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新闻人物

对话周鸿祎:爱玩军事游戏 最爱古典音乐

2010-09-0714:11

档案

1970年10月出生于湖北,1995年毕业于西安交大管理学院系统工程系获硕士学位,毕业后就职方正集团。1998年创建3721公司,2005年从雅虎中国副总裁的位置上离开,后以投资合伙人的身份正式加盟IDGVC(国际数据集团风险投资基金)。2006年成为奇虎360公司掌门人,同年成立天使投资基金。

对话

王赟:杀毒元老王江民曾说,“没有足够的技术实力和技术含量,搞不出很好的杀毒软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还劝你能够慎重进入该市场。

周鸿祎:在互联网上“免费也有好货”。我个人觉得网络安全就像空气和水一样,是一些基础的东西,但是我这样坚持,难免颠覆很多传统的东西。免费是互联网一开始诞生它就伴随着的一种精神,跟互联网的分享、自由我觉得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王赟:你不仅喜欢谈创新,也喜欢和人谈创业。

周鸿祎:对,创业这件事,光在电视上唱唱歌、跳跳舞,跟知名企业家聊聊天,是不成的。我就发现有一些问题。激情、梦想偏多,实际操作经验偏少,甚至没有独立创业的能力。创业一定要专注。伟大的事情都是从一个点做起来的,Google、苹果都是找了一个当时让人觉得不起眼的点。

王赟:看你微博上,很钦佩马拉多纳。

周鸿祎:恩,他脾气大,有缺点,但不装,更重要的,他是真正的球王。还有法国队的齐达内,可惜他退役了。他是个敢想敢干敢于承担后果的男子汉。

王赟:只想着免费,你不想着赚钱吗?

周鸿祎:一开始就本着做这件事情发大财,这种公司成功不了。进入互联网这一行,我的建议,1/3用户,1/3商业,1/3兴趣。开始,别总考虑怎么赚钱,先从用户角度入手。另外,做的东西最好是自己喜欢的,要不成就再大,一辈子也没意思。

9月2日,奇虎公司董事长周鸿祎来到济南。他此行来济,是因着一个IT论坛,他没有发言,虽然坐在首排,却是个很边缘的位置。

他黑T恤,米色休闲裤,在一群白衬衫蓝西裤中间,显得格外年轻。

他是奇虎公司董事长,他却喜欢“互联网的一个老兵”这样的定义,“我吃过亏,上过当,摔过跟头,投资羊奶也赔过钱。在互联网方面,泡的时间长了,做投资做得还算不错,所以也有不少心得。当然,也有运气的成分。”

在周鸿祎10多年的互联网生涯中,竞争对手几乎囊括了所有知名的互联网机构——阿里巴巴、百度、CNNIC、瑞星、金山、卡巴斯基。他告诉我,以后“竞争对手还会有很多”。想起麦克阿瑟曾说过一句话: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他是一个拿枪的战士,像一个服务生一样满面堆笑,低头逢迎,他干不来。大家都在热闹地喝咖啡或橙汁“茶歇”的时候,我和他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完成了“上午茶”。

他善谈,这让我的问题时常“抢话”,打断他未尽的激情。

和他聊天,验证了之前有人总结:他像跳蚤,坐不住;他像机关枪,语速快,说起来不打磕巴。

我看到的是一个AB血型的他——激情、热烈与固执、平静同在。

iPad

——崇拜乔布斯,却不愿与之做同事

一个40岁的男人,一部iPad(苹果公司于2010年1月27日发布的平板电脑)。

不过,他一贯运动休闲的打扮,让他看起来离“不惑”有一定距离。

来济南的时候,周鸿祎想:“出行不便带太多东西,iPad方便携带。”曾经他回答过这样一个问题:“还在世的人当中,你最钦佩的是谁?”他说:应该说还是苹果的乔布斯,当然我知道很多人都很钦佩他。巧的是,在此次的IT论坛上,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郭为大谈乔布斯的“英明”和iPad的“精明”。

