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要闻

中欧社会论坛代表热议互联网与人类生活方式变迁

2010-07-1210:11

昨日,为期两天的中欧社会论坛T13b小组会议在深圳腾讯大厦正式召开,来自国内外13名互联网专家及企业高层就“互联网与人类生活方式变迁”为主题展开深度讨论。本次小组会议由腾讯和晶报联合主办,小组会议将会为下周在香港举行的全体大会提供讨论成果。

据介绍,中欧社会论坛是一个由中欧洲和中国学者发起的思想兼行动的创意,每两年一次,在中国和欧洲轮流举行。论坛在中国和欧洲社会间展开广泛而深层的接触,旨在促进两个社会广泛而持续的对话和理解,以期携手应对人类社会大变迁中面临的共同挑战。它提供了各自社会内部对话的机会和实践,积极主张保护各社会的多样性,并将其提升为人类共享的普遍价值。来自中欧社会各领域、各阶层的人士聚集起来,从每个人的自身经验和所处社会的历史性出发,探讨双方社会共同面对的问题,在思想的交锋和集体智慧的启迪中创造共同知识,提出回应性和前瞻性的行动方案,开展必要而可行的计划,探索真正可持续的发展模式。

论坛通过面对面的小组会晤和互联网媒介进行日常讨论,借助在中国和欧洲轮流举行的双年聚会,采用集体思考的过程法,集中研讨、总结和展望。第三届中欧社会论坛包括约60 个专题讨论小组会议,其中有12个小组会已经在2009年举办,其它专题讨论小组于今年7月8日至11日分别在北京、上海、成都、广州、深圳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等地举办。全体大会将于本月12日至14日在香港理工大学举办。

本次深圳小组会议的主题为“互联网与人类生活方式变迁”,会议分五大主题进行,分别为“互联网在欧洲和中国的发展有什么异同?”、“互联网作为媒介工具的使用,给中欧社会带来了哪些变化?”、“互联网发展目前遇到了哪些挑战?”、“对于这些问题,有哪些解决方法?中欧有哪些合作机会?”、“互联网发展的未来在哪里?在美国主导互联网发展的局面下,中国与欧洲的未来在哪里?该如何应对?”等。

昨日分别进行了与会嘉宾基调发言,并围绕相关议题进行了集体思考法讨论:现场嘉宾每人提交了一个主题,并通过投票形式,确定了票数较多的五个主题进行讨论。知识产权与创新、网络信任与个人隐私保护的关系、数字鸿沟与代际冲突等主题讨论环节精彩纷呈。

各方观点——

欧方嘉宾组长Francois Launay:

互联网让网民们深陷其中

互联网一方面促进了社会的变迁,另一方面互联网本身也是社会的产品,目前互联网这个产品正在引发一些问题,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意识、解决这些问题的话,它将为社会带来一定的冲击。

我先谈谈互联网对社会及个人带来的几个挑战:对法律规章制度、网民的守法意识以及伦理观提出了挑战;对网民的个人隐私提出了挑战;对音乐创作人、节目的创作人的知识产权提出了挑战。打个比方,我们通过本国的法律,对本国网站进行规范管理,而互联网是全世界通用的,那么我们网站的内容在其他的国家,又需要用他国的法律进行规范,这就产生了冲突。个人隐私方面,作为一个网民,我们托付给网络的私人信息能否得到保护,又该如何保障不被泄露?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思考和探讨的。

很多网民认为,网络是免费的。事实上,根据我们的调查,所谓的免费名不副实。许多网上服务,是通过销售网上广告得来的。而互联网技术的创新,目的之一就是让网民们掏更多的钱,用以购买新产品和服务。而互联网正在让这些网民们加大对网络的依赖,使他们无法走出来。

法国精神病学家Alain Mercuel:

电子医疗面临隐私问题

巴黎有五家精神病医院,每个医院成立了一个小组,负责在特定区域内寻找并治疗该区域的精神病人。目前,五家医院正筹备建立电子医疗平台,让医生和医生相互交流,帮助病人恢复健康;同时也让病人和病人增进联系,相互帮助。

然而,实现了这个电子医疗平台后,我们将面临隐私问题,这也正是许多网站正遭遇的问题。网站收录了大量的个人资料,但在管理上是否可以保障个人资料不被泄露?这是一个难题。在法国,医生或以医疗机构泄露病人个人信息,除了肯定会丢掉饭碗之外,还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作为精神病科医生,在行医的20几年里,我治疗了大约400名精神病患者,而他们多数和我们一样,拥有一份还算体面的职业。如果我泄露了他们的个人资料,他们因此被企业解雇了,从此他可能会遭遇很多人的白眼,那我等于毁了他们的前程。所以我说,保护隐私对维持社会和个人生活的稳定,具有重大的意义。

