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页  >  信息化  >  信息化专题  >  2015年信息社会50人论坛研讨会  >  演讲嘉宾

张居衍:互联网经济将颠覆经济学?

2015-03-09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作者:

阿里巴巴参谋部资深专家张居衍

 

我认识的好些学校里做研究的同事都不太用打车软件和支付宝。有些用了滴滴打车的,结账还是给现金。我也是到了阿里巴巴工作后,才认真学习网络购物。每次看到同事买到好东西,问他们哪里买的,毫无例外,都是在网上,在淘宝。后来我也就不问出处,直接上网搜寻。出门打车也直接用软件叫车,使用优惠券,再通过支付宝支付。回家还经常用淘点点叫饭,有一家叫“东池便当”的小店,点17元一份的套餐便送上门,半小时内到家。

互联网的发展,从用台式电脑上网在yahoo和新浪看新闻,到在google和百度搜内容,到微博、facebook、微信这些SNS (social network site)的个性化网络互动空间。我们的购物体验从amazon、淘宝的购物,到团购,到淘点点的送菜上门,到Uber、滴滴快的叫车软件,目不暇接,接下来更是层出不穷。现在用台式电脑上网的时间越来越少,口袋里的手机已是个终端,将自己24小时与整个网络连接在一起。

O2O, C2C, P2P,B2C, C2B,这些名词都已不是概念,而是实实在在深入影响着生活的各个层次、各个方面。春节的微信和支付宝红包,在假期短短的几天里更是席卷神州大地,把多少人拉进了互联网的支付体系。

有个叫“觅食”的APP,能搜寻附近小区内某个家里的食物供应,从早餐到午餐晚餐夜宵,从甜点到果蔬,就在小区内的某个楼里,送上门,甚至还可以上门吃。有朋友介绍他自己点了觅食上的65元一份的海参煲,下班前提前预约,就是小区里的一位大妈做的。送到家还热乎乎的,货真价实,绝对算私人定制的美食。这是中国版的Uber和airbnb,互联网渗透到社区和生活的每个环节里头,延续联接一切的发展趋势:手机将个人随时与互联网联结,互联网将各个店铺,各种服务、各色顾客连接。这些都是现实中对互联网的贴身体验。

而在这个联接一切的图景背后,各式的技术压力、经济问题,一直也在考验这个系统。有个时髦点的说法,称作互联网生态系统。比如阿里巴巴,已变成互联网时代的一个商业生态子系统。一个巨型的网络平台,如何支撑海量数据的交互需求;如何将网络技术与传统办法结合,抑制假货从线下泛滥到网上;如何保证店铺的公平竞争,保证信誉评级的真实性,防止“防不胜防”的信誉炒作。在处罚规则和力度上,什么是个客观公平的尺度标准,如何测度一个规则的外部性影响?如何应对来自微信平台的竞争和冲击,像红包和微店,还有互联互通的实际问题,比如微信与支付宝的互通问题。这些都不单单需要技术支持,更是经济学问题。

而在工业生产领域,过去一直主导的大规模生产的标准化产品,与现有的“多品种、小批量、快翻新”的实际市场需求产生冲突。过去奉为经典的“二八原则”说的是20%的销售可以带来80%的利润,但如何处理这些80%积压的产品成为头痛的问题,大量的努力便耗费在怎么促销、消化存量积压。但现在工业生产开始提倡柔性化生产、个性化营销与社会化协作供应链的结合。由消费者的需求倒推,反向决定零售商、批发商、生产商,再传导到供应商。互联网技术的结合,不仅改变生产、销售的信息流向,还直接影响到企业规模、生产链条和组织形态。

我们看到的这个联接一切的未来图景,从生产到日常的生活细节,并不仅仅停留在网络连接,重要的是联通之后的各种各样的互动。各式各样的需求和功能,便在互动交流中演化出新的服务内容。而新的服务则会反馈影响到组织形态的演化。从联接到互动,最重要的一个结果,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沉淀下来的各种信息,全部被记录下来,沉淀为数据。数据变成有待开采的矿。网络销售平台可以根据个人数据提供购物推荐,精准营销。支付宝可以根据个人信息的汇总,提供个人信用评级。有个说法,“数据比你更了解你”——将自己在网络里积累的行为汇总,数据揭示的行为分析结果,可能比我们还了解自己的需求分布。而各式各样的人群不断汇集一起的,更是会带来传统思路意想不到的综合和突破,带来新层次的信息结构。

现实这么轰轰烈烈,研究怎么能不跟进呢?

打车软件对司机和乘客的配对(matching model),需要经济学的优化模型。淘宝店铺规则的设立,就特别需要经济学机制设计理论原则的指导。在测度外部性的定价行为方面,需要经济学理论对外部性概念的界定。打假行为的效果和策略分析,需要博弈论的对策研究。物流网络和村淘计划等,需要系统的优化计算,这些都是实实在在对应用研究的需求。

其实,理论界已经有不少的新进展。比如Stanford大学的Mathew Jackson教授的网络经济学,比如2013年MIT出版的Daren BraBham的Crowdsourcing,更有一直很主流的拍卖机制理论、博弈论的进展,尤其是learning方面的创新。而Kelvin Kelly的书,Out of Control,25年前的预测,到今天都是valid的。创业者对他的言论,像对待教父般的严肃认真。Barabasi关于复杂系统的书Linked,与Santa Fe Institute研究所相关的一系列研究,从物理学的形态上探讨,也给经济学的企业和市场组织结构的研究提供了思路。

