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页  >  信息化  >  信息化要闻

对共享经济新模式宜保持清醒认识

2017-08-07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天雨

《山东社会科学》2017年第8期发表学者夏莹文章称,因互联网的发达而产生的共享性经济发展模式依然是一种典型的资本运行模式,共享经济是当代垄断资本发展的最新形态,它用一个新的观念(“共享”观念)换取了资本,并推动资本的自我周转产生利润,在这一过程当中,以加速度的方式完成了生产性资本用了上百年时间所完成的垄断资本的运行方式。

这篇题为《论共享经济的“资本主义”属性及其内在矛盾》的文章称,“共享经济”在理念上与1978年兴起的“协同消费”一致,是一种在满足个人需求的同时,分享沉淀资源,提高消费物的使用效率的理念。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充分发展,共享消费模式越来越被现实化为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由Uber与Airbnb率先实现的出租车与民居的普遍共享,正在延伸至生活的方方面面。服饰共享、办公空间的共享以及“共享单车”成为我们的基本消费方式。从共享观念与经济生活的联姻过程来看,共享观念所渗入的仅仅是诸经济环节中的“消费”环节。换言之,今天的经济循环模式正在由“生产产品-消费-再生产”转变为“生产产品-消费-再消费-再生产产品”,这种经济模式被称为可持续发展的消费模式。

在共享经济的一般性经济学分析中,有学者指出,其中存在着参与各方产生的合作剩余,换言之,在每一次共享中,供给者通过闲置资源的利用获得了收益,需求者以较低成本获得了对需求对象的使用权,同时共享平台收取服务费。整个过程似乎是共赢的。对此夏莹表示反对。无论是滴滴出行到共享单车,无一例外依赖于资本的最先投注,即“估值”,共享经济首先以某个观念来换取“资本”的优先介入,这种先投注、后收益的运行模式并非前面提到的产能剩余-平台分配-剩余产能的消费的过程,而是一个从资本的投注到新资本的接盘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货币的增值得以实现。

在共享经济的运作当中,最早一批资本的投注所获得的资本增值并不是源于“共享”观念所消化的剩余产能带来的“剩余价值”,而是资本在新一轮投注中预“估值”的增加,这是一个典型的G-G’的过程,带有金融资本运作的基本特质。因此为了完成这一资本周转所带来的自我增值,在所有的“共享”经济模型的运行开始,如何提高预估值就成为一个最大的问题。因此无论是滴滴出行、共享单车还是Airbnb,在其运行最初以用庞大的资本勾勒出充满诱惑的共享性蓝图,从而圈定出一个广阔的用户市场,这种预先的“让利”成为共享经济最初的资本“成本”,如同生产性工业当中的“不变资本”与“可变资本”的投注,它包括向过剩产能提供者与消费者的双重让利。前者似乎以“无偿”的方式获得平台的推介,后者则以“低廉”的价格获得自己想要的产品。在这一层面上,或许可以说用户所获得的多于所付出的。然而,随着用户群的增长,这一共享经济的理想状态注定将被迅速替代。原因很简单,因为共享经济的理想状态只是共享资本投注的观念“成本”,它的资本原罪会推动其向“盈利”模式迅速过渡。

当资本以“共享”的观念完成了固定用户的圈定之后,共享经济就开始了它的垄断资本的运作阶段。共享资本从其开启资本运行模式之后,到其垄断形态的形成却仅需要三五年间就可完成。以滴滴出行基本完成共享出租行业的垄断(市场占有率超过了90%),时间只用了4年。之后,从2016年8月开启了涨价模式,在一年内,各类出租车涨价近乎30%,同时,滴滴在对司机与乘客的不同收费标准当中所赚取的差价,正在使其由一个资源分配平台转变为旧有的收取“份钱”的出租公司。

夏莹认为,对于共享经济这一新经济模式,需要对其保持着清醒的认知。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共享单车的普遍化并没有带来资源的节约与环保,恰恰相反,由于市场预估值很高,大量的单车类型如潮水般融入市场,不仅造成了原有城市空间的拥堵进一步加重,而且还造成了资源的浪费性消耗。因此,在那些被装点了绿色、环保色彩的共享观念的背后,应探寻控制这一无节制的新资本的进一步蔓延。

关键词:资本 合作剩余 Uber 消费 经济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