另外,电子医疗平台建立后,该由谁来管理?是由政治家还是由行政管理人员、或者是当地的一些议员?而我们又该以何种规模来构建电子医疗平台,是大到全国的规模还是以地区、甚至更小的社区单位来构建呢?这也是期望构建电子医疗平台的各国医疗机构所普遍关心的问题。

飞利浦营销经理Christophe Bresson:

互联网成法国第一媒体

在欧洲,搜索引擎是人气第一的网络工具,然而,由于互联网上充斥着各类广告,实际上我们找到的很多信息是非常无用的。在互联网上看新闻,是法国人的一种生活习惯,在互联网已经超越了电视成为了第一大媒体。此外,我们的网上社区活动也在迅速发展,不过欧洲人口比中国少很多,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没有这么紧密,所我们也在寻找一些方法,使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网上社区里。我了解到,中国网民很喜欢在网上社区分享信息,通过讨论产生互动,我也希望法国网民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分享更多的信息。

社会学家、互联网作家Patrice Flichy:

互联网体现集体乌托邦

我曾在美国进行了十几年的调研,并写成《想象中的互联网》一书。在这本书里,我提出了四个现象:第一个就是,从前,我们只有实体接触,通过互联网,我们实现了虚拟接触;第二个就是,我们通过创建虚拟社区,和虚拟社区的朋友分享和现实朋友不同的事情,并建立个人在虚拟世界中的身份;第三个是,网络帮助我们构建一种新的政府组织、管理模式,一种网络民主。最后一个则是创造了新的经济模式,这是我们在市场当中从来没有想象过的。

我认为,集体乌托邦以及集体想象力,促进了互联网的发展,更令我们惊奇的是,这种集体乌托邦、集体想象力,在现代网络生活当中可以通过一些软件把它现实化,这个想法是在美国的七、八十年代,通过一些大学的实验室、社区组织,通过对软件和硬件的实验得出的一个结果。此外,我两年前在中国发行了《现代传媒史》一书,19和20世纪信息传媒进入社会构建的问题,书中主要对传媒参与社会决策的现象进行了探讨。

多玩网总裁李学凌:

创造声音交流的互联网

中国的互联网出现了一个状况就是,复制才是英雄,而中欧的互联网也有很大的不同,欧洲的互联网可能解决的是互联网的生活问题,在中国互联网可以说是“只想让你上网,不想让你有生活”。

如果说整个互联网在以前是一个沉默的互联网的话,多玩网希望从我们自己研发的产品开始,把互联网变成真正的人与人用声音交流的互联网。我们这个产品是基于一个语音通讯的,在互联网上任何人可以开一个房间,邀请自己的朋友进来,通过语音进行沟通,我们最近创造了一个记录,就是有6万人同时在聊天室里面沟通。

腾讯QQ空间助理总经理梁柱:腾讯正尝试改变人们互联网生活

QQ空间已经发展了五年,从2005年6月6号建立起,目前已经能够成为全国级的SNS的平台,能为目前四亿的活跃用户提供基础的网络生活服务。

近几年,QQ空间的发展开始向社区个人动态的方向去转变,所以我们建立了个人中心,从而直观地去了解到好友最近动态的变化。

QQ游戏依然是这个平台最大的热点,去年腾讯推出了最成功的农场产品,目前已经拥有了数亿的用户群。而在农场上腾讯也和世博会做了合作。

另外最终还是需要满足用户个性化装扮的需求,QQ空间可以提供很多类似于包括背景、动画、音乐的方式,让用户可以非常自由的去装扮自己的空间。

而在整个平台上,可以很好的听到民生在生活上的不同声音,包括电视机坏了,看了某部电影的感受等。从核心来看,空间是人情感交流的一方,在这里面,能够尝到人们情感的滋味。

晶报副总编辑林航:

传统媒体利用好网络或将走向新生

网络时代需要怎么样的信息?事实上关于互联网时代的报纸,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我们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已经到了买单走人的阶段,事实上还潜藏着另一种可能:新生的可能。网络上可能说报纸会不会像史前的恐龙一样,轰然倒塌,在世界范围内,这几年也发生了像报纸的发行量、传统媒体广告量下降的事实,以及特殊的倒闭的个案发生,很多人都相信自己的判断,报纸所代表的传统媒体在写完人生的最后一页之后可以走人了,或者走向另外一个境界。