但面对这个发展速度的互联网经济现象,理论受的刺激可能远远不够。

几个维度的刺激:要素特性、组织形态、协作机制

现象多,变化快时,经济现实对我们既有的理论概念势必产生冲击。而纷繁的现象来不及消化、整理、归类时,一个自然的心理反应,马上想到会不会要颠覆既有的理论,翻倒重来。但当我们把这么多的现象按时间轴和领域分类,慢慢了解脉络后,一个合理的做法,是如何在既有的理论框架里,消化概念冲击。其中一个方法,便是将信息,和由信息物化成的数据,当作一个新兴的生产要素,放到既有的框架里来考虑。

1、信息要素:当信息比资本变得更为重要

农业时代,土地和劳动力是最为重要的投入要素,生产的形式便围绕这两个要素,由此影响社会组织形态的具体形式。而到了工业时代,资本替代了土地和劳力,变成最主要的要素投入,机器生产和工厂结合,技术的发展成为主题。而大家猜测中的DT时代,数据可能替代资本的核心要素地位,与人的创造性结合,知识(knowledge)成为最为重要的投入和产出,由此产生新的生产模式和市场结构。我们看到一个传导链条,从投入要素重要性的变化,到相关的生产形式的变化,到生产组织和市场结构的变化。

信息要素和数据的特性,应该成为研究关注的重点。信息要素产品的特性与传统的投入要素,土地、劳力、资本等不同,在互补性、外部性,以及边际成本特性等方面的不同特质如何带来生产形式和组织形态的变化,需要经济学的理论给出逻辑解释和推论。在行业里,我们观察到数据和计算能力变成行业的核心竞争力,有点类似于过去工业产品和工厂的关系。互联网沉淀的最有价值的就是数据。数据的创造性处理成为未来最有价值的生产活动。因此,数据处理的能力成为竞争的焦点。面向未来的基础设施已经从能源、高速公路、物流这些现在的主导模式,慢慢转化为数据处理的基本能力架构。整个互联网的大节点,像阿里巴巴的购物平台,像Google,facebook,变得像数据的黑洞一样,每日沉淀海量的数据。这些数据能否变成资产,变成能够提供无尽价值的来源,都有赖于这个基本能力的支撑和创造性的发挥。知识和信息成为最重要的投入要素,拥有资本的重要性让渡与拥有知识和数据。信息与其他要素的相对比例决定了一个行业的发展进程。互联网已经不是传统商业的延续和效率提升,而是拓展,颠覆和创新,在基本商业范式上的突破,从广告、零售,向分销、物流、供应链逐步渗透,对传统价值链的重构。

2、分工:互联网时代的分工与专业化

每个时代的关键要素、生产模式和组织形态,决定了分工和专业化的具体形式。农业时代的土地和人的关系,影响着农业生产方式和合约形式;工业时代的资本与知识的结合,物化到机器和工厂,大规模生产的产业链条、精细分工,成为工业时代的特征。到了互联网时代,信息和数据的重要性和价值,却需要创造性的开发。网状交互的生产结构,变成这个时代的主题,还在不断演化蜕变。而个性化的创造性,成为专业化分工的核心。这不仅体现在物理层面的生产形态的变化,不仅体现在交错复杂的结构分层和数据流的分工安排,更是组织变化本身的规则内涵。

Douglas North从制度变迁理论的角度提供了一个创造力回报的假说。他认为重点在于有效的经济组织的形成。清晰界定的产权和有效的经济组织保证了创新的收益大于成本,激励了社会整体创造力的爆发。而更加清楚界定的产权,促使交易的效率提高,交易成本,尤其是内生交易的组织成本的降低,保证了创新能够在有效经济组织的框架下得到合理回报和持续激励,并形成社会整体累积滚动的发展动力。回顾协作分工的历史演化,可以发现一个累积加速的微观机制:内生交易成本的降低—促使有效组织的形成—实现创造力的积累—科学与科技的结合—现代文明的开始。

互联网的时代,会不会提供一个新的经济组织形式,为创造力的累积爆发提供新的动力?网络的特性、知识要素的新的生产模式、以及知识的新的交换办法,对传统的所有权和产权界定要求及相关的交易逻辑,产生完全不同的变化动力,市场的内涵会不会因此也产生新的特性和品质?互联网时代的分工与专业化的规则和形式,能否产生新的冲击?

3、协作的社会形态:互联网的未来社会

Network的特性体现在链接一切、互动反馈和协作共享。网络的价值就体现在共享与协作的天然属性中。Jeremy Rifkin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中,从通信共享、能源共享和物流共享出发,探讨网络时代的人性和协作基础,文中提到:公共一直是社会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与公地悲剧提醒的逻辑不同,这是“共享的喜剧”。互联网快速演化的实际,刺激我们对未来人类文明演化机制的憧憬。未来的要点其实不是免费,而是协作和共享。

但什么是未来社会的协作基础?共享是人类天性的自然反应,还是制度设计下的激励结果?未来的商业系统需要什么样的合作机制的支持?技术的变化和包括企业和市场在内的组织形态的变化,对这种协作共享的合作机制的形成是什么样的作用关系?

实验经济学早就有对人类合作的天性深入探讨(如Ernst Fehr的研究)。但这些现实问题激发着我们进一步的细致研究,让我们对未来的社会变化充满希望。互联网的发展挑战着所有的想象力,最刺激的部分就是思考这个时代能不能揭开文明演化的新篇章。

关键词:张居衍 信息社会50人论坛 研讨会 信息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