界上只有信息技术和信息产业,没有信息经济学和信息经济理论,因为将信息产业放进传统经济理论框架也是无缝的。今天他们可能又会说,你讲的信息经济只代表个别经济领域或者某个特例,传统经济理论覆盖的是更大、更广的经济领域。其实他们并不知道,信息经济在许多国家的占比都已经超过工业经济。如果我们将信息经济定义为“从事信息生产和信息服务的行业与职业经济活动的总和”,那么我国信息经济总规模大约占GDP的25%以上。

如果说物质经济的发展总会有一个天花板,那么信息生产和服务的发展基本没有天花板。大量消耗物质资源的传统经济模式显然难以为继。“信息技术将促进以物质生产、物质服务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向以信息生产、信息服务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变”。换句话说,信息经济不仅是国民经济的主导,一定还会成为国民经济的主体。许多人会不以为然,他们已经把经济思维永远固化在物质生产领域。

那就看看我国近30年经济实量的增长情况吧!从1984年到2013年,我国钢产量从4337万吨增长到7.79亿吨,增长17.9;水泥增长19.9倍;粮食增长1.5倍;原油增长1.8倍;发电量增长14倍。而电话总时长增长5000倍,互联网接入信息流量达到13亿G比特,即使扣除视频流量,也会远远超过1984年非话通信量的5000倍。

30年来,除了IT产品和服务,其他行业价格普遍上涨了十几倍、几十倍。如果我们按照30年不变价格重新做一张经济结构图,仅互联网信息接入服务收入的占比会超过所有其他行业收入的总和(50%以上)!有人说用不变价计算不够科学,但是国民经济翻番都得按不变价计算啊!

三、信息经济的时代特征

一百多年来,世界财富经历了三次重大转移,第一次是从土地转移到机器,第二次是从机器转移到房产,第三次是从房产转移到金融。未来还将从金融转移到信息,但是信息和财富的关系与土地、机器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因为土地、机器本身就凝聚了价值和使用价值,而信息设备和信息服务离开相互关联和大众应用就什么都不是。

首先,信息经济有三大基本定律:摩尔定律,吉尔德定律,梅特卡夫定律,它造成本递减和网络外部性。其次,互联网具有的三种精神:开放精神 (兼容、共享), 平等精神(扁平、互动),互利精神(关联、普惠)。 谁要是违反这三个基本定律和三种精神,他就不可能在信息经济领域取得成功。任正非搞懂了三大定律,他成功了。马云搞懂了三种精神,他也获得了成功,所以他的经验是,“千万不要定听经济学家的话”。主要是因为时代进步了,经济学却没有跟上。

关键词:杨培芳 信息时代 经济理论 信息社会50人论坛 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