互联网的确提供了很多公共事件和议题,新闻在这个时代更多的像一种活动,而不像一种专业的运作。基本上每一个人都成了记者、成了专栏作家、成了评论员、成了意见的引领者。很多公共事件起源于网络的事件,这是否也加深了大众对报纸或者传统媒体走向末路的印象?我的看法是这样的,网络提供的信息是非常无限的,是非常碎片化的,它的真实性和整个背景,呈现出来的面目和报纸这种传统媒体的呈现给人两种信息印象。正是由于这种不同的区别,为报纸、为传统媒体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传统媒体若能很好地利用因特网的技术,走向新生是可能的。我们更多的从网络那里获得了线索,通过类似的论坛把新闻的影响力和传播范围进一步的二次开发。

而未来的报纸在互联网上有几种变革,一是类似于维基百科的模式能否移植,然后自动的生成新闻的形态。其次是信息的分类传送、邮件列表。第三是报纸能够变成电子的媒介,比如电子阅读器。

五季咨询合伙人洪波:

网民互动多是中国互联网最大特点

中国的互联网上有全世界最多的论坛、BBS、拥有全世界最活跃的即时通讯QQ。这和我们过去所理解的中国人的行为方式有非常大的不同,这个不同主要表现在,在互联网上,中国人更善于和陌生人打交道,和自己不熟悉的人产生很多的互动。

实际上中国的互联网,从一开始就表现出网民参与的特点,早期热门的网站很多都是BBS,互联网一开始能够提供给网友参与的方式并不多,所以互联网逐渐的发展到现在、到今天为止,我们上网能够参与到的活动会越来越多、方式也越来越多样,今天的中国人可能在互联网上会有各种各样的活动,他们可能会在QQ上聊天,在某个网站上去玩游戏,比如在天涯去“拍砖”。

腾讯是全球第三大互联网公司,其他全球性的大公司都是依托全球市场,只有腾讯一家是完全依托中国本地市场,中国的网民每天在腾讯这个平台上有很多的活动。为何会这样?对于中国的网民来说,腾讯就是他的身份的代表,当我们在网上结识了新的朋友的时候,我们唯一想要的就是他的QQ号,所以QQ就积累了大量的中国网民在网上活动的各种各样的关系以及行为的记录。

天涯社区副总裁武戈:

专注寻求网络社区社会认同

互联网的发展看成是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可称之为信息的互联网,典型代表可能就是门户;第二个阶段的互联网可称之为工具的互联网,大家耳熟能详的E-Mail等产品;第三阶段的互联网可称之为生活的互联网,如医疗的社会化的问题。现在中国和全球的互联网是处在第二阶段(工具的互联网)向第三阶段(生活的互联网)转化的过程中。天涯目前所专注及困惑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去理解和构建网络社区的认同。

而未来互联网发展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没什么区别,它无非就是技术手段发生了一定的变革或者革新,自然会带来社会的进步。

南京大学政治学教授李永刚:

互联网有“国家防火墙”

中国年轻网民在互联网上玩三样东西:一种是游戏;一种是电子购物;还有一种是言论表达。对于70后之前的人来说,互联网还是一种技术或者是一种可以切断的技术。可是对于新生代来说这是一种生活方式,也许是他们的全部。在这个意义上,互联网拓展出了一个全新的生活空间。这个生活空间已经不完全由国家权利掌控,它开始有了很多民间的自生自发的秩序,而在互联网领域有一套非常复杂的监管系统就叫做“国家防火墙”。

现场花絮》》》

嘉宾发言成另类“茶歇”

按照会议议程,上午10点40分至11点为茶歇时间,10点35分左右,天涯社区副总裁武戈上台发言时就戏言,“现在应该是茶歇时间,希望我的发言能像咖啡一样,给大家提提神。”武戈的开场白立即让众多嘉宾和媒体记者会心一笑。对此,主办方之一腾讯网常务副总编李方在一旁笑着解释,“的确应该是茶歇时间,但茶水还在路上。”

随后,当武戈抛出“犀利哥”、“打酱油”、“躲猫猫”等中国人耳熟能详的网络热词时,的确给在座的每个人喝了一杯醒神茶,会场气氛顿时活跃起来,他的发言被大家戏称为另类“茶歇”。

欧洲代表客串记者现场提问

昨日上午基调发言时间,当晶报副总编辑林航就“报纸在互联网时代的挑战及机遇”演讲完时,现场的欧洲两位代表抢在记者前头举手要求提问,来自巴黎东部大学的教授Flichy Patrice(帕特里斯·费里奇)“拔得头筹”,他一口气问了两个问题,“怎么解决互联网的广告没有报纸高?如果在网上发行报纸的话,网络讯息非常发达的情况下,怎么保证客户忠诚度的问题”。等林航刚刚回答完问题,法国飞利浦公司营销和交流工作负责人Bresson christophe又连忙认真的请教起中国报人,“传统媒体如何介入网络事件”,现场交流气氛热烈,而问答时间也悄然滑过,嘉宾纷纷笑言,“记者的提问时间被我们‘抢’了,客串了一把记者”。