之前有媒体,给周鸿祎戴过“中国乔布斯”的帽子。谈及此,周鸿祎只是笑笑,他的诺基亚手机来了条短信,他看了一下,继续我们的谈话。

iPad上市,全球瞩目,“我在想,如果当初乔布斯同时做iPod、iPhone、iPad,他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吗?当年苹果软硬件一起做,结果没有干过微软;转型后,苹果把一个产品做到极致后再做另一个,结果成功一个接一个,微软遍地开花一个都没有做好。先把一个产品做到极致,我认为这就是互联网精神。”周鸿祎也在专注一件事:“我希望360能够改变全中国人的上网安全,你改变了几亿人的生活方式你会有很大的成就感”。

只占据了个人电脑市场一小部份额的苹果,击败了主宰全球电脑90%份额的科技巨头微软,这一切的动力都源自乔布斯的创新能力。“‘微创新’可能是我最近几年都会深度关注的创新话题。”周鸿祎有自己的“微创新”思维,“我觉得这是我做互联网的一个方法论。”

别人在上面讲,周鸿祎一边听,一边在iPad上搜索相关内容。从济南离开的时候,周鸿祎又开始反思:隔着太平洋,我们欣赏乔布斯,甚至崇拜乔布斯,但如果乔布斯真的来到你身边跟你一起工作,像在美国一样非常自我、自负、粗暴、偏执,你还会像现在欣赏他吗?换句话说,如果真的有美国硅谷那样的颠覆式创新来了,我们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迎接它吗?“我的答案是:不会”。

游戏

——尚武好斗,还是心如止水

一个40岁的男人,爱玩游戏。

“我这个人,喜欢玩军事性游戏,特别是真人CS。我的个人体会是,打真人CS能锻炼一个人的勇气。”如今,周鸿祎的微博头像便是他拿着一杆枪的照片,他的一个私人邮件账号以AK47开头,AK47是一种枪。“好斗”似乎已经成为他的一个标签,他的备受关注,就是因为和金山、瑞星等的战斗。“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谈到3个月前纷纷扬扬的周鸿祎和金山的“微博对峙”,周鸿祎轻描淡写。

炒作是暂时的,名声也是过眼云烟。“我干的就是得罪人的活儿,用同行的话说,我不是抢他们的饭碗,而是砸他们的锅。其实不是我太冲动,是他们OUT了,网易有免费邮箱,腾讯的QQ,相信你都在免费享用吧。”周鸿祎说,“下一步,360还要出一款阻击杂乱医疗网站的产品,“相信你也遭遇过这样的网站的骚扰,即使如此,这些医疗网站在搜索引擎中的排名却非常靠前,我们的产品出来,不仅要打击这些医疗机构的利益,也会伤及搜索引擎的利益,我可能将面临更多的‘敌人’。”

坚持“360永久免费”,需要勇气,周鸿祎这样定义勇气,“人们在商学院学习了管理技巧,在社会上学会了权谋,但走向成功中,勇气是关键一环。它会带来莫大的力量,内心越坚强,心情越宁静,才能处变不惊。我相信:狭路相逢,勇者胜。”

周鸿祎把自己的好斗阐释为喜欢说真话,“如果有话不能讲,满口违心话,那还是周鸿祎吗?”周鸿祎办公室的墙上贴着十几张靶纸,靶心位置被射的一片狼藉,周鸿祎说,他学的是类似于《枪王之王》的近战快射,“15米是我的最佳距离”。

他在北京市怀柔区承包了一块山地,建起了一个真人CS游戏基地,挂牌名是“360特种兵训练基地”。有巷战,有野战,360的各部门在这里进行团队拓展训练。

“70年代生人身上都有种英雄情结,上大学的时候,我就想‘改变世界’。”周鸿祎说人生其实就是一场游戏,“我的钱已经足够生活,我认为做免费安全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音乐

