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页  >  信息化  >  信息化要闻

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王春晖强烈呼吁应立法全面禁止医疗商业广告

2016-05-09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

“五一”假期之后,“魏则西事件”不断被社交网络刷屏。实际上,这位21岁的青年人是在两年前查出得了滑膜肉瘤,他患的是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且生存率极低。

据有关方面统计,我国每年癌症死亡人数为220.5万,约占全球癌症死亡人数的四分之一。在如此庞大的癌症死亡人群中,为什么魏则西的死亡被媒体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这是因为身患重病的魏则西通过搜索网站找到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而该医院声称用所谓的斯坦福发明的生物免疫疗法治疗有效率能达到百分之八九十。魏则西一家人求医心切,一共在这家医院花了20多万元,结果魏则西病情迅速恶化,撒手人寰。魏则西临死前,他将自己的遭遇通过互联网公布出来,引起社会各界一片哗然。

在治疗期间,魏则西也曾通过在美国的留学生帮他查询,他也联系了很多美国的医院,之后他才把问题弄明白,这个所谓的“生物免疫疗法”在国外因为有效率太低,在临床阶段就被淘汰了,现在美国根本就没有医院用这种技术,可到了国内,堂堂的部队三甲医院竟然将其描述为“最新技术”,而且疗效达到百分之八九十,这是魏则西最不能容忍的欺骗,魏则西最后留下遗言称这是人性最大的“恶”。

我们随意在百度上搜索各种治疗疑难疾病的医院,所看到的皆是所谓的“新疗法”、“最新技术”、“国家专利”等,这些骗人的内容不仅出现在网络媒体上,还大量出现在电视、广播和纸媒体上,医院广告泛滥成灾,已经到了“不整治不行”的时期。

我的判断是,在我国优质医疗资源严重匮乏的大环境下,那些在互联网、电视台、广播和纸媒体上作的医疗商业广告基本上是骗局,然而这些能提供神奇疗法的医疗机构却都是披着“资质齐全”合法的外衣在骗取众多类似魏则西这样的患者,更不可思议的是,堂堂的武警二院竟然将医院的重要科室承包给负面新闻不断的莆田系医院,这表明我们的医疗监管体系基本失灵。

医疗涉及人的生命健康,不是任何机构都可以从事的行业,在我国医疗实行严格的执业许可制度,这意味着医疗是法律的“禁区”,只有取得执业许可才能进入这个“禁区”。我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条明确规定,医疗机构以救死扶伤,防病治病,为公民的健康服务为宗旨。然而,目前许多三甲医院全然不顾法律设定的“禁区”,置人民的生命健康于不顾,随意将医院的科室外包给第三方,给广大患者的生命健康带来了巨大的隐患,这是对广大人民生命健康的漠视,国家必须出重拳依法严厉打击。

《广告法》第16条规定, 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不得含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说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等内容。那么,在“魏则西事件”中,作为负责医疗广告监督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作为负责医疗广告审查和对医疗机构进行监管的卫生行政部门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卫生主管部门,正是你们的监管失职,导致了一位身患绝症的青年人被谋财害命,含恨离去,给世人留下了医疗机构的欺骗“这是人性最大的恶”的遗言。

早在199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中就明确指出,我国卫生事业是政府实行一定福利政策的社会公益事业。卫生事业发展必须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相协调,人民健康保障的福利水平必须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

当人们还在讨论互联网搜索的竞价排名是否属于商业广告以及口诛笔伐地声讨百度竞价排名行为的是与非之时,我要大声疾呼:医院属于社会福利事业,绝不容许医院作任何的医疗商业广告和对外包科室,强烈建议立法全面禁止医疗商业广告,彻底断掉骗子医院的后路,对于涉事的骗子医院应当依法作出吊销诊疗科目或干脆依法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法律处罚。

关键词:医疗 广告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