法国“同名”夫妻双双与会

Francois Launay、Francoise Launay,这不是一个人的名字,他叫Francois Launay、她叫Francoise Launay,在昨天的论坛上,双双与会的这对夫妻,因为行动和名字上的高度一致性,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在法国人名里,存在不少“一字定性别”的情况。比如Justin、Justine,Roman、Romane,Louis、Louise,等等,加上法国女性结婚后妇随夫姓的传统,出现Francois Launay、Francoise Launay的巧合就不足为奇了。“你们是在坠入爱河后,特意将原来的名字改成了Francois和Francoise的吗?”面对记者的这个问题,他们显得甜蜜而无奈,“才不是呢!我一直都叫这个名字。”夫妻俩异口同声地回答。“可能出乎你意料的是,我们相似的名字有时会给出行带来不便。”Francoise告诉记者,有一次,他们在智利机场办理乘机手续时,智利出境处的工作人员由于语言上的不通,对他俩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并制止了他们的出境行为。“在很多非法语国家,人们会误以为Francois和Francoise是同一个人,只是在拼写时出了差错而已。”

嘉宾专访

巴黎精神病学家:沉迷网游或患有自我认知障碍

Alain Mercuel接受晶报专访谈网瘾的形成和克服

上网时间长不一定就有是网瘾

“有些音乐家在钢琴前一弹就是几个小时,我们不会说他是染上了钢琴瘾,这只是一种必要的钢琴训练。其实上网也是一样,上网时间长未必就是有网瘾。”在记者问及“如何定义网瘾”时,Alain说,上网时间的长短不是衡量是否有网瘾的唯一标准,关键要看网民在上网时做了些什么,以及为什么要长时间地将自己锁定在网络上。“网瘾形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克服网瘾的办法也需对症下药。”

网瘾或由精神疾病引起

“作为精神科医生,我更关注网瘾背后的精神疾病。”Alain提到,部分患“瘾”的人存在一定的精神障碍或疾病,如毒瘾、烟瘾,等等,上网成瘾的网民们也可能患有精神疾病,而他们所患的疾病也不尽相同,需要加以区分。“整日沉溺于角色扮演游戏的网民,有可能是因为患上了身份认知障碍症,于是沉浸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通过变换角色来满足各个身份的需要。除此之外,个别上网成瘾的人,在沉迷网络之前,本身就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有个声音对我说,如果我不上网玩游戏,就会遭遇不测。’曾有一个精神分裂症病人,这么向我解释他依赖于网络的原因。”Alain说,对一些精神病患者而言,网络是一个避难所,更是一剂摆脱自身无助恐惧感的“良药”,“然而,由于精神疾病而直接或间接产生网瘾的网民,数量还是非常有限的。”

在昨天的论坛上,中方嘉宾向法国嘉宾们介绍了“农场”等国内人气较旺的网络游戏。Alain对网民们的半夜“偷菜”行为并不感到意外,“在现实生活中,偷窃等伤害别人的行为是犯法的,但在网络上则无伤大雅。热衷于‘偷菜’的网民们,可以在虚拟空间里释放‘偷窃、破坏’等负能量,也不失为一种减压的办法。 ”

治疗网瘾电击绝不可取

去年,山东省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的杨永信,开展“醒脑电击疗法”,在网瘾孩子的太阳穴或手指处接通电极,以电流刺激脑部的方式“治疗”网瘾。对此,Alain表示骇人听闻,“Oh là là!”他摇着头感叹道,“电击疗法是一种比较极端的治疗精神疾病的办法,法国曾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采用过,但现在已基本淘汰了。”Alain继续谈到,“正如我刚才所言,只有极少部分的网瘾是由精神疾病引起的,而绝大多数有网瘾的网民,仅仅是借助网络来排解一些个人烦恼。产生这些烦恼的原因多种多样,比较具有普遍性的是:交往障碍、家庭不和睦、生活无聊乏味、有厌世情绪,等等。“这些问题绝不是电击所能够解决的!网瘾只是一个表面现象,要从根源上克服网瘾,还得顺藤摸瓜,找出网瘾背后真正的原因,再对症下药。”

 

(来源:晶报    作者:陈小荣 彭子媚 孙妍)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