——总是很挑剔,最爱古典音乐

我们聊天的时候,周鸿祎还不忘记留意一下他的行李,他此行匆匆,一个双肩包里装着他的行李,上面还别着一瓶矿泉水。

我想关心一下他的生活质量,因为聊天中,我就在想,这样一个男子,应该有怎样的生活状态。“我不喜欢在家里歇着,每天无所事事,去打高尔夫或开个游艇,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斗士,一个战士,有点像巴顿将军,喜欢打仗,闲不下来。”周鸿祎坦陈“我是个永远不知足的人,我总是很挑剔,总有危机感,总觉得自己应该跑得更快,做得更好。”

“听马友友的大提琴,能听到琴弦滑动的声音,能感觉到马友友的身体在前后摆动。”或许如此,这个40岁的男人,最爱音乐。“我最奢侈的是听音乐,听各种古典音乐。”周鸿祎说,“我家里,办公室都放了很多很好的HIFA的器材,工作的时候在听,很累的时候也在听,通过这个来放松自己。”

不仅深爱音乐,而且和专注做音乐的人有深交。

周鸿祎爱说真话,他说酷狗音乐谢振宇是脾气最倔CEO。酷狗音乐之前,谢振宇做过一个搜刮音乐网,当时周鸿祎还在雅虎发展一搜的业务,主打的也是音乐搜索。于是双方有了整整一个下午的面谈,一搜想与搜刮实现链接共享,一起做大。但谢振宇考虑的是,一搜与音乐站长合作链接共享没有问题,可搜刮本质上做得也是音乐搜索,为何要为一搜做嫁衣裳呢?

那次谈到最后周鸿祎“怒了”:“怎么老是说服不了你呢?”而周鸿祎更是明了自己,“我有时候急躁,说话往往会得罪人。”

而他做的最情绪化的一件事,也是他最后悔的事情是“当初把3721卖给雅虎”。“自己做得并不成功,把一个很好的公司给卖掉了,最后被葬送。”周鸿祎说出来参加论坛,也是“知道同行在做什么,也想多认识一些朋友,360需要合作。”

——天生爱把握方向,喜欢折腾

和周鸿祎聊天,他声音不高。拿到我名片的第一时间,他问我“赟”字怎么读,很认真跟我重复了一遍,他带了一打名片,从裤兜里掏出来,但是上面没有手机号码,他用宾馆的铅笔给我写下。

正如和周鸿祎聊天,总是绕不开他的工作一样,他读的书也是这样地绕不开。

“最近在读克莱顿克里斯坦森的《创新者的困境》。”周鸿祎看书,是“常翻常新”,“面对破坏性创新的竞争对手,那些大公司注定要失败,因为它们不得不取悦于最有价值的客户,而且别无选择——它们受到重力一样的力量牵引走向末路。”只要谈到和公司有关的话题,他的“大道理”就出来了,和他休闲的发型和装扮,一点不相称。

说着说着,我都有点觉得周鸿祎身上的“理想主义”在升腾,“前段时间我推荐过两本书:一本叫《柔道战略》,有幸学过柔道和擒拿,无论对手多么强壮,你能把他的关节扭住,他防抗越大,受的 伤害越大,这是我经常读的武林秘籍。”

小时候,他就喜欢阅读官渡之战、赤壁之战等三国故事以及《说岳全传》中的八百破十万这样的故事,骨子里自然埋下了以弱胜强的情结。

此次来济,周鸿祎没有受到热捧,“我们是小公司。”但这个40岁的男人,确实如他所言,是物联网的一名老兵,“很小的时候就玩计算机,以前做程序员的时候,自己可以一坐两三个小时,动也不动。”坐在周鸿祎旁边,你会觉得这个人很亲和,“我不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我跟我的团队在一起讨论怎么样做一个好的产品,讨论得很细,我觉得非常有意思,所以没有什么孤独的感觉。”

(来源:山东商报    作者:王赟)

相关文章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精彩博文

信息化趋势

产业圈动态

运营业要闻