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网络热点

高三学子自写自唱毕业歌 一夜红透网络

2010-06-2809:42

开始的开始,

我们都是孩子;

最后的最后,

渴望变成天使……

6月是毕业的时节,在敏感先觉的网络世界,伤别离的情绪早已开始蔓延。遍布各大论坛的、满是依恋不舍的诗文词曲中,一段名为《北京东路的日子》的MV音乐视频在网络上不胫而走。它的词曲作者、南京外国语学校高三(6)班女生汪源,在自己18岁生日前一天,拉着11位同学走进录音棚,把即将告别的高中生活用歌声永远铭刻在记忆里。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感动的网友:这首MV唤醒了当年的毕业记忆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歌谣的歌谣,藏着童话的影子;孩子的孩子,该要飞往哪去……”MV以联唱方式开场,十几位风华正茂的男女少年头戴耳麦轮番亮相,明星味十足。很难相信,那低沉高亢不一却同样打动人心的歌声,是来自一群终日与外语打交道的十七八岁高三生。

“谨以此歌献给我们亲爱的高中,亲爱的老师们和高三(6)班全体同学”——大多数人挥别高中时,除了不舍的眼泪、日记本里的感慨再无其它,看到一群“当年的自己”能用一首歌当做青春的记忆与回响,这本身已让过来人们足感唏嘘。90后女孩的细腻柔情跃然眼前,那早已淡然却无比熟悉的感觉,在我们这些80后甚至70后听者的心底,油然而生。

所以并不奇怪,会有成千上万的网友为之叫好、流泪、转载并在过往的记忆被唤起后,留下这样或那样的心声与文字。“今年是我高中毕业整10年的日子。10年是那么的长,可是记忆犹新,好难忘那些曾经美好单纯的岁月,那些真挚的友谊和同学情怀。”网友“味儿淡淡”给MV的作者留言时说。 “也或许谁都忘记谁的名字,但记得……”

写歌的女孩:我很伤感,一边写一边流泪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了MV的词曲作者汪源。这个刚满18周岁的女孩,正在上海办理出国留学签证,“再过两个月,我就要去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读书了”。言语里,汪源难掩兴奋。

女孩告诉记者,她从初中时就喜欢用写歌的方式记录日常生活点滴。她的声乐知识全凭自学,从没接受过正规训练,“几年下来写了上百首歌了,有感觉的时候对作品很满意,写得不好也无所谓,反正也只打算留给自己回味”。很显然,这首《北京东路的日子》就属于“有感觉”的那一类。和高中生活说再见的日子就要来了。“很伤感,觉得应该写点什么,来纪念自己即将告别的高中。”于是用一个上午的时间,汪源写成了这首歌,一边写一边流泪。

6月17日,在经过短短一天的练习后,汪源叫上了班里另外11个“唱将”级同学,共同到录音棚里将《北京东路的日子》录成MV。而记者一直莫名其妙的“学乐先”是某个主要面向中学生做广告送赠品的饮料品牌;在MV歌词里有些突兀的“表示”和“各种”是他们班非常流行的口头禅;原来,“乌龟大师”是在说可爱的地理老师,而“方丈”则是他们敬爱的班主任刘洪雷……

值得一提的是,唱歌的12个南外学生当中,有4人已被保送到国内名牌高校,包括汪源在内的7人收到国外大学录取通知书,唯一参加高考的刚刚获知在艺术类考生中获全省第二……

“也或许谁都忘记谁的名字,但记得北京东路的日子。”汪源深信不疑,即便是当他们老得已经不再记得彼此熟悉的面容,只要听起这首歌,一定还能跟着旋律轻轻哼唱。

“表示从一楼到四楼的距离,原来只有三年”

“方丈”班主任:把这首毕业之歌永远珍藏

汪源也许并不知道,那位被她写进歌词的“方丈”、班主任刘洪雷,在第一次听到MV时,也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昨天傍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刘洪雷这样描述在网上“偶遇”《北京东路的日子》时的情形。“我是在一个学生博客里听到这首歌的,当时就猜到是汪源写的。”作为汪源从高一到高三的班主任,刘洪雷对这个18岁女孩在歌中表露出的才情毫不惊奇,“能歌善舞、情感充沛、文笔细腻,她一直如此”。

已在南外校园里任教16年的刘洪雷,太能理解那种学生对学校、对高中生活的眷念与不舍了。“说实话我对歌词里很多细节是有共鸣的。一楼到四楼,是高一到高三的课室分布;季风、洋流是地理名词,因为我们高三(6)班是文科班里唯一的地理班;新视野是南外的一门英语课程……当然,还有‘方丈’,因为一直留短发,他们就把这个外号赐给我了。”

刘洪雷说,他打算在征得汪源他们的同意后,把这首MV作为高三(6)班的毕业之歌。“作为老师,我很乐意把这首歌视做学生们在毕业时留给我的一份珍贵礼物,永远珍藏。” 

《北京东路的日子》

开始的开始 我们都是孩子

最后的最后 渴望变成天使

歌谣的歌谣 藏着童话的影子

孩子的孩子 该要飞往哪去

当某天 你若听见 有人在说 那些奇怪的语言

当某天 你若看见 满街的本子还是学乐先

当某天 再唱着 这首歌会是在哪一个角落

当某天 再踏进 这校园会是哪片落叶 掉进回忆的流年

表示从一楼到四楼的距离 原来只有三年

表示门卫叔叔食堂阿姨 很有夫妻脸

各种季风洋流都搞不懂 还有新视野

各种曾经狂热的海报照片 卖几块几毛钱

我们穿上西装假装成长

胶片挥霍习惯的笑脸

悲伤一发 寂寞唏嘘

痛的初体验

毕业和成年的字眼

格外扣人心弦

各种莫名的感伤

只说句 嘻嘻一些

我们即将分别 独自浪在 中国外国不同地点

瞥见白色的校服 还会以为是我认识的谁

顾萍凡哥乌龟大师 方丈我爱你

也或许谁都忘记谁的名字 但记得

北京东路的日子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张磊)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