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页  >  信息化  >  信息化要闻

借虚拟货币泛滥 山寨币编织最“潮”骗局

2018-02-05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刘 艳 崔 爽

直到近日我国公安部门公布“天使币”案情,有些投资客才“大梦初醒”,6800人次共计1.4亿元被骗的残酷现实摆在眼前,这些入局者已很难描述自己的感受。

利用人们对数字货币的痴迷和信任,种种打着虚拟货币、数字货币等旗号,以高额利益为诱饵的“投资”,成为当下最潮流的骗局。

“山寨币”蹭虚拟货币热度行骗

托比特币不断走热的福,各种数字货币层出不穷,高举虚拟货币旗号的“山寨币”传销骗局越来越多,仅2017年各地公安机关依法查处的一批重大案件中,涉及币种就达107个,涉案金额通常过亿元。

在海南海口警方破获的亚欧币传销案中,以“国家首家合法加密虚拟数字货币”、5毛钱买入不到一年涨5倍等为诱饵,亚欧币短短一年间就吸引了4万多名参与者,吸收资金40多亿元。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介绍,亚欧币最“忽悠”入局者之处是,亚欧币存储在内盘,价格只涨不跌,通过外盘交易卖出提现。曹磊对科技日报记者说:“所谓的只涨不跌,其实工作人员敲敲键盘就能实现。”

也是以投资虚拟货币为名,对外不断强调自己是继比特币后的第二代加密电子货币,宣称升值空间大的维卡币,是典型的境外向中国境内推广虚拟货币的传销组织。而“天使币”则对外宣称由英国火花公司发行、它的网络交易平台是中国最大的数字币网络交易平台,会员只要租赁“矿机”产出“天使币”,即可坐等价格翻倍。

就这样,不少老年人在享受退休生活时,也被拉入了新的朋友圈,从热衷于购买理疗产品、保健药品转而沉迷炒虚拟货币,赔上了一生积蓄。

类似的骗局虽屡见不鲜,却总有投资者蜂拥而入。据相关数据,2016年以来以虚拟货币为幌子的传销诈骗案件多达180余件,涉案总金额高达上千亿元。

事前预警教育事后联合打击

就像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亿达(上海)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所说,人们在购买数字货币时,并不真正了解它,只是听别人说挣钱,就将自己的积蓄投入。

由于普通投资者缺乏对虚拟货币的基本认识与了解,部分虚拟货币,特别是不具备任何价值的“山寨币”成为不法分子的敛财工具。通常,犯罪分子会通过成立微信群、现场讲解等方式,组织、带领推销虚拟货币,或要求参与者以缴纳费用购买虚拟货币的方式获得资格。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研究院卞永祖说:“不法分子利用网络或建群的模式营销,在节省成本的同时,有利于在群里操纵舆论,扩展迅速。”

董毅智对科技日报记者说:“利用‘山寨币’从事网络传销是传销的一大新变种,迫切需要工商、公安、金融等部门建立联合监管机制和联动打击机制,把犯罪行为扼杀在萌芽状态,防止其裂变式增长。”

董毅智强调,借助虚拟货币、区块链等新概念进行包装,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不少投资者被骗却不自知。我们应建立网上交易风险提示的常态机制,提醒公众理性谨慎投资,增强他们的分辨能力与防范意识。

诈骗和传销从线下转到线上,从实物变成了虚拟货币,这种手段和形式的改变却带来了更大的风险。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怎样才能不踏进这个鲁莽人的坟墓?

专家指出,需认清的事实是,凡是承诺买家高额收益,涉及拉人头的行为,都是传销。

必须给虚拟货币交易降温

近来,虚拟货币交易越来越活跃,国际国内先后出现的虚拟货币不下数十种甚至上百种,虽然不乏“本正源清”的产品,但很多虚拟货币又被不法分子滥用成为传销标的物,或生来就是为了骗钱。

对此,董毅智强调:“加强监管,建立完善统一的虚拟货币监管体系势在必行。”

事实上,已可用史无前例的“严格”来形容我国对虚拟货币的管控,种种整顿措施密集到来,坚决不支持炒币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ICO(首次发行虚拟货币)更被定义为严厉打击的金融犯罪行为。

据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教授武长海介绍,虚拟货币的交易,尤其是以区块链技术为代表的比特币出现之初,包括我国在内的各国政府都持宽容的态度。

武长海对科技日报记者说:“但随着欺诈、价格操控、盗窃等问题开始大量出现,既有可能影响一国经济安全,也侵害了众多中小投资者利益。政府监管部门出面进行干预和进行监管是必然的。”

武长海表示,对中国来说,禁止一切虚拟货币交易,可能会付出一部分诸如监管套利带来的资本外流、资本所得税等成本,但相对于其给中国经济中小投资者带来的保护等益处来讲,收益是大大高于成本的。从这一点来看,中国监管部门的果断出手,可以说是判断准确、高瞻远瞩,应当为他们打CALL。

关键词:虚拟货币 预警教育 投资 价格操控 山寨币 天使币 矿机 忽悠 曹磊 中小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