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
首页  >  信息化  >  信息化要闻

去游戏,造座紫禁城有多难?

2019-02-15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  作者:张书乐

CNII网讯  早前在故宫里闲逛的时候,硬生生冒出一个想法,偌大个紫禁城,开放区域我从清早进来,到了下午4点钟出去,整整8个小时,走了3万多步,走马观花看了一圈,人已经累得不行。如果搭建一座紫禁城,得花多久时间呢?

如果是在现实生活中,这个占地72万平方米、有大小宫殿70多座、房屋9000余间、当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整的木质结构古建筑群,且不论它的最终完成形态,光是明成祖朱棣首次营建到完成,就花了14年。那么如果是在游戏里呢?

你或许会说,压根不会有人去做这么件事,费力不讨好。但真的有人做了。倒不是说《故宫:口袋工匠》那种提供好大部分组建,简易操作下就建成一个宫殿的形态,那是入门级,而是在诸如《我的世界》这样的沙盒游戏里,从零到一、最终达万去完成。而这个纪录目前是3年,期间曾经几度“烂尾”,据不完全统计,参与者有150余人。因为这个2013年开始的“虚拟故宫”,连主事者都曾经换过,而真正能保持持续输出的,则是2014年年底接手的一位叫“喵奏”的玩家。

很难想象,一个在媒体报道里自称为了这个项目在高中毕业后放弃继续读书的机会,在家庭压力下打了几个月工,又毅然和父母摊牌,全职投入到营建之中的“喵奏”,为何能完成这样一个任务。从报道里看,通过这样的一次营造,这一波玩家绝对是有收获的。诸如利用卫星地图确定故宫内建筑屋顶的覆盖范围,标注出建筑的大小和规模、通过数屋檐上的斗拱推出每个屋顶的大小和屋顶出檐的幅度,以及将梁思成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这样一本艰深的工具书,变成参考书目等。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早前看到的一则现实版功能游戏的故事,国外有一位大学教授给学生布置了一项学期任务:合力造一艘哥伦布环球航行帆船。于是乎大学生成了木匠,体力活少不了;成了图书馆的常客,因为每个零件都要力求还原;开起了时尚研讨会,光辩论一个中世纪船舱里的布艺装饰该怎么搭配,就能争论三天两夜……

或许,这才是“虚拟故宫”里最有价值的意义所在。而我毫不怀疑,《故宫:口袋工匠》这款游戏的创意,就来源于此。理由很简单,2017年11月,故宫博物院通过3D打印技术,把这个“虚拟故宫”变成了“真实故宫”微缩版,随后还进行展出。这个在此前没有得到过官方任何支持的“虚拟故宫”团队,也由此获得了极为难得的“官方认证”。而两个月后,“口袋工匠”也在腾讯功能游戏预告中出现了影踪……

如果再往深处想,或许就能脑洞大开了。这个微缩景观,不正是新千年以前,在全国遍地开花的“锦绣中华”“世界之窗”之类的人造景区吗?而那一轮“营造”,造就的并不是旅游热,而是为腰包并不鼓的国人带来走出家门就能看遍繁华的机会。对家里的小孩子,还达到了引导他们探索与发现世界的教育目的。如果自己再参与“营造”呢?想来,或许就过目不忘了,不仅仅是建筑,还有力学、数学以及语文。翻古籍、查资料,可是相当锻炼古文功底的啊。

话说,早前曾流传过一个小故事:《刺客信条》玩得多,去巴黎都不用带导游,自己就能找到每一个“台阶”和“暗门”。那也是一种高度还原真实、拥有潜移默化教育功能的体验,只不过人在游戏里,并不自知罢了。

关键词:紫禁城 营造 游戏 虚拟故宫 锦绣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