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页  >  信息化  >  信息化专题  >  2015年信息社会50人论坛研讨会  >  演讲嘉宾

张维迎:大数据有用,但无法成就比尔盖茨和乔布斯

2015-03-05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光经济学讲席教授,北京大学市场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企业家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张维迎

 

经济学谦卑一点,经济学理论有很多问题,而且有些问题还比较严重,但是这些问题究竟本身存在的问题,还是由于有了叫做信息之后存在的问题,我觉得不是非常清楚。在我们看来本身存在的问题,由于信息化带来的问题,但是可能信息化本身对于这些问题暴露的更明显一些。

例如,就像地心说和日心说,地心说本来是错的,不是到十六世纪才开始变成错误的。但是十六世纪之前,在非常传统的农业社会的话,地球围绕太阳转,还是太阳围绕地球转,对于大部分人没有意义的。但是进入航海的时代,进入空间时代的话,我们认为“地球围绕太阳转,还是太阳围绕地球转”就变得非常重要了。

经济学的理性选择模型假定人由利益驱动,并知晓自己的利益所在

任何科学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解释,一个是预测。经济学在解释方面还相对比较成功,在预测方面则一塌糊涂。为什么预测会变得一塌糊涂?过去所有的经济学的预测,不认为多么复杂,有一定的假设,就是理性选择模型。

理性选择模型意味着每个人的行动都是有它的利益所驱动的。这个其实在一百多年前英国经济学家就非常清楚,经济学每个行为人都有利益驱动的。也假定每个人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每个人最大化的利益,所有人的行为可以从他的利益最大化角度来解释,整个社会也可以理解为利益的博弈,甚至也是不同利益集团的博弈结果。

利益、理念与理性

如果我们假定人的行为全是由利益支配,经济学则变得毫无用处,即:无论经济学家怎么说,跟人是没有关系的,人该怎么行为就怎么行为,整个经济没有用的。

但是从古到今,人类自所有的思想家,他们深深的相信,人的行为是受人的观念的指引。引一段话,在两百多年前讲的——“尽管人是由利益支配的,但是利益本身,也就是所有事物都是由观念支配的。”

米塞斯讲的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没有那么复杂,自由主义就是自由主义,我们也不用责怪简单化,简单化不是错了,而是现实世界太复杂,如果太简单不需要科学,(也就)不需要经济学家。自由主义有流派,所有流派有一个共同的观点——理念是重要的。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每天是不是喝红酒,是不是抽烟,都是和认知有关,包括我们讲改革,邓小平改革,所有历史的改革很难用利益观念来解释它。

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说,为什么这些理念和观念是重要的?因为很简单——我们人类是地球上唯一理性的动物。这个理性意味着是什么?意味着我们会思考,我们会分析,干事有目的,我们在行动之前会思考“我为什么要这么干”。每一件事我们人类做的,我们都需要一个证明它的正当性——为什么要这么做?

经济学:从工具理性走向价值理性

我们讲理念、观念,其实就是人类证明他自己所作所为一个原因,一个定理。究竟什么叫理性?理性只是一群欲望的奴隶,我有一个目的,理性告诉你吃什么东西是最好的

从亚当斯密的开始一直到康德,他们讲的理性是一个目的——人类应该追求什么,不应该追求什么。一个人用理性统治欲望的时候,他才是一个理性的人,这是很难的,每个人有七情六欲。一个人经常处于一种激情,处于一种冲动的行为,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所以说他是不理性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很重要的问题,经济学可能要改变我们所谓的工具理性的假设,走向一个价值理性或者目标理性,这就是非常的重要。

信息社会,非物质利益将更为重要

人的利益通过理念、观念来认识的,什么是符合我们的利益,什么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取决于)有什么样的观念。利益本身不是物质利益,经济学家解释是物质利益,(因为)人类长期时间内物质利益是我们最重要的东西;另一个原因,因为在物质利益,由于量化。

我们人类到了后工业社会,非物质利益将变得更为重要。物质利益达到一定程度,稀缺性已经解决了;所以后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非物质利益变得更为重要。

非物质利益更依赖于个人——你希望有荣誉,有好的名声,这都是个人给你的。有没有的好的名声,你的行为正当不正当,如果正当就好的名声。认为的正当、公益、公平是什么?穷人把富人的东西拿出来是正当的吗?现在认为不是正当的,现在讲产权。还有一个什么东西可选择?你脑子里可行性的空间,意味着你有什么样的观念,包括我们处理金融危机等等,都与这个有关。

关键词:张维迎 大数据 预测 信息经济 信息社会50人论坛 研讨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